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要提条件
    我台消息,今天上午燕京警方采取行动,在中央电视台逮捕了星城集团的董事长赖星城。

    反经济犯罪调查科长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告诉记者,根据警方所掌握的信息,赖星城涉嫌很多起金额巨大的走私案件,并且还涉嫌很多行贿受贿以及危害公共安全等多起案件,燕京警方和沧海警方将会通力合作,尽快查实赖星城的所有罪名,粉碎这个走私犯罪团伙。

    据悉如果赖星城的全部罪名成立,那么他最高将面临死刑的惩罚,这一次除了赖星城,燕京警方同时还抓获了同样是星城集团的高层孔明等四十多人,并在其住处搜出砍刀等危险物品上百件。

    这些人将会按照所犯罪名的轻重,面临从十年到无期徒刑不等的刑罚。

    ……

    电视里正在播报着对赖星城的处理结果,苏涵听到这个新闻也才终于松了口气,而杜鹏和梅塞德则是轻松愉快。

    “周铭你老大这一手真是太鸡贼啦!居然做出这么一手安排,我就说**那闷闷的小哥怎么突然就不见了。”杜鹏给周铭竖起一个大拇指,“不过我也没想到赖星城那个家伙反应倒是很快,见现场的局面出了一点偏差,他居然拔腿就跑,太敏感了吧!”

    “这是一个神迹!周铭你是先知吗?你怎么会知道赖星城会跑,那个场面明明没有问题,如果不是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甚至都以为这是原本就准备好的圈套。”梅塞德也说。

    正如他们说的,最后让**在门口堵赖星城的确就是周铭的安排,因为前世的时候周铭就关注过那个巨大的走私案件,也知道赖星城在中央工作组偷偷下来的第一时间就跑路了。所以周铭知道赖星城是一个警觉性非常高的人,周铭有信心能在节目上证明自己,那么赖星城会不会觉得大势已去就赶紧跑路呢?

    除此之外,周铭还认为中央既然答应自己做这么一个节目,那么中央又会不会有点准备,毕竟赖星城煽动学生上街,这已经踩到了中央的底线,中央不会那么容忍的。

    那么如果中央有准备,一旦被赖星城发现了,他也一样会选择跑路的。

    这种事情前世已经发生过一次,赖星城在中央工作组眼皮子底下跑出了国,这一次为了能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麻烦,就先安排**先落位不能让赖星城跑了。

    “那么周铭先生,现在既然赖星城这个绊脚石被处理掉了,那么我们接下来的合作就会很顺畅了吧?”梅塞德问。

    周铭却摇头说:“我想这个问题可不应该问我,而应该问你的那些经理人们。”

    “那些家伙们都是非常积极的,我刚刚接到的电话,他们正搭乘着最近的一架航班赶往这里,估计几个小时以后就能到了。”梅塞德回答。

    “他们倒还挺积极的,不过我现在可没空搭理他们,因为就在这里,还有更多人找我。”周铭说。

    似乎是为了证明一样,周铭话音才落他的手机就响了。

    他拿起接通,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周铭小同志您好呀,我是余高,不知道您现在是否有空,我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商讨一些事情呢?”

    “这当然是没问题的,不过余董我时间有限,你最好把你们那一拨人一起都叫来,咱们就一次性把话都说清楚了。”周铭说。

    余高那边见周铭这么轻巧的同意非常高兴,连连表示他马上会带人过来,于是周铭这边也马上打电话给酒店订会议室了。余高那边的办事效率也很高,约摸半个小时以后,余高带着其他央企的掌门人都来到了周铭订好的会议室,只是气氛有那么一点尴尬。

    余高他们进来,就见周铭和杜鹏两个人坐在那里,架着腿放在桌子上。

    见他们进来也不放下来,就点头在说:“你们来了啊?都随便坐,不要那么拘束。”

    余高他们这才都进来各自找位置落座,然而这个时候周铭和杜鹏仍然没把腿从桌子上放下来,这让余高他们又感到了尴尬。

    “周铭同志看来现在很放松嘛,想必现在心情肯定是很好的。”余高语气很干巴巴的说,因为作为远洋集团的老总,他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情况,这时候他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这一次又是他主动上门不能不说,只好这样委婉的提醒一下了。

    不过周铭似乎并没有听出余高的话外之音,直接伸了个懒腰笑嘻嘻的说:“经历了这么一个人生的大起大落,我的心情必须不错呀!”

