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不痛,就是痒
    第167章 不痛,就是痒

    即使坐得姿势有点别扭,知道他扣着她手是不要她用手指挤脸颊笑出来,林满月心里都暖暖的。

    头靠向他的肩膀,彼此靠近一些。

    今天他的情绪波动比较大,不该再让他来担心她了。

    她身体乖乖地靠在他的怀中,他就松开了她的手腕。

    手能动了,她就伸过来抱住他的腰。

    虽然没说话,可见她对他的依赖。

    私人手机响了两遍,盛韩轩没接,都没有从口袋里拿出来看。

    林满月也没催他。

    他不想接就不想接,她也没有好奇看是谁打来的。

    晚上,没怎么在他们家见到的盛启泰,来按响了家里的门铃。

    盛启泰直接忽视了开门的林满月,走进来问坐在沙发上的盛韩轩。

    “罢免你姑姑,还对你姑姑动手,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语气很重,很是生气。

    “我让你进来了?”盛韩轩坐着没有动,语气比盛启泰还要重。

    林满月想躲开都不能躲了,因为是她放盛启泰进来的。

    她也不知道盛启泰是来盛韩轩吵架的啊,不然她就会装作没有听到门铃,耳朵暂时性聋了。

    “你要辞退虹茜,要罢免你姑姑,我既然把公司交到了你手上,不会再来插手。但是你不该对你姑姑动手,做侄儿的要杀姑姑,我们盛家不是这么这么冷血的家庭!”

    “出去。”

    盛韩轩拒绝任何交流。

    难怪他跟家人的关系会那么差,父母对他的误会太深,他又不屑解释。

    “是不是有一天,你也会动手把你老子我给掐死?”

    “爸爸,你别这样说韩轩。”

    他不解释,她不忍看着他就这么被误会。

    火气在头上,谁插嘴谁倒霉。

    哪里想得起来要讨好儿子,就要温柔的对待儿媳妇。

    儿子都让盛启泰气不打一处来,儿媳妇再来插嘴,盛启泰就怒火了。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回房里去。”

    坐着的盛韩轩,一下就起身了。

    “你对谁在大喊大叫?”

    林满月没有因为盛启泰叫她回房而生气,没叫她滚出去就是底线。

    貌似,因为她的加入,有点严重了。

    劝不了盛启泰,她能劝盛韩轩。

    于是,林满月从盛启泰的身后,走到盛韩轩的身旁。

    “我还连话都不能说了吗?你之前要娶这个女人,我说不同意了吗?”

    “需要你同意吗?”

    “不要吵!”

    林满月又从盛韩轩身旁退开,站在了父子两中间。

    “是姑姑做错了事,韩轩才罢免她。”

    他不解释,她来解释,把盛莉华买通烹饪老师,差点毁了她们的手说给了盛启泰来听。

    注意啊,不是她一人。

    其中还牵扯到了丰澜国际老总的女儿米安。

    倒不是盛韩轩怕了丰澜国际的老总,关键是盛莉华在害她,盛韩轩才要惩罚盛莉华进行罢免。

    也就是失去工作,又不是体罚。

    已经够宽容了,看看那个啤酒肚老师,手都断了。

    盛启泰说:“我都知道,即使如此,也不该把他姑姑差点掐死。”

    掐,不止因为烹饪课。

    能说吗?

    “韩轩动手是不对,但是姑姑不该说那些话。”

    “什么话?”

    “姑姑说,两个姐姐是韩轩害死了,叫韩轩早点去地下陪姐姐们。”

    生气还出着粗气的盛启泰,就像是皮球被放了气,一秒就静了下来。

    双胞胎是不能提的禁忌,也不能任由着盛韩轩被误解啊。

    “韩轩警告了姑姑……唔……”林满月的嘴被盛韩轩捂上。

    动作太突然,牙齿撞到嘴唇上,她吃痛。

    他的手只是松了一些力道,但是没有从她的嘴上拿开。

    “出去!”

