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已经结束了?
    ,!

    为了效果,这次直播节目现场是邀请了观众的,尽管这些观众都是精挑细选不带有任何倾向的,但当他们听了张明和王浩的发言顿时哗然一片。显然是都没想到这里面还存在着这么深刻的背后交易吗?

    而在张明和王浩之后,马明远也清了清喉咙说:“既然王主编和张明同学都剖析了其中的利害,那么我也就不再多说了,我就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汪精.卫这个人我想没有人会没听说过吧?我这一次所讲的就是他的故事,当年我们遭受战争,侵略者在我们国内大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是大多数人还都在拼命反抗,但是这时汪精.卫却主动站出来提出要和东洋人搞什么东亚联盟,把自己的企业矿产甚至是自己的妻女都贡献出去巩固这个联盟。”

    说到这里马明远顿了顿:“更可笑的是汪精.卫居然还很无耻的说只有这种把自己贱卖出去的行为才能复兴华夏,就像现在这样,难道只有合资才能振兴我们的经济吗?还是这种行为只是某些人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想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那当然就是这些汉奸为自己卖国行为所寻找的冠冕堂皇的借口!”

    张明很配合的大声呼喊道:“如果不平等的合资也能算是正常的商业合作,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有样学样,把我们的煤矿铁矿甚至是金矿都卖给东洋人或者其他外国人好了,反正都是合资嘛!只是我想问一问,这种行为究竟和过去满清那种不平等条约,那种量华夏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有什么区别?”

    “我们也是有骨气的!”张明继续声嘶力竭的叫喊道,“不会有外国人过来给根骨头,就能让我们摇尾乞怜跪在地上叫主子,我们的膝盖还没有这么软!”

    王浩跟着说:“我知道今天这事全国直播的节目,我也就是要在这种全国直播的节目上揭露这种卖国行为,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是我本人和马老先生还有张明同学,是绝不愿再跪着给洋人当狗了,所以这种汉奸就是应该人人喊打,就是应该遗臭万年!”

    随着他们这番话,也不知谁先叫出了一声好,后来全场也很多人一起叫好起来,他们跟着喊道:“我们是有骨气的,汉奸就该人人喊打!”

    面对全场一片的叫好声,原本还想要调和一下现场局面的主持人罗松当场懵逼了,饶是他主持经验再丰富也想不到该怎么面对这些群情激奋的人。

    那声叫好当然是赖星城带头喊出来的,其实当从马明远带着他们从一开始说起来,就让赖星城的眼前一亮,觉得他们能给自己带来一些更意外的惊喜。于是他带着孔明两个人悄悄也坐进了观众席里来。

    赖星城很清楚现场的观众都是安排好的,他们没有立场,要想带动情绪是很难的,所以必须要有人在现场。

    而后当他们的话语越来越激昂,到了最后当情绪被压抑到了顶点,他们选了一个很好的时机叫好,立即带起了现场的氛围。

    听着周围不断的叫好,赖星城显得十分高兴,孔明也说:“原本以为这次节目可能会是一个势均力敌的场面,却没想到老师和王浩主编还有张明同学他们居然这么厉害,从一开始就抢先占了主动权,直接把基调定死了。”

    的确就是这样,原本在赖星城看来,他们能在辩论中稳居上风已经是最意外的惊喜了,毕竟周铭能在琼海那边搞的风生水起,现在还敢主动搞这个节目,肯定也不会是省油的灯,就算他们之前布置准备的再好,他也不至于会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马明远他们三个人心里也都明白,如果单纯只是各自陈述论点论据,然后双方辩手争论,在这种模式下很难有谁讨到便宜,所谓文无第一就是这个道理。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决定转换一下思路,既然直接辩论没有结果,那么我直接下结论好了。也因此马明远从第一句话开始,就直接奔着‘周铭是汉奸’和‘他在卖国’的结论过去了。之后他们不仅通过各种举例剖析证明这一点,甚至还带起了节奏,不管是骨气还是抛出汪精.卫的事情,一件一件都是直入人心的。

    实际上最后赖星城为马明远他们叫好也是脱口而出的,当然赖星城也明白,就算没自己带头,现场也依然会为马明远他们叫好。

    赖星城想到这里露出了笑容:周铭呀周铭,你没想到马明远他们居然会使出这个手段,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发挥得这么好吧,我也没想到。不过这也是多亏你之前不断在刺激他们,让他们也都憋着一股劲,否则不管怎么样,他们也不会发挥这么完美。

