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他是汉奸
    “可恶该死!周铭我塞你老母,你这个狗杂碎为什么要和我作对?为什么要反抗就不能站在那里乖乖挨打?”

    在首都燕京赖星城的绿屋大厦他自己的办公室里,赖星城在怒吼,地上一片狼藉,碎了已经不知道是这段时间被他砸了的第几个青花瓷瓶了。不过赖星城却根本不在乎,或者说他也根本顾不上在乎了。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赖星城仿佛启动了什么开关一样,马上跑过去打开门。

    “我的孔明你可总算回来啦!”赖星城直接给了外面那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个男人一脸阴鸷,就是和某位历史名人极其相似的军师孔明,之前在琼海的时候因为赖星强的事情他也被一起抓起来了。不过由于只是从犯,并没有像赖星强一样那么严格,再加上一直以来他自己的低调,外面很少有人知道他在赖星城集团里的真正地位。

    正是这些原因,所有人都没有对他太过重视,赖星城稍微依靠自己的关系活动一下他就被放出来了。

    进来孔明就看到了房间里的狼藉:“这样子的迎接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了。”

    赖星城这也才反应过来办公室里的情况,于是带他去了另外的房间。

    “看来周铭那个家伙一定给主上你又带来了很多麻烦。”孔明说。

    赖星城拍拍他的肩膀,先没说话,而是带他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坐下才说道:“听到你叫这声主上,我就知道我的事情没问题了!”

    其实孔明称呼赖星城主上称呼赖星强少主,听起来是有点不伦不类的,不过这是由于当初赖星城帮过孔明很大一个忙,孔明发誓要把自己卖给赖星城,就固执的这么称呼了,完全学习三国演义里面那样,把自己当成了赖星城的幕僚,但却又只学了个半吊子。

    “主上,我在回燕京的路上已经知道现在琼海的事情了,我认为周铭那个家伙搞合资企业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抓住了,足以让他身败名裂!”孔明紧握着拳头狠狠道。

    赖星城微笑着给孔明倒了一杯水:“看来我们应该想到一起了,我一直在苦苦等你回来就是希望能借助你的关系。”

    赖星城说着把水杯推到了孔明面前:“我知道你有些心结,但在媒体舆论这方面,还有那些教授名人这方面,我都很需要你的帮助!”

    孔明端起水杯:“主上你这么说就很见外了,自从五年前我把自己卖给你以来,我就是你的家臣了,我有什么资格藏着自己的东西不献给你呢?实不相瞒,我下了飞机就已经联系了我过去的老师,他是一位说话非常有分量的人物,他能帮忙就没问题。”

    赖星城立即做出一副很感动的样子:“孔明,你果然是我的卧龙先生,得之可安天下!”

    “到时候我们只要通过这些人在报纸和电视上抨击周铭办合资做法是一种卖国和汉奸行为,引起全国的反响,到时候他自然身败名裂了!”

    孔明说着将自己手中这杯水一饮而尽,他并没有耽误一点时间的起身离开去帮赖星城做事了。

    作为赖星城最信任的幕僚,孔明的办事效率极高,只不过半天的时间,他就联系了自己过去的老师,并通过自己的老师联系了其他名人以及各大报社的主编,邀请他们晚上一起来赖星城的绿屋大厦。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七点,所有受邀人员都准时来到了绿屋大厦,被统一安排在了最豪华的包厢。

    孔明的老师马明远是最后一个来的,赖星城亲自和孔明一起在门口迎接,等派去接马明远的车到了,孔明过去为他的老师开车门,而赖星城则来到车门口躬身九十度欢迎马明远的到来。

    马明远看起来只是一位双鬓霜白的老人,也并不高穿着一身灰色中山装,如果丢在随便一条街上都不会引起任何注意的那种。但此时此刻却让赖星城和孔明必须打起一百二十分的尊敬来对待,因为这个矮小的老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们这次成功的关键。

    马明远不仅是某重点大学的名誉院长,更是全国家喻户晓的教育家思想家和社会批评家。

    “马老师您能来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更是我最大的荣幸!”

    一路上赖星城不断的恭维,一直把他引进了包厢,孔明在前面为马明远推开了包厢门,赖星城率先进去为马明远做介绍:“很抱歉让诸位久等了,现在我向大家隆重介绍我们今天最尊贵的客人马明远老师!”

