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赖星城的预谋
    在和胡安通过了电话以后,梅塞德就开始联系奔驰和其他的家族产业了,而胡安那边也在联系各大公司,推动这些公司去琼海的投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推动这些投资是看在周铭的面子上,不是他们有多听话,而是他们想知道周铭究竟想干什么。

    不过东西方实在太远了,除非是梅塞德这种身份的特许专机,否则光来回转机就要将近两天的时间才能到琼海,此外更不要说华夏在西方人的观念里一直是被妖魔化的,他们的观念里华夏一直是野蛮和落后的代名词。

    正是这些原因,就算有胡安和梅塞德这样的人物从中牵线搭桥,要把那些企业带到琼海来,也并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

    周铭对此很明白,这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与其在琼州干着急,他还不如带着梅塞德去了天亚市的亚龙湾度假。

    “这可真是一处天堂一样的海滩,我爱这里!”

    不愧是后世被誉为天下第一湾的地方,饶是梅塞德来到这里也都高呼起来,毕竟这里清澈的水质以及细腻的沙滩,的确很适合休闲度假,否则后世也不会有那么多富豪中意这里了。

    “周,我想把这里包下来可以吗?”梅塞德问。

    “你是指要开发这里吗?如果这样当然可以,你可以成立旅游公司或者向这里的开发公司申请合作开发,你出钱然后分得股份这样。”周铭告诉他。

    梅塞德却连连摇头:“不不不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买下这里,成为我私人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共享经济才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如果买下来除了败家并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收益,况且也不会有人允许你买。”周铭对他说。

    梅塞德歪着头看着周铭:“共享经济?看来你又带给了我更多的惊讶。”

    周铭笑笑:“我很希望这种惊讶能更持久。”

    其实共享经济这个东西就是在三十年后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更别说是现在了,周铭抛出来让梅塞德完全就是懵的,当然这也正是周铭所希望达到的效果,所以周铭才会抛出这个二十多年后的概念。

    开玩笑,老子作为重生回来的人,要是还唬不住你那就完啦!

    “对了杜鹏,首都燕京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毕竟我把赖星强给弄进去了,他哥哥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也太没道理了。”这边忽悠着梅塞德,周铭突然想起这个问一起来的杜鹏。

    杜鹏回答道:“周铭你放心,赖星城那边我一直帮你盯着的,他有多恨你老大我不知道,不过他现在一心在到处找关系要把他弟弟给捞出来,没有时间去做其他事情倒是真的。至少到现在为止,都没见他那边有什么动静的,怎么周铭你很担心他那边吗?说真的我并不认为他一个走私犯真能打乱你的布置。”

    周铭摇头:“我倒不是担心,只是有些奇怪。”

    说到最后周铭笑了:“算了懒得管他,只要他不给我捣乱,我也没那个替天行道的兴趣。”

    ……

    周铭的确只是突然想起的随口聊天,只是赖星城那边的事情他们无从知晓。

    实际上赖星城并没有闲着,尤其当他知道自己弟弟在琼海被抓,而且那些这两年炒房子赚的钱都被周铭坑去了以后,他简直气到要发疯了。

    不过赖星城毕竟能做到全国最大的走私头子,就证明他也不是一无是处,因此在得知这些事情以后,他先强忍着自己的愤怒在走动自己在中央的关系,这一方面是要先想办法把赖星强给捞出来,同时他也知道杜鹏肯定会盯着他这边的动作,那么他至少要配合演出一场无暇顾及的好戏才行。

    当中央某位部级大佬给了他确切的消息,表示他弟弟不会有事,但由于琼海地产泡沫爆炸,中央需要竖个靶子出来,所以短时间内也出不来。

    “塞你老母!周铭我跟你不共戴天!”

    尽管赖星城对这个消息早有准备,但还是暴怒如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就大骂起来,甚至还砸了一个价值百万的青花瓷瓶。

    这个时候,突然外国佬贝莱登就穿着拖鞋走进来了,见到地上的碎瓷瓶他笑着说:“又发了这么大的火气,看来你弟弟那边的情况很不乐观嘛!”

    面对贝莱登,刚才怒容满面表情狰狞的赖星城顿时堆出了如花般的笑脸迎上去道:“尊敬的贝莱登先生请您放心,我那不成器的弟弟我可不会管他,谁让他没有执行好您赋予他的使命,现在这个样子完全咎由自取!”

