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太邪性了
    周铭回到了燕京饭店,对周铭来说,这次重生可谓是体味了太多人生的大起大落,和前世不一样的,但这和自己的粉丝相处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尤其这个粉丝还是自己前世最喜欢的女主持。

    如果是一般稍有经验的明星,那么在电视台见一面满足她拥抱一下的要求就够了,但在周铭看来,她既然帮了自己那么大的忙,周铭就请她吃了饭,聊了很晚到苏涵有些吃醋了才回去的。

    当然,周铭是没有再收了周桃的意思,毕竟偶像是偶像爱人是爱人,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对大多数明星来说,他们在台上那种光鲜靓丽多是被包装出来的,如果真正接触到会很容易破坏这种美好;此外周铭身边已经有这么些女人都应付不过来了,可不想再招惹一个,更不要说苏涵还在身后虎视眈眈了。

    不过周铭的厚道却让周桃这个年轻女孩高兴的简直要上天了,因为她怎么都没想到居然还有能和自己男神一起吃饭的机会,她觉得此时周铭简直全身都在闪闪发光了,尤其在周铭给她夹菜的那一刻,她简直觉得就算再来一次,就算她被打死在控制台上就算她因此下岗也都是值得了。

    “周铭老板您总算回来了!”

    周铭在想着刚才事情的时候,旁边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周铭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两个瘦瘦高高的人站在那里,似乎很拘谨的看着自己。

    周铭先是一愣,左右看看周围也的确没其他人应声后还是问他:“你是在叫我吗?”

    那人高兴的点头,然后很激动的迎上来说:“当然是在叫您啦,除了您别人根本不配叫这个名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姚军是琼海驻京办主任,之前我秘书联系过您的。”

    周铭看着他似乎一下并没有想起来,于是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僵硬,这也让姚军很受伤:好歹也是个正厅级干部,不至于这么没存在感吧?

    好在周铭随后反应了过来:“我想起来我的确接到过这么一个电话,不过那时我还以为这是什么骚扰电话就给挂掉了,原来真是姚主任你秘书打来的吗?真是太抱歉了。”

    姚军感动的要泪流满面,他摆手表示这没有什么只要周铭能想起来就好。

    周铭上下打量了姚军几眼:“你在这里等我很长时间了吗?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周铭先生,我下午接到了省委办马主任的电话,说盛书记已经知道了您在燕京的事情,希望能和您沟通,您能给他去个电话。”姚军很小心翼翼的说,对于他等的事情只字没提。

    其实姚军就是等了周铭很长时间的,可以说他给周铭打了那个电话就直接过来了,然后从下午一直等到现在,连一口饭都没敢去吃,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一个小办事员科员时候。不过面对一边省委书记,一边是能让余高他们这些央企大佬齐聚一堂开会的大人物,他的身份还真不值一提。

    周铭点点头:“哦我知道了。”

    姚军等了半天也没下文顿时瞪大了眼睛,也不知是饿的还是真被周铭这番话给弄晕了,你可知道那是省委书记省长的双料一把手,在琼海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人物,任何商人有机会跟他通话无不适激动万分的,怎么你就这么冷淡的一声哦吗?这也太潦草了一点吧?

    有了刚才面对余高他们的震惊,现在姚军根本不敢去质问周铭什么,只能旁敲侧击先询问:“那么不知道周铭先生您什么时候方便联系盛书记呢?”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似笑非笑看着他:“姚主任觉得我该怎么做,马上联系吗?”

    要是其他人,姚军一定会肯定表示就该要马上联系,但是面对周铭,他却根本不敢这么说,于是连连摇手表示自己并没有这个想法。

    这时周铭又对他说:“姚主任,你可知道我在琼海根本没得到过来自省委省政府的一点帮助,就算是我和那些外商签合同的时候,也都只有马文这么个省委办主任做代表,他这么不支持我,现在一句话就让我屁颠颠给他打电话吗?给我告诉这个省委书记,老子没那个伺候的兴趣!”

    这番话可把姚军给吓的够呛,他连连对周铭说这是个误会,让他不要计较这些,而除此之外他也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周铭拍拍姚军的肩膀:“姚主任我知道这事是和你没有关系的,所以我也不为难你,你就把我刚才的话给盛克林书记带过去就好了,我现在就在燕京,他要找我就自己过来吧。”

    留下这番话周铭就离开了,苏涵跟在身后,杜鹏则在经过姚军身边的时候对他说:“党政一肩挑的书记是很厉害,不过那也只局限于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况且现在也是他有求于我们,我们并不着急。”

    姚军完全懵逼了,他为官这么多年,可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从来都是商人求着他们办事的,怎么现在就反过来了呢?他们怎么能这么无所顾忌啊?