    旁边杜鹏也十分开心:“我长这么大也还从没见到过这种形式的新闻节目,居然变成了一个现场揭露和公审大会,最后还能变成警匪动作片的。那种看着刚才还牛皮哄哄的家伙紧接着被打脸的感觉真是太爽啦!”

    余高见他们这样,只好又稍微直接了一点:“我很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毕竟马明远那些家伙真是太可恶了!居然被赖星城收买了来对付你们,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的会议可以开始了吗?”

    周铭点头表示当然,不过却仍然没有把脚收下来,这让那边余高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周铭这时似乎才注意到一样:“不好意思余董,我觉得这样很舒服,就这么说话可以吗?”

    余高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不光是他,其他跟他一起来的央企掌门人们也都很不高兴,毕竟原本这种做法就有点高高在上有点蔑视人的表现,在他们面前就是侮辱。如果是其他人,这些央企大爷们只怕早就甩手起身离开了,但现在面对周铭,他们却依然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坐在这里。

    “这当然可以,我们今天又不是什么非常正式的会议,也不对外公开,只要你觉得舒服,怎么样都好的。”余高笑着说。

    然而前脚余高说完,后脚周铭和杜鹏就一起把脚放下来了:“哎呀这样很不舒服,有点脚麻。”

    余高心里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怎么我刚帮你找了台阶你转头就打脸,故意的吧?

    周铭的确就是故意的,就是要打他们的脸,开玩笑,自己之前受了多少气多少委屈,好不容易找你们,结果还被你们反过来配合赖星城摆了一道,不管在燕京在琼海,都不住的对自己围追堵截,甚至就连闹出了汉奸风波也没人为自己说一句话,特么的不知道琼海房地产是我给你们兜的底吗?

    奶奶的!现在好不容易通过刚才的焦点访谈把局面给翻回来,把赖星城给弄进去了,自己还不吊一点,那之前的气委屈和骂名岂不白担了吗?周铭才不会委屈自己。

    看着余高的那张黑脸,周铭突然问道:“你们生气了吗?”

    余高和其他央企掌门人们纷纷如同变脸一般堆出笑脸表示没有,他们都很欣赏周铭的率性而为。

    “率性而为?只怕你们心里早把我给骂烂了吧。”周铭冷冷一声。

    余高他们正要解释,周铭却先摆手打断他们道:“其实这些都无所谓了,那么我们还是先说说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你们这些央企大佬们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余高他们先笑着表示他们并没什么事,只是恭贺周铭洗刷骂名,他们其实早就知道周铭是被诬陷的,只是赖星城从中作梗,他们才没能告诉他;更有人告诉周铭他们也是要帮他的,只是没来得及。

    周铭对此就只是冷笑着听他们吹牛b,一言不发。

    说了一会,余高他们也发现自己很尴尬了,就纷纷停下来,最后还是余高站出来说道:“周铭同志,我知道我们之前很多事情有些误会,我们今天过来就是诚心向你道歉的,并且也是来谈谈我们之后的合作。”

    其他人跟在余高后面你一言他一语的附和赞同,表示他们之前的事情就是误会,也表示今天最重要的就是合作。

    “很多合作并不是开始就能一拍即合的,都是需要很多的相互了解才行,之前我们是对周铭你不够了解,但是现在我们觉得了解已经足够,可以合作了。”余高说。

    周铭对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唱了一手爱情买卖:“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想用真爱把我哄回来?合作不是你想合,想合就能合!”

    这个年代虽然还没有这个神曲,但余高他们听周铭这时候了还要唱歌,那是更大的侮辱。

    看着眼前这些人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周铭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说:“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随着这个节目结束,赖星城被抓起来,再没有人能掣肘我,我在琼海的布局就能完全施展开。”

    周铭随后又掰着手指数着:“奔驰、西门子和芒果公司这些跨国企业都要在琼海投资建厂,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由于之前的房地产泡沫,琼海的地皮已经暂停审批了,剩下在外面的大部分地都在我手上,你们想一起跟着在琼海赚钱,我就是不可能绕过的。”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所以,我现在握有绝对的主动权,并且你们之前的行为也让我很不高兴,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提点条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