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惺惺相惜和同病相怜
    谈好了,周铭和梅塞德一前一后的离开了会议室,琼马的厂长韩俊就等在外面的走廊上,他英语不好不敢去拦梅塞德,就直接奔周铭过去了。

    “老板你们谈的怎么样了,对我们财务状况有什么问题没有?我们能不能引进德国的先进技术生产奔驰车?”韩俊问道,语气那叫一个小心翼翼,生怕大声一点就会惹了周铭生气一样。

    这也是韩俊自己在外面煎熬的结果,他作为琼马的厂长,原本是很骄横的,再加上他一手把琼马给发展起来,对自己也是信心十足的。就是因为这些原因,让韩俊在最开始的时候一直都是很自负的,才敢邀请周铭和山本在同一时间过来,想让他们在自己面前表现,自己再选择他们,好掌握主动权。

    然而一连串的打击,尤其是最后得知周铭和梅塞德根本不在乎他这个厂,他最引以为傲的东西都不值一提以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的做法有多幼稚可笑。

    的确如果他不点头,不管周铭还是梅塞德都不可能强行收购,但他们可以想其他办法呀!

    且不说动用经济手段让他破产拍卖这种,就单说他们再在琼海建一个全新的厂子也就那么回事了,他相信周铭或者梅塞德都能随便拿出这笔钱的;最后再高薪把自己厂里的干部工人都招过去,要不了几天琼马就会成一个空壳子,自己就是光杆司令了。

    事情就是这样,没事别老瞎想,因为人但凡反复思考同一件事,就一定会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去想,韩俊就是这样,所以把自己给想崩溃了。

    最后韩俊想通了,反正自己在周铭和梅塞德面前不值一提,那自己就干脆给他当狗好了。

    于是就这样,当周铭和梅塞德再出来的时候,韩俊就把自己的姿态摆到最低了。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贱,你跟他好好说话他给你摆谱,直到你给他打两巴掌,他才会老实。

    不过周铭可不知道这么多,他只是觉得这韩俊怎么态度突然变懂事了不少。面对韩俊的问题周铭先是一愣,随后想起了什么,又回去把韩俊带进去的文件给拿出来了才说:“哦你说这个财报呀,我都看了基本没什么问题,我和王子殿下也谈的很愉快。”

    韩俊眼泪哇哇的,老大敷衍的也太不走心了吧?我刚才都是亲眼看你进去拿的财报,很显然你并没看吧。

    这也更让韩俊确定了周铭和梅塞德是真没把他当回事的,因此他也更恭敬道:“很抱歉浪费了老板您的时间,那么我们可以尽快签约了吗?我们琼马上下都已经迫不及待要为周铭老板您工作啦!”

    周铭摆摆手告诉他:“还不急,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毕竟你琼马也算是一个大厂,签约总是要隆重一些嘛!”

    韩俊听周铭这么说当时就慌了:“周铭老板你饶了我吧,我琼马哪里算什么大厂,在周铭老板您眼里我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手工作坊,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我太蠢太天真太幼稚,我不该轻信那个鬼子和二鬼子的话,我应该一开始就选择周铭老板您的,请您给我这个机会给琼马这个机会……”看韩俊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让周铭感到有些懵逼,他不明白这韩俊是发哪门子疯,还是跟着一起来的琼生药厂的白凯给周铭解了惑。

    “看来韩厂长这是真的明白了周铭老板您的能量,铁了心要跟着您干了。”白凯说。

    其实白凯说的解惑,但他何尝自己不是这样呢?毕竟当初周铭去琼生药的时候,他也拿捏过,最后不还是被周铭打脸打的找不着北了吗?这么说起来他看着韩俊这个样子倒也有点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架势。

    “好吧,既然这样就拿出点自信来,你要知道你们都是很优秀的,你们的厂子也同样如此,所以你们就要有信心我一定会找你们,只是现在我的确需要准备一些事情,要隆重一点的。”周铭说。

    白凯和韩俊都要哭了,他们原本都是很有自信的,也对自己的企业很有信心,还不都是给你一巴掌一巴掌的打脸给打没的啊!

