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贪心的外人呢?
    第92章 贪心的外人呢?

    这么私密性的问题,给任佳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问盛韩轩,只好作罢。

    盛韩轩一个公司总裁,林满月一个公司总裁的老婆,最后都还是任佳期付账。

    做人啊要讲信用,谁说了请客饭钱就是谁付阿对不对?

    任佳期是个很大方的人一顿饭吃掉半个月的工作不算什么,没饭钱可以回家吃。

    林满月还关心另外一件事,不知道秦双姝的相亲结果怎么样了。

    虽然林满月人没有陪着,心是想着的。

    快睡了,秦双姝发了短信过来。

    “挺好的,他没有嫌弃我的家庭,我们还约了下次见面。”

    估计是以为她睡觉了,就没有打电话来吵醒她。

    一直都是这么,秦双姝总是什么都为她着想。

    “好的,你要好好把握,我等着做你的伴娘。”

    “满月你……应该是我先参加你的婚礼才对。”

    “你知道的,在没有查出我妈真正的死因之前,我的婚礼不会举办。早点睡啊,晚安。”

    林满月放下手机,又拿了起来,给山羊潘打了个电话。

    没有任何进展,怎么可能呢?

    林满月绝对相信盛韩轩推荐的人,如若是无能没有手段的,就不会特别推荐了。

    山羊潘连林呈里的私生子都能查到,这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没有进展,是林呈里防得太深了吗?

    也对,为了防止查出真相是跟他有关,导致他不能来攀上盛韩轩这棵大树,所以提高了一百二十个心来防着调查。

    明里暗里都查不到,那么那镶嵌在墙中的保险箱里,会有什么样的惊喜呢?

    林满月并没有想提早就去碰那个保险箱,一点点的把林呈里逼上绝路,如果真的什么都查不出来,那她也不介意早点送林呈里上路。

    “林小姐,每次我要联系你的时候,你就先打了电话过来。”

    听到山羊潘这么说,林满月就知道肯定又有什么新情况了。

    “林呈里有个亲戚摔断了腿,这个亲戚因为盗窃罪留下过案底,前两天来到林家就赖着不走了。”

    其实林呈里有哪些亲戚,林满月不是特别的了解。

    山羊潘会把这件事单独提出来,查下去就一定会有想要的结果。

    那人是摔断腿的,在林家不能出来,所以山羊潘往深处不好查,只得进去林家接触那个人才查得很清楚。

    林满月懂了山羊潘的意思,第二天就去了林家。

    没有胡晓芸的林家,还别说被汪尚媛打理的很不错,处处可见对这个家的爱意,多了一些小孩子玩的玩具,把冰窖子一样的这里添增了一点暖阳。

    “满月回来了,我给你爸爸打电……”

    “不用了,我坐坐马上就走的,他一来一去的也麻烦。”

    并没有特别想把林呈里叫回来,能私下跟林满月接触,这也是汪尚媛想要的机会。林满月背后是盛三少撑腰,杀人放火都能逃过责任,汪尚媛当然会巴结了,不像胡晓芸猪脑一个,搞不清楚状况来得罪林满月。

    还有,汪尚媛在林呈里的眼中是个不争不抢的女人,把林呈里的话当做圣旨在做,自己不能有任何私心的。背地里跟林满月合作赶走了胡晓芸,林呈里没有怀疑过她,林满月没说,她也没说。

    “胡晓芸偷偷回来过一次,说是胡家对她不好,你爸爸还是叫人把她赶了出去,说一辈子不允许胡晓芸再踏入家门。”

    其实这些林满月早已经知道了,但是她还是装作才听到,露出大快人心的表情。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跟汪尚媛的联盟都还没有瓦解的呢。

    “家里来了个你爸爸的亲戚,他竟然被林蕊蕊唆使给胡晓芸求情,幸好你爸爸没有听他的。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来了家里就不走了,住客房还不愿意,跟我说几遍想要住你的房间,我都没有同意。”

    “心还真大,那是林蕊蕊搬来的救兵是吧?”林满月知道汪尚媛说出来的话,可信度不高。

    “应该是,你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林蕊蕊就经常跟那人待在一块儿,不知道在商量着怎么去害你呢。”

    “害我,他们有那个胆子吗?”

    两人说得声音不大,在林满月来之后就下来躲在楼梯间的林蕊蕊,脖子伸成了长颈鹿,都没有听清楚说了些什么。

    偷听到忘我的境界,就是连头都露了出来,还不自知。

    林满月对着阿禾做了个过来的手势,然后在阿禾耳边吩咐了几句,阿禾就悄悄地走过去,一把压着林蕊蕊的头,林蕊蕊像是待宰的鸡一样头扣在了阿禾的胳膊之下。

    “好疼!放手放手快放手!”林蕊蕊没有看但也知道是林满月的保镖在压着她。

    林满月装作没有听出来是林蕊蕊的声音,“哪里来得小偷,偷偷摸摸的,阿禾你检查一下她是否拿走了家里的贵重物品。”

    阿禾从林蕊蕊的身上搜出一部手机,一个发圈,还有一把跟普通钥匙样子差别很大的怪异钥匙。

    “叮”地一下,掉落在地。

    林满月跟汪尚媛正好走过来,林满月捡起了钥匙,故作惊奇:“这不是保险箱的钥匙吗?你是、你是林蕊蕊?你拿保险箱的钥匙做什么?爸爸不在家,你想拿爸爸放在保险箱里的东西是不是?那可是爸爸一生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是你随便可以动的吗?”

    什么保险箱的钥匙?

    林蕊蕊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从她身上掉出来钥匙,她想争辩嘴巴却给死保镖捂着说不出来话。

    林家有保险箱,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作为女儿的林蕊蕊都动心了,贪心的外人呢?

    不得了,汪尚媛马上去给林呈里打电话,叫着回来。

    林蕊蕊想挣脱想辩解,阿禾用林景洋的跳绳把她手脚都绑住了,嘴巴里还塞着从厨房拿来的洗碗布……

    林呈里急急忙忙赶回来,听着汪尚媛一番添盐加醋的描述,再看了看从林蕊蕊身上搜出来的那把钥匙。

    气到不行,走过去没有犹豫就踹了地上的林蕊蕊一脚。

    “想动你老子的包保险箱是不是?钥匙没有用,你配一千把都用不上,不许再打保险箱的主意,听到没有!”

    林蕊蕊摆着身子摇头呜呜呜,林呈里已经厌恶了她,要不是因为还能吊着修家,他早也把林蕊蕊赶出去了。

    林呈里换了个态度好言好语的跟林满月说了几句,就回卧室换衣服去了,汪尚媛立马跟了进去。

    “你是满月?”一个拄着拐杖的男人走了出来。

    林满月没有回应这个男人的话,只是偏头看了一眼阿禾,拿到保险箱里的东西,不需要她亲自动手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