    “周铭呀周铭,到了这个地步,我看你还拿什么跟我斗!”赖星城最后狞笑道。

    ……

    赖星城那边高兴到要跳起来了,苏涵和杜鹏这边在看清楚了马明远他们的套路后,则暗暗为周铭担忧起来。

    “这些该死的家伙,本来今天只是辩论的,他们居然搞成了声讨大会吗?这太卑鄙了!”杜鹏骂道,“还有赖星城这个家伙,我原本以为他设计了门口和刚才的事情就已经够了,没想到他居然还亲自混进观众席来带节奏,他们看来为了这次节目,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那么我们现在能做点什么帮帮周铭吗?”苏涵问。

    这个问题却把杜鹏一下问住了,是呀他们现在能做什么呢?这是面对全国的现场直播,刚才马明远他们的话都已经播出去了,现在再强制喊停也来不及了,甚至这种行为只会让周铭更难堪。而除此之外杜鹏也根本想不到任何其他的解决办法,难道现场去找辩论高手吗?要知道全国的辩论冠军可就是张明,现在就在台上,坐在对立面,还能找谁帮忙吗?

    “我想周铭他肯定早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状况了,所以现在能挽回局面只有他自己,我也相信他能做到!”苏涵说。

    杜鹏对此幽幽叹了口气说:“希望周铭他能做到吧!”

    杜鹏嘴上这么说,但他心底其实是并不抱什么希望的,哪怕是经常在他面前创造奇迹的周铭,但现在马明远他们一上来就直接把周铭钉死在汉奸和卖国的位置上,只怕通过刚才的叫好,所有人心底也都已经这么认为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周铭究竟该怎么说才能扭转大家的观念,把这个局面再翻过去。

    也是因为这样,让杜鹏心底十分烦躁,他扯了扯衣领:“奶奶的,梁刚那个家伙到底核实了那些捣乱的人没有,这家伙不会真被赖星城给买通了吧?要是这样,老子可不介意跟他硬刚到底!”

    杜鹏这么叫嚣着去找梁刚台长的麻烦了,其实他也明白就这几分钟的时间,梁刚那边动作再快也不可能,他只是看着周铭这边的情况如此劣势让他心里有股怨气要发泄出来。

    苏涵没管他,只是双手合十的暗暗在祈祷:“周铭你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局面都一定能有办法的对吗?当初在厂里那种情况你都没放弃,你都找到了应对的办法,这次也一样,这次也一定一样!对……吗?”

    杜鹏和苏涵因为本身和周铭的关系不一般,再加上他们也在周铭身上见证了太多的奇迹,所以他们不管怎样都还保留着那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希望,不过在梅塞德那边就不一样了。

    “尊敬的王子殿下,我想这次辩论到这里已经结束了!”

    梅塞德没有跟杜鹏和苏涵一起进演播室,而是被安排到了外面另外一个房间,通过电视看着这次直播,同样跟他一起看直播的,还有在琼海的奔驰的首席执行官莱特和西门子等其他公司的总裁们。而现在,也就是他的执行官莱特给他打来的电话。

    “说实话,我和您一样敬佩这位周铭先生的勇气,敢于在十万万人面前,和自己的对手亮剑,以挽回自己的声誉。”

    莱特接着说:“但很显然勇气并不等于智慧,他虽然弄出这个节目很让我惊讶,我也曾经很期待过,不过结果最终还是十分遗憾的,从刚才的局面来看,我想这位周铭先生似乎并没有准备好。当然我也知道之前他被打扰的事,可惜借口无法挽回局面。”

    那边又一个人插话进来:“王子殿下很抱歉我也说两句,我想这位周铭先生并不仅仅只是准备的原因,他的辩论技巧也让人匪夷所思,我从没见过在这种劣势的情况下,他居然一句话也不说,或者他一句话也插不进去的,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只能说明,他已经输掉了这次辩论!”

    梅塞德张嘴想解释什么,但最后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叹了口气:“那你们现在怎么打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最后莱特告诉他:“辩论进行到这里,胜负已分,这次我们的合资项目看来是做不了了,所以我们已经在向华夏当局作出了航空申请,随时离开琼海了。很感谢您为我们准备的这次旅行,虽然他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知道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再通知你们的。”梅塞德说。

    “王子殿下,我只不希望再接到这种无意义的通知了。”莱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