    “别说他了,那么就是你不也没好到哪里去吗?”贝莱登随后提醒道,“亲爱的赖星城先生,你可别忘了我到这里已经是第几天了,你这里的女孩我都已经玩腻了,包括你上次找来的那个。”

    赖星城一个鞠躬九十度说:“那些女孩能被贝莱登先生您玩弄是她们的福气。”

    贝莱登却没好气的一巴掌拍了过去,刚才还温和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他大声咆哮:“特么的我是这个意思吗?我是在说周铭那边,为什么你没能阻止他,甚至你那该死的弟弟还给他送去了那么大一笔钱!还有说好的给我报仇你也没有半点行动!”

    贝莱登似乎变得很狂躁起来:“真是混蛋,我为什么会找你这样的蠢货合作,这真是我最愚蠢的决定了,你觉得你这样还想出去吗?”

    赖星城很慌张道:“贝莱登先生请您息怒,我保证这一次绝不会再出问题了!”

    “看来你又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贝莱登问道。

    赖星城点头:“是的先生,我的想法就是钱!”

    贝莱登对此皱着眉头并不太理解,赖星城随后解释:“我知道周铭他回国是为了收拢国内资本的,那么现在他手上被套着那么多房子和土地这肯定不符合他的初衷,他必然要卖掉这些房子和土地,把他们换成钱。”

    这么一解释贝莱登才豁然开朗,随后赖星城接着告诉他自己已经得知了周铭在琼海那边接触椰汁厂这些有实力企业了。赖星城猜想周铭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利用这些当地大企业来制造一种琼海经济回暖的假象,来拉拢内地资本的重新入驻,这样他就可以重新开启新一轮的炒房计划,就可以把手里那些房子和土地全给卖出去换钱了。

    贝莱登点头:“赖你的想法很不错,虽然有了之前的泡沫教训,这一次房价不会被炒的那么疯狂,但他收购这些房子和土地也没花什么钱,几乎是无本生意,只要有一个稍稍合理的价格就是赚。”

    最后贝莱登定睛看着赖星城问他:“那么既然你看出了问题,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阻止他!”赖星城说,“我会马上找远洋集团这些资本财团的负责人出来开会商量,只要能说服这些大资本,那么我相信不管周铭在琼海做什么都翻不起浪花的!”

    赖星城说这话十分有信心,贝莱登也对他的信心十分欣赏。其实道理很简单,不管在任何时候,大资本集团都是一个风向标,小资本集团都是跟着大资本集团屁股后面喝汤的。就像之前房地产火热,不管是不是泡沫,只要小资本集团跟着大资本集团进入,在操作得当的前提下总是能赚钱的。

    那么反过来,如果一个项目缺少大资本集团的进入,那么小资本集团就会要谨慎评估了。

    简单说就是这个项目真的很赚钱,为什么那些真正的有钱人不来投资?那么他们不来投资就代表这个项目是存在巨大风险和问题的。

    尤其琼海的房地产泡沫才爆炸,让很多人都还心有余悸,那么只要能拦住大资本集团,不管周铭在琼海怎么折腾,都是无用功。

    不得不说赖星城还是很明白的,所以他直接上手就找到了问题的核心。

    “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你能说服远洋集团这些大资本集团吗?我可知道在琼海的房地产上,你弟弟可是做的不那么光彩。”贝莱登最后提醒道。

    “这个蠢货!”

    赖星城先骂了一句,随后又带着满面笑容对贝莱登说:“先生您真是眼光独到,您说的这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受困于我弟弟,让那些大资本集团不那么信任我了,但是我可以借助于别人的信任。”

    “借助别人的信任?”贝莱登皱着眉头显然并不理解这话的意思。

    赖星城点头回答:“是这样的,不知道贝莱登先生是否还记得我跟您提过的黄家呢?”

    贝莱登想起来了:“你是说在滨海的,是你们华夏实力最雄厚的大财团家族,那个我在法国也听说过,如果是他们的话的确能有信任,可是他们会帮你吗?”

    “我并不需要他们帮我,我只需要他们有人到场就可以了,我就可以借助他们的能量狐假虎威。”赖星城说,“很巧的是我和他们的少公子黄荣的关系很不错,他刚好可以当我的这面虎旗。”

    贝莱登这才放心的哈哈大笑起来:“那这真是太棒了,好一个狐假虎威,赖你的想法总是那么出人意料,我相信他会成功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