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酒后姿态
    第118章 酒后姿态

    “大东西,洗香香,等我~~”

    酡红的脸,泛着水汽的眼睛无神的看着车里,重复的话说得又软又糯。

    阿禾目不斜视认真地开着她的车,夫人跟总裁说了什么话,全部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总裁有下达指使,注意路况,不堵车和道路安全环境下,加快车速。

    可能是比之前每一次的车都要快,到了所住的高档小区门口时,林满月就叫着要下车。

    阿禾一个急刹车,胸前的安全带勒得林满月两眼发直。

    阿禾急忙帮着她解开了安全带,林满月打车车门下去,就撞进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没有抬头,用手指戳着那胸膛,喃喃自语。

    “这墙,有点软,撞着都不痛。”

    盛韩轩握住了她的那根手指,问从驾驶位置下来的阿禾,“她到底喝了多少?”

    “两杯。”

    “两杯就这样了?”

    这个,阿禾也不知道,夫人的酒量这么浅。

    “是什么抓住了我的手指,我要自由!我要解放!”

    林满月甩开盛韩轩的手,绕开他,自己往里走。

    再怎么醉,家在哪里怎么回家,还是记得住的。

    盛韩轩从阿禾手上接过林满月的手提包,接下来不用她再跟着了。

    前面那个小人儿,歪歪扭扭地走着。

    盛韩轩就在她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

    经过保安亭,保安好奇地探望,被盛韩轩冷冰冰地警告了一眼。

    保安很配合地关上了窗户,在盛韩轩经过的时候,都是低着头不敢看。

    快到他们所住的那栋楼前,林满月突然蹲下来,不走了。

    盛韩轩从后面上来,摸了摸她的头顶。

    醉酒的林满月,偏着头要来咬他的手。

    他没有收回去,让着她咬。

    咬在嘴里了,林满月没有用牙齿,就是这么叼着而已,没用力。

    “小东西认出我是谁了?”

    今天他的耐心,出奇的好。

    “大东西。”

    因为牙齿叼着手指,说得不是特别清楚,含含糊糊的。

    但是盛韩轩听到了。

    林满月蹲着,他站着。

    两人之间的高低差距,再配合着她说得那话,很有歧义。

    盛韩轩的喉结动了一下,“想?”

    乖乖猫一样,林满月点头。

    “这里不行,回家。”

    林满月又摇头,再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他的手在她低头之时就掉出来了,沾有一些她的口水液。

    没有皱眉没有马上擦掉,他一点都没有嫌弃。

    委屈巴巴的,她嘟起嘴:“脚酸。”

    “站起来,我背。”盛韩轩蹲在她身前。

    水汽的双眼,放出兴奋的光彩,她站起来就一下扑到他背后。

    背进楼,进电梯,再出电梯。

    她的手指在他的脖间画着什么,痒痒的,从脖间一直痒到心间。

    开门进去,已没有人再能看到她的酒后姿态。

    亦没有人再能看见,他们的动作。

    托着她的下巴,轻声问:“酒好喝吗?”

    还不知道,小东西是个小酒鬼。

    醉后的姿态,趴在他背后。

    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他却觉得她媚到了骨子里。

    要是再距离远一点,他不肯定他能不能没事一样带她回到家。

    怕是,在途中,就已经吃了她。

    不好喝,林满月摇头,手也在卷他胸前的领带。

    像是找到了好玩的东西,卷起又绕开、卷起又绕开,乐此不疲。

    “不好喝,你还喝醉了?”

    “不好~~嗝~~”林满月打了个嗝。

    酒嗝,不是很舒服。

    “不好喝啊,我给你喝好喝的,想吗?”

    带着诱导性的话,林满月抬起头看向他。

    “想~”

    “乖,先洗澡。”

    这次没有再用领带绑着她的手。

    他只是抓着领带这一头,她抓着那一头。

    走得不是很稳地跟着他,进了卧室。

    没有醉酒的林满月,在他提那些要求时,有时候会捶打他。

    酒醉后的林满月,那就是听君指挥,没有任何问题了。

    盛韩轩爱死了她酒后的乖乖样,很尽兴很尽兴很尽兴。

    酒后,宿醉。

    第二天醒来,林满月感觉整个头都要爆炸了!

    躺着不愿意动,醒是醒了,但是不想睁开眼睛。

    越躺,意识越清醒。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像放电影一样,一遍遍地在脑海中重放。

    跟丢了司机,去了电台客串主持人,加入了名媛会,然后她喝了两杯龙舌兰。

    然后,她回家了,他背她回来的。

    然后,洗澡。

    然后……

    林满月猛然睁开眼睛,手摸向自己的嘴。

    没有忘记,她记得那些画面。

    头有点痛,喝酒不至于嘴巴和喉咙痛,原来是因为做了那些。

    盛韩轩那个坏蛋!!

    趁她喝醉!

    抓起手机,给他打电话。

    “醒了?”

    他的声音听着很愉悦。

    “昨晚我喝醉了。”

    林满月的声音有点嘶哑,不是感冒造成的。

    “嗯,现在感觉怎么样?”

    谁要你来问现在的感觉啊!

    林满月把电话挂了。

    手肘撑着床坐起来,头重脚轻地去洗簌。

    镜子里的她,吊带群睡衣,可见露出来的皮肤,没有什么事后印记。

    洗手间里不能久留,留着就会想起那些画面。

    洗了脸后,林满月逃似的跑了出去。

    腿不是特别酸,牙齿酸,舌头痛。

    盛韩轩发来短信:“阿禾给你送了喉糖,记得吃。”

    见鬼的喉糖!

    林满月把手机扔到一边,他太坏了!

    但是呢,阿禾送喉糖跟外卖来,林满月还是吃了。

    生气归生气,身体是自己的啊,自己都不爱惜,别人怎么可能来帮你爱惜呢。

    “夫人,总裁吩咐你吃饱了,就出去转转走走。”

    林满月一记刀眼看过去,“为什么?”

    “总裁说,你一个人在家,容易乱想。”

    林满月已经不想再飞刀眼了。

    一个人在家容易乱想,两个人在家,就不想了。

    直接做了是吗?

    混蛋啊!禽兽啊!

    林满月不想出门的,在沙发上躺着就挺好的。

    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奶奶打电话来说在医院,吓得林满月都顾不了躺不躺了,跟阿禾一起跑出了家门。

    当她们来到奶奶说得那家医院时,林满月站在门口,平复着她紧张的情绪。

    这是一家宠物医院!

    还以为奶奶出了什么事,吓死人了!

    应该是那只色狗了。

    林满月心跳没有那么快了,才推门进去。

    那只泰迪,被放进了狗笼里,脖子上还戴着伊丽莎白圈,爪子伸着应该是受伤了。

    “小美女!”奶奶笑得很大,“这货喜欢到处乱跑,不知道在哪里把它的爪子给踩受伤了。”

    是奶奶养了两年的宠物狗吗?

    很像隔壁王大姐家的、跟奶奶没有关系的狗。

    “我想着小美女你就住在这附近,就叫你来看看它的丑样,来笑话笑话它,报仇了没有?”

    林满月:“……”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