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cheers
    (鞠躬感谢“134****9900”的两张月票支持!)

    一架飞机缓缓降落在首都机场的跑道上,也随着这架航班的降落,机场塔台里的人们才都长出了一口气。.:。

    这表面上只是国航的一架普通航班,但实际上从他起飞的那一刻开始,就牵动了包括杨老在内很多人的心,不仅首都机场这边一直和航班保持着联络,航班上的飞行驾驶员也是最有经验的空军退伍飞行员,临时调配了一些常用的医疗‘药’品并配备了高级医师,就连沿途各省份也都密切一直跟踪关注着。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架航班上的人太重要了,奔驰、西‘门’子和芒果等十余家知名跨国企业的总裁都在这架航班上,一旦出事就是全世界哗然的大新闻,就连杨老也不能不重视。

    这不仅仅是国际舆论,更重要的是现在处在改革开放的关键期,正是需要向国际展示华夏招商引资诚意的,这个时候要是这一飞机的老总随便谁出了点问题,全世界会怎么看华夏?这对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明面上不好开绿灯搞特权什么的,但是暗地里要是也没动作,那就不是单纯而是脑子有问题了。

    “总算是把这群洋大爷给送到了!”

    杨老的重视让机场的董事长也不得不亲自来指挥塔里坐镇了,看到那架飞机稳稳停在停机坪上,他也才松了口气。

    当然事情到了这里还并没算完,接下来还要派摆渡车去接他们出机场,不过相比在天上悬着的相比,到了地上的服务还是要简单很多。

    与此同时,周铭和梅塞德也在出口进行迎接,不一会就能看到奔驰首席执行官莱特一马当先的带着其他总裁们走出了通道。

    “先生们我代表燕京欢迎大家的到来!”

    周铭很客套对他们说,说完就带他们上了车,带他们去了自己下榻的燕京饭店。

    而在周铭他们离开几个小时以后,又一架从琼海飞来的航班降落在了首都机场,和之前的牵动人心相比,这次就显得平淡许多,但实际上这架飞机里也有个大人物。

    琼海驻京办主任姚军带着几个人十分恭敬的等在出口,垫着脚伸长着脖子,恨不能让自己变成头长颈鹿,要不然就有千里眼顺风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等到自己要等的人。

    过了没一会,姚军眼睛一亮,总算等到了,于是他快步上前到:“书记您总算到了。”

    很显然能让姚军亲自来接机的这个人,就是琼海的省委书记盛克林。

    盛克林抬头左右看看,最后叹口气说:“看来我这个省委书记也并不那么风光嘛!”

    姚军站在旁边被吓的缩了缩脖子,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接这句话,难道是嫌自己的排场不够吗?可这是在京城啊!

    ……

    周铭在燕京饭店的西餐厅为莱特和其他总裁们接风洗尘,他们选择了一个非常大的圆桌,所有人围在旁边,一道道菜被端上来。

    服务员为每个人倒上酒,周铭首先举杯道:“我非常欢迎大家来到燕京,这说明大家都是很相信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合作,是不会轻易舍弃的,所以我在这里感谢大家,我在这里敬大家,大家去死!”

    周铭这番话在莱特他们听来是非常刺耳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之前做了什么,在看到节目上周铭被马明远他们所压制时,他们很直接的宣布了结果,并向华夏航空管理部‘门’递‘交’了申请,他们已经准备好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离开这里,甚至当梅塞德打电话给他们,他们第一时间都还认为那不过是个玩笑。

    对他们来说,他们压根一点也不信任这个合作,也不信任周铭,这一点显然周铭自己也知道,正是这样,现在说出来才更让人难堪。

    不过莱特这些人能成为各自跨国公司的总裁,别的不说至少这皮厚心黑的本事还是有的。

    一个个不仅面不改‘色’,甚至还有些理所当然的也跟着举杯了应和,表示他们也很荣幸能和周铭合作,他们也很高兴能来到华夏这个拥有悠久历史文明的国家,开拓了眼界,见识了很多不一样的事情和人文,这让他们感受颇深,这让他们感到幸运云云。

    这些外国总裁们不断说着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听起来倒也像那么回事,不过苏涵却在偷偷笑他们,因为别人或许没注意到,她却注意到周铭最后耍了一个小心眼,他说的不是英文的干杯‘cheers’,而是华语的‘去死’。

    喝完酒周铭又问:“我听说你们正在向航空局申请飞行许可,你们是要回去吗?”