    当姚军愣神的时候,周铭已经走远了,这时他的秘书走上来。

    “领导,这个周铭也太牛皮哄哄了吧?他不过就是个商人,领导您可是正厅级的干部,他怎么敢这么在您面前说话呢?而且还要省委书记亲自过来找他,他以为他是中央领导吗?就他在琼海那些产业,如果盛书记真想找麻烦,只怕一个命令就能全毁了。”

    秘书是一个很需要察言观色的角色,有时候领导不能说的话需要他来说,而姚军的秘书显然很了解姚军的想法,因此在这个时候说出了姚军的心里话,让他很舒坦。

    姚军也的确就是这么想的,尽管见到了余高他们,姚军已经对周铭有很大改观了,甚至都在他面前这么降低身份了,但要说他能让省委书记来亲自找他,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一个商人再怎么牛b也始终是个商人,上一个以为自己很牛b的赖星城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说办你就办你,一点也不带含糊的。

    国外怎么样姚军不知道,但在国内始终是官本位的,你一个商人就该老老实实的经你的商,好好孝敬官老爷,那么官老爷自然会给你的商路安排得清清楚楚,像你这么牛b,还敢对着省委书记这么要求的,你是觉得自己的商路太顺了,想给自己找点大麻烦,也想弄死自己吗?

    毕竟在姚军看来,一个官老爷要对付一个商人那手段不要太多,不用诬陷栽赃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就是天天给你查偷税漏税,天天查你的消防安全隐患,以及房屋检查,食品质量安全盘查,甚至就是企业内部的**,甚至再来警局查查每个职工的身份信息,这一连串组合拳打下去,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扛得住的。

    正是这些原因,姚军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周铭究竟有什么底气敢这么做,就凭他觉得自己可以随时放弃琼海的产业吗?可他有那么多地皮房子,还有那么大的企业,更不要说现在花那么大代价搞什么和外国人的合资,还闹的全国沸沸扬扬,他就舍得放弃?

    你这个傻b,赶紧打电话给盛克林书记吧,不要在这里瞎鸡儿嘴硬了,没吊意思!

    姚军很想这么对周铭说,但他最后还是没开口,反正特么这和他姚军就没啥关系,想死的鬼拦不住!

    带着这样的想法,姚军让自己的秘书在这里等着,他去找了个电话拨回了琼海。

    当然作为体制内的人,姚军还是很聪明的,他没有直接拨省委书记盛克林的电话,而是先拨的大管家马文的电话,毕竟是马文转达的指示,那么他要反馈也只能先找他,越级是官场上相当大的忌讳。

    马文听了姚军的答复倒也很爽快的表示需要直接向盛书记汇报了,他做不了主,这种自然而然让姚军觉得他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一样。

    这种奇怪的想法只是在脑中闪了下,随后当他的电话被转到了盛克林那里,他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书记我是姚军,我这边有个情况需要向您汇报。”姚军十分拘谨的说,“我刚才见到了周铭,也转达了您的意思,可是他的表现却有些自负。”

    盛克林笑了:“自负这个词的表述或许并不那么贴切,姚军同志你直接说吧。”

    领导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姚军自然不敢再有什么藏着掖着,立即用最简短的话把周铭的话转述给他。

    “领导他就是这么说,要您主动去找他,我当时很生气,因为他太不懂事了,可他坚持这样我也没什么办法。”姚军很无奈道。

    盛克林那边叹了口气:“我知道,那个小家伙他就是这么个脾气的人。”

    这话让姚军眼皮一挑,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随后盛克林那边又说道:“那么好吧,既然这样你告诉他,我马上就来燕京找他。”

    简简单单一句话,听在姚军耳朵里却如同一颗重磅炸弹,炸的他风中凌乱,他怎么也想不通盛克林怎么居然答应了?

    大哥,你可是省委书记啊!

    同时让姚军更懵逼的是这周铭太邪性了吧,怎么自己每次刚有点心理优势,就这么无情的一个巴掌给自己打没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