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我的女人要在我的身边
    第85章 我的女人要在我的身边

    这天是盛韩轩特地空出来陪林满月的,他的空余时间并不多,却是间接的被叶虹茜给毁了。

    所以,叶虹茜因为报假警被拘留,盛韩轩没有去保释。

    林满月自然不会去。

    找虐啊,去保释叶虹茜,她又不是农夫与蛇里面的农夫。

    那就让叶虹茜被关着,没人去保释吗?

    有的,叶虹茜的爸爸叶为成,去保释叶虹茜之前,先来找了盛韩轩。

    来酒店,盛韩轩不在,开门的还是阿禾。

    拒绝一切男性靠近夫人,公蚊子都不行,所以阿禾没有让叶为成进来。

    “总裁不在,先生请回。”

    叶为成只好说出他的身份,“我是叶虹茜的爸爸,关于她被拘留之事,想来沟通一下,韩轩不在,林小姐在吗?”

    阿禾是个粗人,她跟打架动手的人接触的多,像叶为成这样的斯文讲理之人,还真没怎么接触。

    不过,一切都是以总裁的命令为主。

    “先生你请回,夫人不见外人。”

    叶为成没有强求,说了声“打扰”就走了。

    林满月敷面膜敷睡着了,所以不知道中途还有谁来过,阿禾也没有提。

    盛韩轩忙完回来,在路上就给林满月打电话了,马上来酒店接她,要准备好出门。

    依然是盛韩轩的衬衫,可能是知道她突然间爱上了穿他的衣服,所以他叫人专门准备了不同样式不同布料的衬衫。

    比如她今天穿得这件,骚包的紫色丝绸衬衫。

    滑滑的触感,在等人的时候,手指上下摸着,就像是给手指在玩滑滑梯,当做解闷了。

    不知道今天盛韩轩会带她去哪,他那么忙,没必要一定抽出时间带她去玩。她识字认路,又不会走丢。再说了,还有阿禾在,也不是不可能遇到危险的。

    林满月有偷偷问过阿禾,刀棍来了她不怕,那么枪呢?阿禾的回答是,不能阻止子弹飞过来的时候,但一定会选择替她挡子弹。

    感动啊有没有!

    话绝对是真话,阿禾这人是从来不拍马屁的,实诚人。

    能被阿禾这么用心的对待,林满月很的很荣幸,都快跟阿禾滴血水拜把子了。

    割手出血有点痛,林满月是个怕痛的人,才算了。

    出电梯,盛韩轩就打电话说他到了。

    林满月走到大厅,看到盛韩轩跟一个中年男人在说话,等到她走近才看清楚中年男人的脸。

    “叶教授?”

    叶为成看向叫自己的林满月,一脸的疑惑。

    林满月小兴奋地走过去,“叶教授您肯定是不记得我了,我能出国就是您给帮得忙。”

    找国外的老师和学校,没有门路一点不了解,怎么出国?

    不知道最后怎么求到了叶教授那里,叶教授考验了她的基本功,觉得是个不错的苗子就推荐她去了国外。

    这对于桃李满天下的叶教授来说,没有什么。

    可对于纨绔少女林满月来说,就是改变命运的一次转折。

    帮着介绍出国的学生太多,叶为成是真的不记得面前意气风发的人是谁了。

    盛韩轩的脸色有点微妙,视线在叶为成和林满月两人之间来回看了几眼,最后才落在林满月的身上。

    有些不忍,但又不得不提示,“叶教授,是叶虹茜的爸爸。”

    林满月的笑容僵在脸上,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准备好一肚子感谢的话语,都没能说出来。

    叶教授,叶虹茜。

    奶奶生日酒会上,盛家大大小小的亲戚都有出现,林满月没有看到叶教授。之后几次去盛家,都没有看到叶教授。

    这么多年之后,再次遇见叶教授,他却是叶虹茜的爸爸。

    能让盛韩轩这么温柔说话的,叶为成就猜到了这人是谁了。

    “虹茜她给林小姐造成了困扰,我先代替她向林小姐道歉。”叶为成说得很真诚,和林满月记忆中的叶教授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

    叶为成又向盛韩轩许诺:“也是我做爸爸的没有教好女儿,一次次的犯下错误,这次就请韩轩你最后原谅她一次,保释她回去我就把她接回我那里去。”

    原本是要给叶虹茜一个深刻的教训,关个十天半个月的,可当林满月笑着来跟叶为成说话时,盛韩轩就知道会提前结束对叶虹茜的教训。

    “韩轩,行吗?”叶为成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他更没有仗着曾经帮过林满月就提出要求。

    本性如此,林满月心里不是个滋味,当年她妈要给叶教授送礼的,叶教授什么都没有收。

    只是,叶教授这样的爸爸,怎么会有自私自利的叶虹茜这个女儿。

    想到林呈里,林满月也就释然了。

    盛韩轩看到林满月点头后,就答应了叶为成。

    保释叶虹茜,盛韩轩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没盛韩轩的同意叶为成贸贸然就去,保释不了的。

    叶为成高高兴兴地走了,林满月和盛韩轩坐车出去的时候,又看到叶为成在路边等车。

    不止他一个人在等,现在又是用车高峰期,不知道下一辆下下一辆什么时候才能来。

    林满月心软了,“我们送一下叶教授吧。”

    盛韩轩就叫阿禾把车开到了叶为成等车的路边,“叶教授上来吧,现在不好打车。”

    专门开过来的,叶为成便坐了进来。

    一路沉默,平时没有联系,坐在车里没有话题可聊。

    目的地到了之后,叶为成礼貌的感谢他们送来,进去保释叶虹茜了。

    因为盛韩轩已经打电话交代了,叶为先进去没一会儿,就领着叶虹茜出来了。

    大概是不放心,林满月才没叫阿禾马上开走。

    “我都被关了一天,你怎么现在才来?里面有多脏你知道吗?”

    路边停着一辆车,叶虹茜以为是叶为成开来的,就直接走下阶梯去开车门。

    开了几下,车门都锁着,催着叶为成喊:“你快把车门打开啊,这门口站着找晦气吗?”

    叶为成有些为难,支支吾吾地说:“车不是我的,我们去坐出租车。”

    “真是不会安排,明知道来接我都不会叫辆车的吗?表哥那么尊敬你,你要辆车来回他会不安排?”

    后面的话,林满月听不下去了,叫阿禾开走。

    无权过问别的父女是怎么相处的,她跟林呈里之间的父女关系,就是一个字:假。

    “叶教授和姑姑离婚多年,他和盛家人没什么走动。”

    盛韩轩的介绍,林满月早已经猜到了。

    “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的女人、我的孩子,全都要在我的身边。不管谁以什么样的名义来搞破坏,我都会让他生不如死”

    誓言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也是说给她听的。

    “总裁,后面有辆车,好像在跟着我们。”

    阿禾一句话,打破了车里的美好誓言氛围。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