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狗汉奸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喊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不管周铭还是梅塞德都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话,就连杜鹏都是脑袋一懵,难道这里已经被赖星城布置了吗?

    他们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约摸十六七岁的年轻人站在那里愤怒的指着周铭。

    “这是哪里来的小孩?我的私人茶楼什么时候变成公共场所了吗?”杜鹏怒道,“赵经理人呢?”

    随着杜鹏的话,一个中年人急忙从茶楼里跑出来:“怎么了?杜鹏少爷我正在里面帮您准备东西……”

    这就是负责帮助杜鹏打理茶楼的赵经理,他出来见到外面包括杜鹏在内几个人都怒视着一个年轻人,立即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抬手就狠狠打了那年轻人一巴掌,然后赔着笑脸对杜鹏说:“少爷很抱歉,这是我小儿子,年轻气盛的不懂事,如果说错了什么话,还请少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代他向你们道歉,您随便怎么处罚我!”

    杜鹏板着一张脸:“赵经理,你应该知道我的茶楼的规矩,你也不是第一天在私人茶楼里上班了,怎么还能随便带人来呢?那下次你是不是可以请你的兄弟姐妹一起在这里吃饭喝茶,把这里当成你的店了吗?”

    杜鹏的话一句比一句严厉,让赵经理的冷汗直冒,他慌忙解释说:“少爷并不是这么回事,今天这是个意外,是他出门没带钥匙到我这里拿钥匙,没有其他……”

    这边赵经理在解释,那边年轻人又说:“爸你和这些汉奸解释什么,这里是华夏的地方,我想来就来,我就是要在这里办我的生日宴会又怎么了?你们这些汉奸卖国贼,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地……哎哟!”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赵经理狠狠几巴掌打回去了,他边打边教训道:“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我让你乱说话!你特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赶紧向这几位大哥哥道歉!”

    年轻人被打的哇哇乱叫,但仍然坚持道:“爸你为什么要打我?我又没有说错什么,他们明明就是汉奸,我看报纸了,还是你给我看的!”

    他这番话让赵经理更愤怒了,他更用力的打起来:“你还说,看我不打死你!”

    “够了赵经理你住手吧!这里是我的私人茶楼,你在这里打孩子像什么样子?而且有你这么教小孩的吗?”杜鹏叫停了赵经理的家暴。

    有杜鹏的命令,赵经理不得不停手,当然他也还在不停给杜鹏道歉。

    但这个时候他儿子却又叫唤起来:“我不要你们这些狗汉奸假惺惺说这些,我只很前天的请愿没能走到中南海,要不然你们这些杂碎就不能在这里活蹦乱跳了!”

    “你还说?”赵经理愤怒的想杀人,但碍于杜鹏在这里,他又不敢再动手,只是一脸急迫纠结的模样。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只怕这就是最正宗的坑爹了吧?

    “算了吧,他还只是个孩子,只是一腔热血被人利用了而已。”

    周铭说,他随后来到周铭面前低头问他:“你说你前天也参加了请愿活动?可据我所知那天的请愿活动不是燕大的学生会发起的吗?你这么小就上大学了?”

    “我没有上大学,但发起这次活动的燕大学生会主席张明,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年轻人很自豪的说,“我之前就看了报纸知道你们这些狗汉奸的事情,所以那天张明哥哥说要我们上街请愿,我毫不犹豫就去了!”

    “赵文军!?”杜鹏怒道。

    赵经理马上给杜鹏跪下来了:“少爷,我不知道这回事呀,我离婚了以后就再没管过张明那野小子的事情,他连姓都改了,我要是知道,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他那么做的呀!”

    年轻人又不乐意了:“爸你给这些狗汉奸说这些做什么,这件事张明哥哥做的对,你要是阻止了你不也成汉奸了吗?而且你不也常说这些人根本没什么本事,都是靠着出卖国家利益才赚钱的吗?”

    “你这个兔崽子你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吗?”

    赵经理扬起手又要打,不过这一次却被周铭给拦住了,周铭问那年轻人:“你是有父亲的,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一口一个狗汉奸叫别人是很不礼貌的吗?”

    “我呸!狗汉奸人人得而诛之,礼貌不是给你们的!”年轻人说。

    “说的好,如果真是汉奸那你这么做是很正确的,但你凭什么说我是汉奸呢?”周铭问。

    “那还用说吗?报纸和电视上都登出来了,你在和洋人勾结,把琼海的厂子很便宜卖给了外国人,然后从中牟利,这就是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是汉奸行为!”年轻人说的很义愤填膺。

    周铭摇摇头没理他,转头问他父亲:“你是赵经理对吧,他的报纸是你拿给他看的?那你难道没有给他解释什么是合资,合资背后的理念是什么吗?我记得杜鹏说你是在人大进修过经济学的,这应该是最基础的吧?”