    突如其来的一个问题让刚才还相互迎合热闹非凡的场面顿时变安静了,所有人的脸‘色’都僵硬了,包括梅塞德在内所有人都没想到周铭会在这时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情况,咱们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啦?

    所有人都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周铭这是什么情况。

    气氛一下僵住了,不过周铭却一点也没有去挽救的打算,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大有一种不得答案誓不罢休的架势。

    最后仍然是奔驰的首席执行官莱特站出来说:“周铭先生,我想着是个误会,我们的确有向航空局提‘交’申请,但这却是有原因的,毕竟你也知道我们的身份,不管是我的奔驰还是其他企业,都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不管我们有多喜欢这里,我们总归还是要回去的。”

    不得不说莱特的话说的很有分寸,让人挑不出‘毛’病,而在莱特之后,其他人也纷纷这么说起来。

    “是呀周铭先生你完全误会我们啦!我们本身还是很想待在华夏的,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工作在身,是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的,我想周铭先生你也不想自己的合作对象突然发生什么意外对吗?”

    “我可以发誓,我就像爱自己的情人一样爱那片亚龙湾,那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海滩,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在那造一栋自己的别墅,以便我随时可以过来度假,我想那一定是很让人愉快的。”

    “周铭先生我认为我们的目光应该放在更长远的前方,而不是像老***裹脚布一样总是絮絮叨叨个没完……”

    面对他们这些话,周铭只是冷笑:“我只是问问,好像并没多说什么,你不用‘激’动。”

    一句话让这些总裁们又尴尬了,因为要较真的话,周铭刚才也的确没有太多其他的表示,只是随便问了一句,反而是他们心虚,所以才解释那么多的。

    这也没办法,谁让他们之前是也的确见周铭那边的情况不对,就是打算开溜呢?

    倒是那位汉诺威的王子殿下梅塞德,他依然老神自在的坐在那里,这倒不是周铭事先对他说了什么,而是在经历了几次之后,他已经明白了周铭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作风。

    我已经受够了,也该你们这些蠢货也受一受了!

    梅塞德心里这么想着。

    周铭随后大手一挥又问道:“过去的事情我也没兴趣再多计较,我只问你们,现在我们之间的合作还有什么问题吗?我只希望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合作就能顺顺利利的,不会再出什么问题!”

    “当然不会再出问题了,我们都是带着诚心过来的,我们也希望合作能顺顺利利!”

    所有人都很一致的表态了,他们这个表态也的确是真心的,毕竟他们大老远从欧洲跑来华夏,可不完全是梅塞德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他们本身也在乎华夏这个十万万人的庞大市场,也需要在这个市场里先扎下一个桥头堡,为以后更大的发展打下基础。

    事实上之前这些公司就都已经在离内地只有一河之隔的港城建起了分公司,表面上是为了港城市场,但实际上也就是把那里当成一个前进基地,实际上他们的目标,根本还是内地这个巨大的市场。

    如果周铭出了什么事,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但现在周铭不仅把局面给翻回去了,同时他们还注意到中央似乎也在背后支持他的样子,那么这时他们还不真心实意跟周铭合作,他们就是白痴。

    周铭这时很高兴的站起来高高举起酒杯:“那么为了我们的合作,cheers!”

    这一次周铭说的就是干杯了,于是苏涵和杜鹏也跟着他一起站起来,梅塞德还有莱特以及其他企业家们,也搞纷纷举起了酒杯:“为了合作,cheers!”

    在这次宴会之后,周铭和这些企业的合作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达成了,而不再是原来那样还有些三心二意了。

    随后的宴会里,周铭还和这些国外的企业家们谈天说地,大致分析了一下国内的前景,尽管周铭很理‘性’的没有崭‘露’太多超前的信息,但他作为重生者那种超前的思维方式和眼光,却也仍然深深震撼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如果那天不是情况不允许,我真想当场拿纸和笔记下来,那是我听过最到位的分析!”事后有人曾这么说过。

    等到宴会结束,周铭原本是准备回屋睡觉休息了,但在告别了那些国外的企业家们,周铭却等到了另外一个人。

    他很恭敬:“很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不过我领导吩咐我在这里等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