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我想搞个节目
    (今天第二更!鞠躬感谢“风神羽少”和“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尽管这个年代没有互联网,但消息的传递也并不比二十年后要慢,尤其是对于那些拥有自己消息渠道的商人们而言。

    当马明远的文章被发表在新报上,梅塞德王子殿下和奔驰的首席执行官莱特以及西门子等其他公司的总裁们也都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但他们并没有急着去找周铭,不过却暗暗取消了各自回国的行程。直到第二天他们看到燕京的学生上街请愿的消息后就再也坐不住了,拿着报纸就来找周铭。

    “周铭先生,这些事情我需要一个解释!”奔驰的莱特狠狠把一沓报纸甩在周铭面前。

    其他的总裁们也都和莱特一样气势汹汹,纷纷质问周铭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好好的投资会造成这种事情,他们只是合理合法的投资,为什么会变成侵略了?为此他们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因为周铭之前并没有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早知道了这个事情就会放弃合资的打算。甚至还有人直接怒斥周铭是个骗子。

    梅塞德站在这些总裁们身旁摊开双手,表示这个事情他也是爱莫能助的。

    面对这些国外精英经理人们气势汹汹的指责,周铭却十分淡定,只是淡淡一句:“都说完了吗?”

    一句简单的反问,让这些经理人们都平静了下来,能成为这些跨国公司的总裁,他们显然都是很理智的人,明白现在再怎么指责也无济于事。

    同时情绪也是会传染的,要是周铭一副急匆匆和手忙脚乱的模样,说不得这些经理人们就要愤怒的拍桌子了,但现在周铭如此镇定,反而让他们也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至少这个年轻人是能靠得住的。

    “看来周铭先生你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了,并且也早就准备好了对策是吗?”莱特问道,他的问题也是其他人都一致想问的。

    周铭先点头然后又摇了头:“我的确有想过会出状况,但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先是操纵舆论给我扣上汉奸卖国的帽子,然后再是学生上街游行请愿,才两天时间,恐怕就已经惊动了中央,这速度也太快了,快到根本不给人有任何的反应时间。”

    听着周铭这番话,梅塞德和莱特他们这些经理人们都面面相觑,都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这么说。

    这是解释吗?听起来好像不像,也没说什么有用的对策出来,反而似乎在夸赞对手?

    究竟搞什么啊?

    这些国外精英企业家们一脸茫然,最后还是梅塞德说:“我是最先来的,我知道你有一个对手叫赖星城对吗?并且我还是知道这个赖星城是得到了旁波家族支持的,但是周铭先生曾经就在旁波家族的大本营巴黎,打了他们一个灰头土脸,所以现在他肯定早就想好了应对方案,随时能重拳出击!”

    “王子殿下也太看得起我了,我连他们会给我扣这么重的帽子,并且还会煽动学生上街都没想到,怎么会有应对方案呢?”

    周铭苦笑着说:“你们并不是华夏人,所以你们恐怕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有多严重,严重到是一个政治事件了,简单来说就是赖星城那个家伙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搞臭我的名声,让国家不得不驱逐我。”

    这话说的莱特和其他经理人们更懵圈了,梅塞德都是一脑门黑线,特么你听不出来我这么费口舌是在给你开脱吗?

    周铭看出梅塞德的郁闷,拍拍他肩膀说:“我知道你是在帮我说话,但是我并不需要。”

    莱特呵呵笑道:“周铭先生看来很有信心,但是目前的形势非常糟糕,光凭信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也不会为你的信心投资!”

    “我并不这么认为。”周铭说,“我一直认为跟你们的合资就是一种信心。”

    “简直荒谬!”莱特这句话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他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表达着自己的愤怒,“你知道我们千里迢迢从各个国家过来,我们还推掉了很多工作,甚至是和另一个国家的商务谈判,就是为了能在这里建厂,打开这个十万万人的市场,我们需要的是金钱的回报,而不是听你在这里高谈阔论说什么信心!”

    莱特的话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他们也跟着指责道:“周铭先生你实在太不负责任也太让我们失望了,我们原以为你也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商人,但现在看来你不过就是一个编造故事的说谎者!”

