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偏差
    第147章 偏差

    烘干机的效果不错,衬衫和西裤都吹干了,就是西装外套还是湿的。

    西裤和衬衫穿上,西装还在烘着。

    西装旁边,是林满月的衣服。

    所以,他穿上了,她依然是裹着床单。

    周文清母女已经带到了,林满月很想出去见一见的,但被盛韩轩眼神制止了。

    那个小姑娘的眼神很干净。

    林满月始终不相信,小姑娘会设下陷阱来害她。

    如果那么干净的一个小姑娘都能害人,那么这个社会上就真没有什么好人了。

    也许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或者是,周文清的妈,教唆?

    这些,都还不知道。

    林满月就想再见一见周文清。

    因为盛韩轩的样子,讲真不是贬义,他太严肃了,小孩子看到他了都害怕。

    害怕了,有些真相就问不出来了。

    盛韩轩不同意她出去,眼神警告。

    好吧,不出去就不出去吧。

    不能看,还能听啊。

    这屋子不隔音,之前林真真来送衣服,跟徐磊说得那些话,里面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盛韩轩扶墙慢慢走了出去。

    门关上,林满月就跳下床,到门后耳朵提着门。

    外面有五个人,怎么没有动静呢?

    盛韩轩不是个多话的人,徐磊也话少,还有阿禾啊。

    再不济,还有周家母女啊。

    怎么五个人在外面,没一个人说话呢?

    再等了一会儿,没看时间是等了多久,反正这种不说话的时间已经算久了。

    怒气值很高的盛韩轩,怎么一言不发呢?

    好奇的林满月,打开了房门,从门缝看出去。

    本来嘴角是有着偷看的得意笑容的,可是当看到和周文清站在一起女人的面相时,她笑不出来了。

    安静的室内,谁都没有说话,林满月开门的声音自然瞒不过外面人的耳朵。

    林满月也不想再偷听了,索性把门打开,裹着床单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

    面对着周家母女,林满月没能问出她的疑问,仿佛有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所以说不出话来。

    多一个人出来,又多一份沉默。

    想过周文清她妈也许是个泼妇,也许是个市井小民贪小便宜,也许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

    就是没有想过,会是这样。

    盛韩轩他们说不出话来,林满月也说不出话来。

    “林姐姐。”

    周文清抬头喊了一声,又马上把头低了下去。

    那样的卑微,那样的无助。

    “对不起夫人,我不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破门而入,吓着她们了。”阿禾语气中是深深的自责。

    没有看到

    谁都没有想到,谁都没有猜到。

    不怪阿禾,之前没有做过调查,才出了这么大的偏差。

    不能永远的沉默下去,林满月艰难的开口了。

    “周嫂子你好,我是林满月,抱歉把你和你女儿叫到这里来,我们想弄清楚一件事。”

    听着音,周嫂子把头转向林满月所在的位置。

    眼睛睁不开,是盲人……

    “你、你、你、好、”

    周嫂子畏畏缩缩的,肩膀缩着很怕事。

    林满月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你们家附近的那个深洞,是谁挖的?”

    路上铺草,误引导初次去周家附近的人,走进陷阱。

    送周文清回家,如果不是林满月,就是阿禾。

    阿禾再能打,掉进五六米深的洞里去,也不能飞出来。

    周文清答:“我爸爸。”

    “为什么挖洞?”

    “抓野猪,野猪把我家地里的菜给吃了,我妈妈眼睛看不见追不到野猪,我爸爸就挖了个洞。”

    不是狡辩。

    叫一个看不见的人,去追打野猪,这……

    林满月还是继续问:“之前,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周家住那么偏,和这密集住宅地有点距离。

    又快晚上了,周文清会出现在这里,是什么原因?

    “小军他们说有钱人来了,车子比电视上的都要漂亮,我就跟他们一起过来了。”

    林满月不想问了,她就觉得周文清不是玩心机的小女孩。

    她那么小的时候,连心机是什么都不知道,周文清不可能少年老成。

    这事儿,只要叫上那几个小孩子问一问,就会知道了。

    但是林满月觉得没必要,问不问,周家母女都是被利用了。

    用草铺路的人,一定是对这地形很熟悉的。

    林满月倒有两个怀疑对象,林真真和林蕊蕊。

    林蕊蕊被阿禾打过,就算是害了阿禾,也算是报仇。

    那她林满月掉了下去,就更不用说,给胡晓芸报仇了。

    怀疑是怀疑,没有实际的证据,时间地点人证,都没有。

    “这么晚了,外面又在下雨,要不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

    又说:“你们家的门锁,会帮你们修好。”

    怎么说,那对被惊吓到的母女,没有回应一声,头也没有抬起来。

    林满月不怕传出她的保镖欺负盲人,她是自身内心愧疚。

    内疚的情绪暴涨,变成愤怒。

    除了林蕊蕊和林真真,这里谁还跟她有这么大的仇恨?

    她连人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一个,更谈不上有什么过节。

    答应回老家,就给她这么大一份礼物。

    重回卧室,林满月穿上了衣服,把头发全部扎在脑后。

    进大门的林呈里和从卧室出来的林满月,来了个面对面。

    满脸笑的林呈里,手里拿着一副拐杖。

    “三少脚受伤了,走路不方便,可以先用着拐杖。”

    下雨就送伞,这样的及时帮忙,应该是会得到夸奖的吧。

    当林呈里看到屋里还有周家母女时,笑容渐渐消失。

    懒得管林呈里怎么想,林满月一边往外走,一边叫着:“阿禾跟我来。”

    夫人的吩咐,阿禾怎能不遵守。

    立刻跟上。

    没有得到夸奖的林呈里,望着走进雨中的林满月,“这么晚了,满月你去哪啊?”

    才从洞里被救出来,就不能安份一点吗?

    要不是满月执意要送姓周的女儿回家,盛三少就不会跟着一起去,也不会一起掉进洞里。

    那样跳脱的性格,也不知道随了谁。

    不管随了谁,可别让盛三少厌倦才行。

    不然,嫁不了盛三少,他就白白在满月身上投入那么多。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