    随着赖星城的介绍,包厢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并且随后当马明远走进包厢,他们还一个个到面前向马老问好。对他们来说,马明远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就算没有赖星城,大家也都要给面子的。

    看到他们这样的表现,让赖星城对自己的计划更放心了,也正是这份放心,让他招呼马明远坐下以后甚至都不着急说事,而是先招呼每个人吃饭了。

    赖星城这种信心满满的表现反倒让这些受邀的人感到了不安,毕竟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些人都不是二百五,他们很清楚赖星城不会这么无端端邀请他们过来就只是为了吃一顿饭的。马明远这种人养气功夫深还能坐得住,但其他人却是感觉如坐针毡。

    最后一位年轻人首先坐不住了站起来问:“赖总,您突然请我和这些领导们过来,还请我们吃了这么丰盛的大餐,肯定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吧?不知道现在可否告诉我们呢?”

    说话这人是一位很年轻的大学生,当他开口捅破了这个窗户纸,其他人也都纷纷跟上了:“是呀赖总,谁不知道您每天都是日理万机是非常忙的,而且今天这餐饭也是我吃过最丰盛的,如果我不能帮您什么,那太过意不去,都不好意思再吃下去啦!”

    “赖总您是非常够意思的,不是这餐饭,就冲您的豪气,只要您有困难,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我一定都不会推辞!”

    面对这些人你一句他一句的话,赖星城笑了,因为这就是他希望得到的效果。

    “我的确有事情要请大家帮忙,但今天看到大家吃的这么开心,我本来不想破坏这个气氛的,可现在你们又问起来了,我又不能不说。”

    赖星城装出一脸为难的样子,似乎是才做出了决定:“马老还有各位,在我说出我的事情前,我想先给各位说一个事情。就在今天上午,在华夏大地的最南端,有一个叫周铭的家伙居然在大肆搞什么合资企业,要把咱们国家的土地和工厂卖给外国人,我不知道大家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所有人对于赖星城抛出的这个问题都愣住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赖星城和周铭之间的矛盾,所以他们都不明白赖星城抛出这个问题的意义,更不明白自己应该怎样表态。

    最后还是那个年轻大学生站出来说:“我坚决反对这种事情,这和过去那种国中国和卖给国外的租界有什么区别?这是卖国行为!”

    年轻大学生的话掷地有声,让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就降至了冰点,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赖星城,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要知道“卖国”这顶帽子实在是太大了,甚至有人还在心里暗暗责怪这个大学生就是年轻就是沉不住气,居然还没搞清楚情况就乱说,听说还是什么学生会主席,就这水平?

    赖星城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转头又问马明远:“马老您怎么看?”

    和其他人说都不一样,马明远从刚才到现在不仅一点没表态,甚至连脸色都没变过,一直在很淡定的吃饭,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直到现在赖星城直接问起来,他才慢慢放下手上的筷子,不慌不忙的擦擦嘴巴才说:“小赖同志,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和琼海那位周铭是有过节的吧?”

    马明远这一句慢吞吞的反问让所有人心头一惊:怎么原来还有这个故事吗?那这么说起来那个大学生误打误撞的还对了吗?

    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马明远又说:“其实这也并不重要,因为原本张明同学也说的没错,周铭这种出卖公家单位和土地的行为,就是一种新形势的卖国,他周铭也就是汉奸!”

    所有人目瞪口呆,因为之前那个大学生还可以说是他年轻不懂事,才会这么乱说话,但你是马明远呀!这么德高望重,年纪那么大的老教授呀,怎么也会和他说出同样的话呢?这不符合你这个身份吧?

    不过随后马明远一句话才让大家豁然开朗:“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琼口风波?”

    仍然还是那个大学生张明,他急乎乎道:“我知道!就是在几年前琼口经济特区招商引资,也搞过合资企业,那时就被批成了卖国,当时那个主导的省委书记还因此被骂成了汉奸,他也因此下了台,那时的情况和现在一模一样,所以这个周铭也是汉奸,他的行为就是卖国!”

    所有人恍然大悟,既然当年是这个故事,那么现在自然也一样了!

    想通了这点,所有人立即一个接一个的表态了:“没错!这个周铭就是汉奸,他就是在卖国!”

    赖星城很满意,于是他也示意大家安静他说道:“所以这就是我请大家过来的原因,我知道在座很多人都是著名的评论员,我希望你们能帮忙声讨这个周铭的行为,还希望在座的报社主编们能帮忙通融一下。”

    对于赖星城这话,所有人都一致表态说没问题。

    虽然这个答案是在赖星城意料之中的,但还是让赖星城暗暗松了口气,他也举起了酒杯:“我在这里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