    不过这话白凯和韩俊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谁也不敢真的说出来。

    但他们并不知道,周铭说的就是真心话,因为周铭并不想简单的收购这两个企业就完了的,他是希望能通过这次收购做出一定影响力,吸引更多企业来琼海投资,带动琼海的经济发展,最后达到吸引资本,再把手上那些地皮全给租或者出售出去的。否则面对即将开始的资本世界大战,自己那么多钱被套在地皮上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所以周铭就想等奔驰和其他西方企业过来一起签约,这样就能造势搞出一些舆论效果了。

    梅塞德王子很厉害,但也局限于圈内人,一如旁波和阿拉贡这样的超级家族一样,知道的知道,不知道的觉得他们也就那么回事,反而还不如奔驰这种世界名牌宣传起来的效果要好。

    只是这些东西周铭没必要给白凯和韩俊这样的人讲那么明白,因此等周铭走后这两位惺惺相惜又同病相怜的厂长差点没一起抱头痛哭。

    ……

    另一边,梅塞德离开了琼马公司回去了他的别墅,这是他下了飞机以后第一时间让人去买的,他不信任华夏的酒店,觉得还是自己买一套别墅更好就这么做了。

    回到自己的别墅他拨通了胡安的好吗,电话响了好一会那边才接通。

    “梅塞德你是猪脑袋王子吗?不知道有时差这个玩意吗?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胡安那边接通电话张嘴就骂道。

    梅塞德对此先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道:“我当然知道时差,不过我是故意叫醒你的。”

    胡安那边没好气的用西班牙语大骂了一通,梅塞德这边又说:“好了我的朋友,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我刚才已经见到你说的那个周铭啦!”

    听他这么说,胡安那边才冷静下来然后问:“你和他谈了那些事情结果怎么样?”

    面对这个问题,梅塞德却一下沉默了,好一会以后才说:“知道吗?胡安我的朋友,或许我们把这个周铭拉进来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胡安那边嘿嘿笑了一声:“知道吗梅塞德,我对你会这么说一点也不感觉意外,或者说第一次见到周铭并和他打交道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个疯子,我到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我是怎么被这个该死的混蛋给抢劫的……”

    梅塞德打断胡安兴奋的自言自语:“我的朋友,我想我很有必要中止你兴奋的回忆,因为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些破烂。”

    胡安那边愣了一下:“好吧,那你说说看,你们究竟谈了什么让你会这么说。”

    “其实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

    梅塞德随后就把他和周铭在琼马公司会议室的谈话原本原样的告诉了胡安,胡安在听了以后喃喃道:“似乎周铭这个家伙更能惹人生气了。”

    “你这头死肥猪,你究竟有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这是我的核心想法吗?还是你这个家伙也和那个华夏人一样讨厌了?”梅塞德很恼火道,显然胡安的话刺激到了他。

    胡安对此马上说道:“嘿我的朋友我认为你先需要冷静一下,我并不认为你们的谈话有任何问题,那个周铭他的确是一个很擅长临时思考,并通过自己瞬间的智慧来解决问题让你来不及反应的人,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的就是他这种能力不是吗?”

    “不对,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梅塞德拼命摇头,“我是说他的思维方式同样也超出了我们的控制!”

    这一次胡安也终于收起了自己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语气严肃道:“梅塞德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觉得我们掌握不住他,担心他超出我们的控制也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对吗?”

    “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他的思维方式和我们不一样。”梅塞德强调。

    的确就如同胡安说的那样,梅塞德的确很担心也很害怕,不光是因为周铭的刚刚想到,更多的是他要他把其他西方企业请去琼海投资的做法,那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坑钱,也不是出卖琼海的利益,似乎真是一种打开市场,或者说通过资本来激活市场再让市场反馈资本的方式。

    可以说梅塞德作为汉诺威王子,随便一句话就能收购奔驰的他,并不惧怕任何商业手段,但是周铭这种跳出他们思维方式的做法,却让他害怕了,他不知道让这样一个人一起参加资本世界大战是否正确。

    “他的确是一个变数,但我们无法保证他的剑刃是否只为我们效劳,还是可能会刺伤我们。”梅塞德说。

    胡安那边呵一声:“但是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不是吗?”

    梅塞德愣了一下,胡安接着说道:“知道吗?曾经有个叫约拿的家伙,总说时代在变化,可真的时代变化来了,难道我们又害怕了吗?梅塞德我的朋友,你要知道只有那些城堡里的老古董们才会抱着他们的旧观念瑟瑟发抖,而我们就是应该冲向世界,去接受这种变化,并相信我们能够适应而不是单纯的害怕!”

    梅塞德沉默了好一会才说:“看来我又被小瞧了呀,胡安你这个胖子以后要再敢对我说教我一定会狠狠抽你的屁股!”

    胡安那边哈哈大笑说:“没办法,谁让我们的美男子总是不开窍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