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bar和领带
    第2章 bar和领带

    次日,林满月睡醒,眼睛还没有睁开,先听到了水流声。

    浑身上下骨头放佛都散架了,没有一处不酸的。

    昨天从修宇的房间跑出来后,她记得撞进了一个犹如冰山男人的怀中。

    全身的火,都需要这座冰山来解。

    记不起他的脸了,只记得很粗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暴的男人。

    水流声停下来,林满月头疼欲裂的睁开眼,看向洗手间的方向。

    没一会儿,一个高大的身影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腰间裹着一条浴巾,没有擦干的头发还在往裸着的上身滴水珠,那没有任何多余肥肉的胸前,一排排水珠,引人遐想。

    再看脸,生人勿近的表情,冷眸扫了一眼她,就像是被他打上了印章,从此做他的奴隶。

    帅到不要不要的,男神的长相,男神的身材。

    桌上的手机短信提示,盛韩轩走过去看,后背上的爪印就展现在林满月的视线当中。

    拿着手机的他已经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林满月本能的想往后躲,两只手却被她的贴身衣物绑在了床上,无法后退。

    “清醒了?”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

    她点头,整个人都醒了。

    “姓名。”

    没有回答,露水情缘,一夜情就不要了解那么深了。

    “家庭住址。”

    沉默。

    “年龄。”

    “十八。”林满月撒谎。

    “成年了,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先生。”林满月小心地说,“能不能先解开我?”

    “姓名。”

    林满月懂了,他是要她回答了,就解开。

    “王爱花。”

    随便想个名字,说真名的是傻蛋。

    “姓名。”盛韩轩没有相信她的脱口而出。

    “李二丫。”

    他就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也不再问。

    她接连说了十几个乱想的名字,他不为所动。

    被打败,才说出了真名:“林满月。”

    他又问:“年龄。”

    “二十五。”

    怕他又认为她撒谎,急忙解释:“这绝对是真的,我就是外表长得太嫩了,别人都以为我今年十八。”

    盛韩轩这才解开了绑着她手腕的领带。

    手一得空,林满月就裹着床单,不让自己没穿衣服的身体露出来。

    这时门铃响了,他先转身离去。

    林满月就捡着地上她的衣服,拖着沉重的步伐去洗手间穿上。

    等她洗簌好从里面出来,准备跟这个可能有点儿身家背景的男人说清楚时,外面已经没了人。

    啧,假模假样的问她的名字什么的,还以为会有多大事儿,找到她家里去什么的,这会儿连人影都没了。

    林满月收拾好就迅速跑了,回家之前先去药店买了一些清凉止痛的药膏。

    很疼的,火辣辣的疼。只能自己买点药擦擦,上床那里疼去医院治疗,有猫病啊。

    盛韩轩处理一件急事回来,套房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小东西的踪影。

    处理的挺干净,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留下。

    一个电话打出去,“给我查一个叫林满月的女人,详细身份资料一小时候后送到我办公室。”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