    有些人则直接破口大骂:“去特么的信心!只有异想天开的孩童才会那么有信心自己是世界的中心,那是极其幼稚的想法,我不知道周铭先生你今年究竟两岁还是三岁,但这里并不是你的童话世界,就请你抱着你那被你外婆舔过的信心去死去吧!”

    “你们太过分了!”

    一直在周铭身后的苏涵忍不住打断他们的话:“你们为什么要这么说周铭,难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周铭想看到的吗?周铭也在积极的想办法,你们怎么都不能帮周铭考虑呢?”

    “幼稚!”仍然是莱特冷哼道,“这并不是我们所要考虑的!”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难道我们过来投资还需要帮你们考虑问题,还需要帮你打败对手吗?那这样我们为什么要选择你,选择一头猪不好吗?”

    苏涵还想说什么,周铭却抬手示意她不要说了,然后周铭看着莱特这些人冷笑一声:“你们都是一群娘们吗?只会在这里喋喋不休?”

    莱特他们先是一愣,随后要暴怒起来,周铭却先说道:“好了,如果你们想撤资想撕毁合约什么的,都随你们的便,我现在在等一个电话,没工夫做幼儿园阿姨的活来安慰你们的心情。”

    “周铭先生可真是厉害,居然这种白痴话也能说的出口,什么电话难道就能解决了眼下的麻烦,难不成你还能等到你们国家领导人的电话吗?真是愚蠢!”一位经理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的话音才落,这边周铭桌子上的电话就突然响起来了,周铭马上接通。

    “请问是周铭吗?杨老十分钟后要和你通话,请你做好准备。”

    那边一个女声很公式化的对周铭说道,随着这个声音传出,立即让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尴尬了,尤其是刚才那个阴阳怪气讥讽周铭的经理人,这通电话无异于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其实不仅是他,其他包括莱特在内的经理人甚至是梅塞德也都很尴尬,他们之前那样指责甚至怒骂周铭就是恨他怎么都不想办法,就是在坑他们,结果现在周铭不声不响的居然就联系到了杨老。

    他们能来华夏合资,必然也都是对华夏的政治体系有所了解的,他们都明白华夏主席是林泽康,但实际的最高领导核心却是一个叫杨定国的老人。

    作为大型跨国企业的经理人,他们很清楚一般给国家元首级别的领导人打电话有多难,他们就算在本国可能几天都约不到时间,现在事情才发生两天,周铭就直接把电话打到最高领导人那去了?

    “哈哈!我就说周铭先生他是非常有诚信的,他也是非常优秀的商人,任何事情都难不倒他!”

    梅塞德帮着打哈哈消除尴尬,随后他又对周铭说:“那么周铭先生我想待会你们杨老的电话打过来,你就会和他商量通过行政手段消除这个影响了吧?我可是知道在华夏,你们的行政力量要比其他地方都要强大!”

    梅塞德说到最后还伸出双手:“所以现在的事情并不是问题,马上就可以解决了,刚才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面对梅塞德这干巴巴到了极点的解释,周铭一副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王子殿下你又弄错了,我可没打算这么做,况且就算我想要求,恐怕杨老也肯定不会答应我的。”

    对于周铭这番解释,梅塞德当时就要跳脚骂娘了。

    特么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还能不能好好愉快的聊天了?我这边费尽口舌的帮你解释,可你倒好在那一个劲的拆台打脸,你是不把人气走气死就不甘心是吧?特么最重要的是你把老子气死你有毛的好处吗?

    周铭看出了梅塞德的心情,又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我是一个很诚实的人。”

    这句话让梅塞德当时又要暴走了,什么狗.b的诚实?这特么是傻缺,是缺心眼,是脑子有问题好吗?

    相比梅塞德,作为奔驰首席执行官的莱特还是心脏更好一些。

    “我敬佩周铭先生的光明磊落,但既然和行政手段无关,那么周铭先生把电话打到了你们最高领袖那里,目的是什么呢?”莱特问。

    莱特的问题提醒了所有人,他们这才想起来周铭和他们其实是一头的,周铭也不想现在这些事情发生,周铭也很希望解决所有事情。况且最重要一点,周铭不可能无缘无故打电话到他们领袖那里,同样他们领袖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接一个无聊的骚扰电话。

    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周铭想出了别的解决办法。

    周铭点头:“我的确有目的,我想让杨老帮我在中央台黄金时间搞个节目。”

    梅塞德莱特还有其他所有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