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一口亲在他的脸上,这是小费。
    第82章 一口亲在他的脸上,这是小费。

    叔叔什么的!

    盛韩轩是有点严肃,还没严肃到长了辈分的程度。

    林满月哭笑不得,“那不是我叔叔,那是我老公。”

    “什么?”任佳期一尖声,表示她的震惊。

    林满月跟阿禾两人,被任佳期的突然尖声吓了一跳。

    这人,真的是电台主持人吗?

    这一惊一乍的,电台购物频道的主持人吗?

    “你结婚了?为什么结婚了?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做你的老公啊?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对自己有这么高的评价,林满月是第一次见到的。

    没有人不喜欢真心夸奖自己的人,林满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起来。

    很巧的是,任佳期是来s市公派出差的,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才去商场逛一逛的。

    更巧的是,任佳期也住在那家酒店,只是不在同一层。

    既然大家来商场的目的都是买礼物,还是回同一个地方,那就再去逛一圈商场好了。

    其实,林满月想这个时候甩开任佳期,貌似也不可能,任佳期粘得太紧……

    有了任佳期在,整个过程林满月一点都没感觉到寂寞。

    血拼一场买了好多东西,林满月接到盛韩轩的电话,林满月就跟任佳期说要回去了。

    快到酒店时,任佳期好奇,“满月你跟你老公关系好吗?”

    “好。”

    “不知道是那头幸运的猪把满月你这棵好白菜给拱了。”任佳期记忆中,林满月旁边站着的那个男人有点高,其他的就记不住了。

    已经到了酒店,林满月就没有解释盛韩轩不是猪……

    眼见为实,任佳期看到就知道了。

    上车的时候,有说出租车的车牌号,林满月在电话里说买了很多东西,车到了酒店门口时,徐磊就上来接。

    任佳期跳下车,上下打量着徐磊。

    嗯,不是特别差。

    但是整体上,配不上林满月。

    还有,怎么感觉和那次晚上见到的,有点不一样?是白天和晚上光的区别吗?

    被一个陌生女人打量,又是跟夫人同一辆车下来的,他就任何不悦的表情都没有。

    林满月一下来,就知道任佳期是认错了,“他不是的,是来帮忙提东西的。”

    “哦哦。”任佳期接连点头,还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我就说,能做你老公的男人,不会这么没特点。”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周围的能听到。

    徐磊:“……”

    阿禾安慰似的拍了拍徐磊的肩膀,单手提着一大堆东西,跟在已经走进酒店的林满月两人身后。

    经过大厅,绕过酒店的装饰树时,与从电梯里出来的盛韩轩,来了个对视。

    习惯性的,林满月小跑到他身前,微微仰起头,“今天这么早,没有等到晚上才回来。”

    盛韩轩低眸看着微笑露出白牙的她,“提前回来陪你,浪。”

    哎哟!她开玩笑滴,他还当真了!

    林满月一拳捶在她的胸口,“你浪,我才不浪。”

    那边的任佳期,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满月和盛韩轩,身高是对上了,这才是真正拯救了银河系的男人!

    酒店的灯光很强,地板都照得很亮,更何况是人脸呢!

    什么叔叔啊,身材堪比国外的t台男模,出挑的五官和逼人的气势,那就是个万中挑一的禁欲系男人!

    不想再弄误会,任佳期问阿禾,“那是满月的老公?”

    阿禾点头。

    “真的?”

    阿禾又点头。

    那就是真的了。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还有说林满月的老公是她叔叔,任佳期都想收回去。

    盛韩轩牵着林满月先进入了电梯,任佳期准备跟去,被阿禾拉住了。

    任佳期不解,“才两个人,电梯不会超重。”

    阿禾面不改色地说:“体重是没有超重,但是空气超重了,赶下一部。”

    空气超重?

    这又是什么概念?

    电梯门已经关上了,任佳期等着下一部电梯了,才进去。

    “阿禾,满月她喜欢吃什么,等下我点菜点她喜欢的。”

    “晚饭任小姐要自己吃了。”

    “为什么?”任佳期又不解了,一起逛街一起回来,再一起吃饭,这不是正常的程序吗?

    “因为要陪着总裁。”阿禾的楼层到了,就跟徐磊出去了。

    听到关键词“总裁”,任佳期心里有数了。

    那个男人的长相不一般,身份更是不一般。

    反正已经有了林满月的联系方式,不怕以后再也见不到。

    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林满月是被盛韩轩从门后扛到沙发上去的。

    她嬉笑捶打他的后背,他一巴掌拍在她的屁屁上,好,她不打他了。

    倒睡在软绵绵的欧式沙发上,林满月还没爬起来,他就压了上来。

    质问,“去哪里浪了?”

    一时嘴上爽,林满月求饶,“没有浪,我是去给你买东西去了。”

    “东西呢?”

    东西,阿禾提着的啊。

    明知道他们两在一起的时候,阿禾跟徐磊都是不会来打扰的。

    “没有买东西,出去那么久,究竟是干什么去了?”盛韩轩是故意的,口气中的调侃,林满月自然是听得出来的。

    没真生气,林满月就不怕。

    她去摸他的脸,“你别总板着脸啊,别人都在问,你是不是我叔叔了。”

    “哪个问的,出门忘记牵导盲犬了吗?”

    “……”林满月在心里给任佳期点蜡。

    他咬住她的手指,没有用力,就是用牙齿摩挲着。

    磨着磨着,就给擦枪走火了。

    欧式的沙发躺着,会陷进去,盛韩轩就抱着她回了卧室。

    床上好,床上大,方便,不会让她摔着。

    高级衬衫被撕,盛韩轩撕的时候,林满月替他心疼。

    不是有扣子吗?

    慢慢解就是了,忙什么就直接开撕啊!

    撕成几块布的衬衫,发挥了另外的作用,绑手。

    事后的林满月,简直是泪流满面。

    一只手绑着,一只手没绑,想逃才准备解,就被他按住了。

    如此反复,她就不逃了,反正又会被他按回去。

    以后再也不挑衅他了,她发誓!

    餍足的盛韩轩,才打电话再叫人送食物来。

    服务生送食物来的时候,她准备去开门,盛韩轩拉着她的浴袍领口,想遮住胸口的。

    遮了遮,还是会露出一点儿。

    于是他说:“我去,你待在这里。”

    他去就他去,她坐一会儿更好。

    食物全摆上桌,服务员走后,林满月听到他叫她,才出来。

    打着赤脚走了两步,就被他叫着。

    “站住。”

    林满月双手护在胸前,难道服务员还没走?

    不对,不能护着胸,又没露出胸,她手上移挡着脸。

    盛韩轩提醒:“穿鞋。”

    鞋子在卧室里,懒得走呢。

    盛韩轩看出来她的懒了,就过来把她抱到了餐桌旁。

    “你的服务我很满意。”林满月一口亲在他的脸上,“这是小费。”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