    赵经理忙不迭的点头:“我当然知道,合资是借助外国人的资金发展自己的企业,是对国家和民族有大好处的事情,绝不是卖国。”

    周铭无奈,显然这家伙已经被吓坏了,一门心思只想着帮自己撇清了,哪还能解释什么。

    果不其然,那年轻人听了很不屑道:“爸你不要说了,你会屈服我可不会,什么狗屁的合资,这就是你们编出来骗人的谎言,我是不会相信的!”

    “那你怎么知道你看的报纸还有电视上指责我的话,不是编出来骗你的呢?”周铭反问。

    “那些有理有据怎么会是编的?而且他们为什么要骗我?”年轻人不服。

    周铭想解释,最后还是说:“算了,我没有和你解释的必要,你喜欢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以后你就明白了,要是你一辈子都想不明白,那也是你的事。”

    周铭说完就站起来让赵经理带路去拿东西,这也是他们来的最重要目的。

    对于这年轻人,显然他已经对报纸和电视上的东西先入为主了,恐怕自己怎么给他解释他都听不进去的,更不要说自己还赶着去电视台,没那么多功夫浪费在这里。况且自己和他压根就没什么交集,今天一面过后很可能就不会再遇到了,也懒得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还是自己的事情更重要。

    不过这年轻人的态度却让周铭心里更沉重了,因为从这点就能看出赖星城搞的这波舆论攻势有多猛烈。

    要知道赵经理都还是杜鹏的人,能经营这么一间他的私人茶楼,他也肯定明白自己和杜鹏的关系,那么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的孩子都还能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偏见,那么全国还有那么多人呢?周铭无法想象他们的态度。

    “看来今天这一场擂台更难了!”周铭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感慨道。

    周铭知道自己面临的困难有多大了,但他却仍然不会放弃,反正自己重生这几年都过来了,那么多事情都经历过了,还怕这点小风小浪吗?还怕赖星城那个注定会失败的走私犯吗?笑话!

    很快周铭和杜鹏拿到了赵经理帮他们准备好的东西,杜鹏对赵经理说:“今天这个事情我很生气,你好好反省一下,等我做完了我的事情,会再来料理你!”

    只简单一句话,让赵经理浑身一颤,险些没又跪在地上。

    随后周铭和杜鹏拿着东西来到外面大厅,又听那年轻人叫喊道:“你们这些狗汉奸怕了吧,你们想威胁我们,这不可能!”

    “很抱歉你误会了,我根本没有料理你们的打算,因为你们本身也挺可怜的。”周铭说。

    “我知道你们要去哪,我看了电视,你们要去电视台上节目,但是你们面对的是马明远老先生,那是伟大的思想家;王浩叔叔是新报的著名主编,还有我哥哥张明他是燕大的辩论协会主席,曾经获得过全国辩论大赛的冠军,就你这样的对手,是不可能赢他们的!”

    年轻人继续不依不饶的说:“现在电视台门口肯定聚集了很多人,他们会恨不得打死你们的,所有记者到时候也都会拍下你们丑陋的表情!”

    周铭笑了,淡淡对他说:“原来是这样吗?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你不要想走,我看到你拿的东西了,我会跟着你,你不要想偷偷溜进电视台里去!”年轻人又说。

    这一次苏涵忍不住了:“你这个小孩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完没完了?”

    苏涵是真的生气了,她和周铭一样,其实并不想和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孩计较那么多,毕竟他只是受到了赖星城操纵的舆论影响,骨子里还是很热血的,只是被人利用了。不过他们心再怎么宽,被这小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现在居然还要跟着过去,这就太过分了吧?真当他们是好欺负的吗?

    而且……更有问题的是那个煽动学生上街请愿的,居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周铭倒是微微一笑:“我可不会偷偷溜进去,我要的是正大光明在所有人面前进电视台。”

    周铭说完看着赵经理的小儿子:“至于你如果真那么想跟着,那就跟着好了,我没意见,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可不是什么好活计。”

    年轻人冷哼一声:“狗汉奸你算了吧,我一定会揭发你阻止你的任何阴谋,这是我这辈子最成功的事!”

    “但愿吧。”周铭说着也向里面招手,“那个赵经理,你也跟着一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