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期待惊喜
    (鞠躬感谢“华少书屋”的三张月票支持!)

    “马主任,看起来这些央企领导们的选择和你刚才说的貌似并不一样啊。”

    杜鹏很故意的对马文说,而马文对此则一脸尴尬的表示自己有点口渴要喝水,很生硬的回避了杜鹏的话。

    “马主任刚才说了很多话也的确应该多喝点水。”杜鹏亲自给马文拿来了水。

    杜鹏说完拍拍马文的肩膀就离开了,也没多笑话他什么,不过就算这样,马文找个位置坐在那里也仍然感到如坐针毡,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像是有针在扎一样,很快就把手上那瓶水给喝光了。

    马文是真的很尴尬,他觉得周围每个人都在看着自己嘲笑自己,不过马文自己想着刚才的事情也的确很无地自容。自己前脚刚说了周铭不想事情,说现在赖星城在针对他,说他需要先想办法解决央企和国内这些大宗资本沟通的问题,结果那些央企掌门人就一个个的亲自打电话过来询问合作的事情了。

    这打脸要不要来的这么快来的这么直接?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

    回想刚才周铭接到电话的时候,马文都很想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太鸡儿丢人了!尤其自己还代表的是省委盛书记,自己又不能说自己这样都是盛书记指示的。

    好在周铭他们都没有多说什么,但就算这样还是让马文感到很难堪,杜鹏最后在他肩膀上拍三下,尽管只是很轻的,但在马文感觉起来却很重,重到现在他还觉着自己的肩膀是塌下去的。

    周铭这边接电话接了快一个小时,马文就坐在这里喝了一个小时的水,到最后周铭接完了电话过来看到马文旁边桌子上空着的好几个瓶子,都感到十分惊讶。

    “看来马主任是真的很渴了。”周铭感慨了一句,随后才说,“相信这些央企负责人的电话打过来,马主任应该能相信我这边没问题了吧?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找来这么多合资,基本也都是跨国的名牌企业,怎么都是为了琼海经济发展的,盛书记作为省委书记省长,就这么不管不问也太奇怪了。”

    马文拼命点头:“我明白,我回去就会向领导汇报,我现在马上回去。”

    就这么简单一句话,在得到周铭首肯以后,马文立即拔腿赶紧溜了。

    其实就马文自己是早就想走了的,毕竟被打了脸,尽管周围有很多外国人,但在马文眼里他们似乎都是能听懂华语都是在嘲笑自己的。

    但作为盛克林书记的大管家,他又不能就这么离开,盛克林可以但他不行,否则要是周铭一怒之下放弃了琼海,盛克林发火这板子就直接会打在他马文屁股上。因此他只能强行把屁股钉在椅子上拼命喝水来缓解压力,直到现在周铭点头他才慌张离开,当然也是直到现在他才感觉自己的膀胱要炸了。

    看着马文落荒而逃的样子,杜鹏无奈道:“合资明明就是很好的事情,怎么这些家伙反而还觉得不好,我看这些人就脸打少了,才敢这么猖狂。”

    周铭却摇头说:“盛克林毕竟是省委书记,他这么做肯定有理由,可能我们现在还没想到,马文只是他的大管家,并领会不到真正的意思。”

    说到最后周铭笑了:“因为老实说我也觉得就赖星城那个家伙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时梅塞德走过来说:“周,我不明白刚才那个马主任指责你的时候你并没有表示,反而现在这样愁眉苦脸,是突然发现了什么问题,还是他又给你们带来了什么更糟糕的消息?或者还和我们现在的合资有关。”

    周铭想了想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反问道:“如果我说是,那么王子殿下是不是该重新考虑合资了呢?”

    梅塞德对于周铭这个反问有些意外,因为一般人对于这种事情都很敏感,没想到周铭会这么大方直接问出来,他皱了皱眉然后说:“我当然很愿意相信周铭先生你的,但是这些职业经理人们却未必了,他们都很任性,只有他们认为的发展才是对的,所以……”

    “那么当然没问题了!”周铭毫不犹豫的说,“这次合资是非常完美的,没有任何糟糕的消息,刚才马主任想告诉我糟糕的消息,所以就被打脸了!”

    梅塞德一脑门烟线,他还以为周铭还有什么清新脱俗的理由,结果说到最后还是嘴硬的表示没问题吗?

