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有惊喜!
    第97章 有惊喜!

    手腕处绑男士领带,不是林满月的专利,但也没有成为流行趋势。

    林满月没有看到,除了她以外的女人绑过,今天看到了叶虹茜这样弄了。

    “她啊,我都怀疑她的脸是整过的,都说丑人多作怪,她那么喜欢作怪怎么可能长那么好看!”

    手机从上方被抽走,叶虹茜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满月已经拿着她的手机退了几步。

    站起来就要来抢手机,阿禾伸手拦住了她。

    只有跟阿禾有过交手的人才知道,阿禾的手有多么的狠。

    叶虹茜就是用尽全力,她都打不过阿禾的。

    林满月退到安全距离,才把没有挂断的手机放到耳边。

    “你们快来盛世集团地下车库,有惊喜。”

    挂了电话,就走过来递给阿禾,“砸了。”

    “你敢!”

    没有什么不敢的,阿禾面不改色地砸了手机,手机成了两瓣,屏幕跟机身都快分离了。

    阿禾的手劲有多大,谁被打谁知道,砸一个手机小case啊。

    “林满月!”叶虹茜真觉得的见了鬼了,说都不说一声就把她的手机给砸了,她林满月现在都是横着走了吗?

    “你凭什么砸我的手机,赔啊!”

    “凭你诬陷我说我是整容的,别的什么我都当做耳旁风,质疑我的天生丽质我就不能忍!”

    叶虹茜:“……”

    神经病吗?

    她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林满月都可以不计较,就是不甘心质疑整容,所以把她的手机给砸了?

    “有病!”叶虹茜转身准备上车。

    以为林满月出了电梯事故应该回去了,预料错了,那么表哥应该很快就到了。

    叶虹茜不是不想见到表哥,她是怕见到表哥。

    特别是,还一心只为林满月考虑的表哥,叶虹茜不想再次与表哥发生正面冲突,不然她对外所说的盛家人身份都没得用。

    “你走了,你的那些朋友来了,该怎么办?”

    叶虹茜停住,“你说什么?”

    “她们马上就要过来了,你不等她们?”

    “你跟她们说了什么?”

    林满月从包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脸,自我肯定的点头。

    天生丽质难自弃,怎么能污蔑是整容的呢!

    电话也砸了,叶虹茜想要再联系朋友们,都没有机会。

    这个时候,盛韩轩从总裁专属电梯出来,秦茗从另一边的员工电梯出来。

    这边的情况,一看就是刚刚发生过争执的。

    “等会儿再走,叶虹茜有几个朋友要过来。”林满月自然地挽着盛韩轩的手。

    不要脸!

    有种不要向表哥搬救兵!

    “都是些什么人,不觉得是浪费时间吗?”盛韩轩嘴上是不怎么赞同留下来,但是脚没有迈开,是要陪着林满月等的。

    他们两人都没走,秦茗很有眼色地去问叶虹茜:“怎么了?”

    叶虹茜也不知道,林满月抽风抢走了她的手机,叫来她的朋友们,还把手机给砸了。

    那破坏的手机还在地上呢,秦茗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盛韩轩,再次问叶虹茜:“你把总裁夫人的手机砸了?”

    “那是我的手机!是她砸了我的手机!”

    听力好的林满月,立刻反驳:“我才没有砸你的手机,是阿禾砸得。”

    秦茗:“……”

    叶虹茜:“……”

    她砸的或是阿禾砸都,有什么区别吗?

    阿禾的行为,都是她指使的!

    阿禾又说:“叶小姐说夫人很多坏话,我才砸了她的手机。”

    坏话?

    没把叶虹茜看在眼里的盛韩轩,审视的目光看了过去,直击叶虹茜手腕处的领带。

    太渗人的视线,叶虹茜把那只手藏在了身后。

    领带绑手,就像那些了解阿禾武力值一样的,谁用谁知道。

    林满月被绑,是因为她喜欢,喜欢盛韩轩的领带,喜欢他的气味。

    盛韩轩绑她,是因为他要控制住她爱乱动的双手,绑了几次也喜欢上了,之后就是形成了一种习惯。

    现在叶虹茜手腕绑着领带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先看到的林满月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盛韩轩没高兴到哪儿去。

    那就是东施效颦,绑一坨黄金在手腕上,都没有林满月只简单绑个领带好看。

    嘴上说着鄙视她,行动上却要模仿她,真想呵呵叶虹茜一脸。

    “你在别人面前怎么样,我不会管。下次出现在我面前,把你手腕上的领带摘掉。”盛韩轩说完就移开了视线不再看叶虹茜。

    叶虹茜咬了咬嘴唇,“是。”

    那一群朋友开着一辆敞篷车来得,一个急刹车停在叶虹茜身前,几个人都没有下车,就问:“那个土鳖女人在哪里?”

    林满月替叶虹茜回答了:“在这。”

    几个人都看过来,然后这才看到了盛三少。

    难怪觉得地下车库阴森森的,原来有盛三少这个可移动冰库在。

    来的时候都是有说有笑的,车里的音乐也放得很大。

    冰山盛三少在,车里的音乐都关了,她们几个战战兢兢地看着林满月。

    叶虹茜怕盛三少,作为叶虹茜的朋友,自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土鳖不土鳖的,我无所谓,你们不要紧张,三少他不吃人。”林满月走到这边,捏着鼻尖左右扭动了几下,又捏着下巴左右扭动。

    这是要干什么?

    打人前的热身运动吗?

    只见过热身运动扭手踢脚的,没见过扭鼻子和下巴的。

    “纯天然的,是不是?”

    “??”几个人一脸懵逼。

    “这样能扭动,我的脸是纯天然的,没有整过容,是不是?”

    “??”几个人继续一脸懵逼。

    悟性好差,沟通交流都要把话说那么明白。

    教小学生一样,林满月循序渐进地问:“我问你们,我这张脸是不是天然的?”

    “是……”

    “有没有整过容?”

    “没有……”

    很好,这样就够了。

    林满月回到盛韩轩身旁,仰起骄傲的下巴,斜视叶虹茜。

    “好了吗?”盛韩轩早就想走了。

    “好了。”

    候在车里的阿禾把车开了过来,盛韩轩跟林满月上车离去。

    留下一堆人在车库,特别是车敞篷车里的几个人,还在懵逼中。

    我是谁……我在哪……刚刚谁跟我说了话……

    “啊啊啊啊啊啊!”叶虹茜尖叫,发疯一样把手腕上的领带扯了下来,扔在地上狂踩。

    叶虹茜的手腕露了出来,上面留有好大一块青紫的印记,像是被谁虐待了一样。

    秦茗眼神中闪过一丝愠怒,拉着发疯的叶虹茜上车,没有留下来供人观赏。

    开着车的秦茗,冷森森地飘来一句:“你为什么总是要去招惹总裁夫人呢?”

    “不是我去招惹她,是她来招惹我!”

    “你的行为,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前程,如果你执意继续这样下去,那么我们还是结束吧。”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