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烧
    第161章 烧

    林满月叫住了米安。

    手都快挨着白糖碗了,米安还是把手收了回来。

    因为刚刚上了洗手间,之后用消毒液洗了手,所以她没有戴手套。

    指间还沾着,西红柿的汁液,有些黏黏的感觉。

    “怎么了满月?我西红柿没有切好吗?”

    米安很佩服林满月的。

    才来学习做饭,就能把菜切得那么好。

    煮的银耳汤,都获得了老师的赞扬。

    在下厨方面,林满月有着她没有的天赋,她要虚心跟着林满月学习。

    也跟林满月说过的,要是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好,一定要提醒她。

    林满月把自己煮着的火给关了,说:“你先别动。”

    刚刚长勺上的那滴汤,滴在白糖碗里,引起的呲啦声音和白烟,的确是存在的。

    她没有看错,不是幻觉。

    如果真是锅里的烟,不可能就单单飘到了白糖碗上。

    为什么其他的碗上没有呢?

    那呲啦声,那么明显,不是幻听。

    两人的配料碗是相同的,如果她白糖碗有这个反应,那么米安那带着水和汁液的手伸进白糖碗里,会是什么反应?

    呲啦?

    那是溶解的声音!

    什么样的白糖,都不可能发出这种声音!

    “你把东西放下,退到后面去。”

    林满月拿着长勺走到米安的位置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要退,米安还是退了。

    每个位置都配备了水龙头,开关往左边放是冷水,往右边放是热水。

    正好林满月开了右边的开关,出来热水她接了一勺。

    “满月?”米安不知道她要干嘛,两眼全写着疑惑。

    林满月手中的长勺伸向米安的那碗白糖,手一倾斜,热水倒进碗里。

    “呲啦呲啦呲啦呲啦!”

    高强度的反应,像是点了大炮仗一样的烟雾声了起来,空气中都散发着浅浅的刺激性味道。

    “白糖”在碗里沸腾,烧开到100度的水都不可能反应那么大。

    米安被吓呆了,课上的其他人也都被闹出来的动机吸引了注意力。

    怎么了啊那边?

    听到是什么炸开的声音?

    不会煮饭的米安经常闹出小笑话,她们都习以为常了。

    只是今天的,有点夸张了,所以才都看了过来。

    林满月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不是小闹剧!

    这是陷害!

    谁家会用这么刺激的白糖?

    如果米安直接用手指伸进白糖碗里,那米安的手指都别想要了!

    再回到她自己的位置,用同样的方法倒热水进糖碗里,跟米安位置一样,白眼滚滚,碗里的“白糖”在沸腾。

    “满月?”米安又被吓到了。

    “糖碗不要动!大家不要动糖碗!”

    林满月一声喊,所有的人都看向自己位置上的糖碗,为什么不要动啊?

    老师急急忙忙过来,这动静跟要拆房子似的,能不吓到吗?

    上一次都觉得林满月的基本功还不错,怎么今天就这般粗鲁呢?

    “怎么回事?”老师严厉地问。

    不管是哪家的太太哪家的儿媳妇,这样毁坏大家学习的氛围,都不该提倡。

    烹饪课,不缺亿万富翁,经济条件都非常好,老师对待每一个人都不谄媚。

    “我还想问老师怎么回事!米安和我的原料碗,是老师准备的吗?”

    林满月不怕老师的严厉。

    又没做错什么,怕什么怕。

    “是我准备的。”老师更不满了。

    “那我想请问老师,你给我们两的糖碗里,放了什么?遭遇热水之后,只要烧碱才能有这种反应。”

    提到烧碱,老师皱着的眉展开,变成了疑惑。

    从老师的反应来看,林满月是猜对了。

    什么样的白糖,都不可能沸腾成那个样子。

    白色的颗粒状,还能出现在厨房这种储物室,且是有大规模做饭人群的地方。

    那就是烧碱了。

    “储物室的确是有烧碱,不过那是用来清洗我们大家的衣服的。我也不可能分不清楚白糖和烧碱的区别!”

    烧碱遭遇热水的反应,在林满月没有说出是什么时,老师都猜到了。

    太常见了,他们经常这样洗衣服。

    林满月接着说:“烧碱遇热水,会把老师你们身上的包括我们学生围裙上的油渍泡干净。要是没有用好,直接用手抓到烧碱,可以连肉皮都给烧掉的。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和米安的桌上?”

    凌厉的质问。

    既然收了她们昂贵的烹饪课学费,就不该当做儿戏。

    林满月不是指责老师们不能用烧碱,好多餐厅里的厨师都用,这样才能把白衣洗干净。

    但是,要管理好,不要乱放。

    千万,不能放到做饭的学生位置上!

    老师还没说话,米安先说了。

    “是我……”

    林满月和老师都看向她。

    “是我拿得。”

    米安惊慌不知所措,“白糖是我拿得,储物室里上面标签写着白糖,我就给满月和我用碗装了一些出来。”

    老师分得清楚什么是白糖什么是烧碱,其他的人都可能分得清楚。

    只有米安,初初接触做饭,分不清楚。

    “那上面就写着白糖!我是看见白糖两个字了,才装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烧碱。我都不知道烧碱是什么,我是拿白糖不是拿烧碱。”

    说去说来,米安很词穷。

    如果不是林满月及时阻止了她,她的手指都没有了。

    老师跟林满月反应过来,一前一后去了储物室。

    米安和其他的人也跟了上来。

    储物室很大,各自配料各自蔬菜和肉类。

    货架上防着白糖的玻璃罐子上,是写着“白糖”二字。

    里面的东西,从玻璃罐外看都看得出来是白糖,并非什么烧碱。

    老师把玻璃罐子打开,不害怕的抓了一把出来,展放在手掌上的真正白糖,没有灼伤老师的手掌皮肤。

    “我是从白糖罐子里装出来的,就是这里。”

    米安指着白糖罐子,绝对地说。

    为什么她装出来的是烧碱,现在看到的又是白糖,她自己不知道原因,大家都不知道。

    老师,去了货架最里面的最底层,把放在那儿的一袋烧碱拿了出来。

    上面明显写着“烧碱”二字,打开,可见清晰的碗的痕迹……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