    想到这里,梅塞德不由没好气道:“周铭先生的话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我想我很有必要提醒你,一般在西方,这些企业的所有权和管理权都是分开的,也就是这些企业虽然名义上属于我们,但我们却不能随意干扰企业的运营,都是交给这些职业经理人来做的。”

    周铭点头表示:“我知道,这是你们和首席执行官的协议嘛,你们有换掉总裁的权力,却没有对总裁政策指手画脚的权力。”

    梅塞德还是摇头:“不,我想你还没有明白,我是说如果你们的合资一旦出现了问题,我可以相信你,但是合资却可能会被终止了。”

    “我想没明白的是梅塞德王子你。”周铭说,“合资不会出问题,或者说不管将来会出现任何问题,我都有能力解决。”

    周铭的话信心满满,让梅塞德有些愣神。

    如果是其他人在他面前说这话,梅塞德肯定会不屑一顾,但是周铭,他不知怎的就是没法不相信,尤其是才刚刚看到了那位马文主任被活生生打脸的事情以后。

    最后梅塞德说:“我很期待这些事情,但很可惜我并不能在这边待太久的时间。”

    周铭却说:“不要紧的,因为我不觉得会需要多长时间。”

    面对周铭最后这句话,梅塞德笑着摇了摇头,饶是他再对周铭有期待也不相信,毕竟他也是个商人,知道一个商业布局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十几年都是很正常的,而自己最多也只能在琼海待不到一个星期。

    就这个时间就想看到出问题再解决问题,无异于是天方夜谭。

    然而这个时候的梅塞德万万想不到,有时候就算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也是会实现的。

    ……

    另一边,马文在从新海饭店落荒而逃以后,一口气上了三次厕所,可算把自己喝下去的那些水给都放出来了,然后他马上一刻都不耽误的回去了省委盛克林书记那里复命,当然最重要是把那些央企负责人挨个亲自给周铭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书记。

    “领导,整个事情就是这样,我等所有央企负责人都打完了电话以后就马上赶来您这里了,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周铭至少接了二十多个电话。”马文说。

    “二十多个电话,看来那些重要的央企这一次都出面了。”盛克林听马文说完感慨道。

    不过盛克林也只有这么一句感慨了,他随后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才突然抬头问:“那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一次的判断有错?”

    马文立即拼命摇头道:“我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领导您的判断绝对没有问题,我一直都毫不怀疑这一点!”

    “毫不怀疑?是不敢怀疑吧?”盛克林微笑着问。

    马文整个人站得笔直,一点也不敢乱动,他是真的被吓住了,没想到盛克林会这么问,他是盛克林的大管家,所有的权力都是来自于盛克林,哪怕指着一坨粑粑说那是巧克力味的他也只能拍手称赞,哪敢有任何怀疑呢?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周铭,敢在省委一把手面前嚣张跋扈的,那只是嫌自己过的太顺了。

    “我也是从你这个阶段过来的,怎么能不知道你的想法呢?”盛克林随后话锋陡然一转,“不过有一句话你说的没错,我的判断是没有问题的,我不急着掺和这件事就是明智的,只是原因你或许会错意了。”

    马文一脸迷茫,盛克林问他:“如果我没猜错,你肯定是单纯认为赖星城和那些央企负责人的会议会给琼海带来麻烦了对吗?”

    马文点头说是但同时心里也无比疑惑,事情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盛克林轻轻摇头然后说:“所以说小马你还太年轻了,很多事情并不是只看表面的,的确赖星城邀请那么多央企负责人开会看起来似乎声势浩大,但其实也就那样,你要知道赖星城是永远比不过那些在中央根深蒂固的央企家族的,现在他们只是给黄家一个面子罢了,并不会真的被他指挥。”

    盛克林的解释让马文感到更迷茫了,盛克林接着对他说:“那么我可以再提醒你一次,如果你还不明白,那么我想我需要对你的政治觉悟进行重新评估了,小马你还记得三年前的琼口风波吗?”

    马文当时就瞪大了眼睛,经盛克林这么提醒马文当然明白了,或者说如果盛克林都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要他还不明白,不用盛克林赶他,他自己就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也正是因为马文想明白了,所以这才让他感到更惊讶,甚至连冷汗都不停的冒出来了:“领导,这事情真的有那么严重吗?那次可是连杨老都出面的大事呀!全国上下几乎都受到了影响……”

    马文不敢再往下说了,因为那事情实在太大,让他哪怕在盛克林面前也不得不谨言慎行。

    盛克林的手指轻轻敲着扶手:“那么我们就等着看吧,或许这周铭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也说不定。”

    盛克林说着笑了:“老实说,我很期待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