    还是不愿意跟盛启泰进行沟通。

    来的时候,要大吵一架必要情况还要干架的盛启泰,没有再说二话,转身就走。

    不对,那背影更像是逃。

    逃似的,离开。

    禁忌,外人不能提,盛家人也不能提。

    盛莉华差点被盛韩轩掐死。

    盛启泰败军一样逃走。

    保持着前后,他捂着她嘴的姿势站了一会儿。

    鼻子能呼气,他按着也没用力,所以她还没有呼不来气什么的。

    再过了一会儿,他把才把手拿开。

    林满月好好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面对面。

    盛韩轩挪开视线不看她,她就主动伸手抱住他的腰。

    强大的人,也会受委屈的。

    没人会首先为他考虑,总以为是他在欺负别人。

    实际上,是姑姑先欺负他的。

    “韩轩……”

    “别说话。”

    “啊?”

    盛韩轩直接抱起她,两步走到了落地窗前。

    林满月的双脚落地,被他推得往前靠,抱住了束着的窗帘。

    抓着站直,因为是悬挂着的,她的身体跟着摇摆的窗帘摇摆几下。

    干什么呢来这里?

    林满月回头,等在身后的他就亲上了她的唇。

    不让她的头动,伸出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让她的头保持被他吻的角度。

    被吻的林满月,听到了皮带解开的声音,她知道为什么要到落地窗这里来了。

    之后,抱着窗帘的林满月,一次次的摇摇欲坠,一次次身陷。

    他的手,总会时不时的捂上她的嘴。

    不痛,就是痒。

    落地窗后没有结束,又回卧室。

    折腾。

    林满月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了,次日醒来,卧室一片狼藉。

    残存的一些记忆,想到客厅应该没卧室夸张,没有丢东西在地上,她才没有火急火燎地出去,收拾什么的。

    阿禾来了,也不会什么事都往那方面想的吧。

    磨磨蹭蹭的起床,磨磨蹭蹭的洗漱,磨磨蹭蹭地出来。

    吃了饭,就躺在沙发上不动。

    昨晚太急太猛了,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

    现在响起来,林满月知道他的用意了。

    不想她问双胞胎姐姐。

    她没有要问啊,她会等到他自己愿意开口的那天。

    好奇,却不会逼他。

    林满月也不会妄想从奶奶口中套出点什么。

    她不是叶虹茜,自作聪明,以为奶奶好骗,去做那些小动作。

    奶奶很聪明的。

    你对她好她知道,你对她坏她更知道,并不是个老了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太太。

    奶奶什么都跟她说,家里有什么,连房门钥匙都给了她,就是没有提过双胞胎姐姐。

    不能仗着奶奶的喜欢,就恃宠而骄什么都问。

    总会知道的。

    林满月躺舒服了,才去电台录节目。

    昨天虽然任佳期人不在,电话一直通着,相当于全程见证了。

    节目做完,任佳期也不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的,说话很注意,只把所有的话题往她自己身上揽。

    “那人要我陪他去留学生聚会,我擦啊,因为他帮过我,我都拒绝不了。”

    生活还是充满阳光的,不能一直停留在阴暗面。

    这对于任佳期是好事一件,相亲之后还能继续约着见面,就证明有戏。

    “很好啊,适应一下彼此的圈子。下次名媛会要带家属的话,你就不用再到处找人了,正好有他。”

    名媛会每年都会特地举办一次带男伴参加的聚会,这些都是林满月被选为副会长的时候,会长跟她说得。

    任佳期看了看林满月,因为有阿禾在,欲言又止的没说。

    有些话,说多了心累。

    林满月去接在加班的盛韩轩,早过了正规的下班时间,没加班的员工都走了。

    公司门口来往的人不多,所以秦双姝站在路边,就明显了。

    林满月叫阿禾停车,降下车窗问:“都下班半个小时了,你怎么还没回去呢?”

    弯下腰,秦双姝与车里的林满月对视,“你先下来,我有个话要跟你说。”

    不想让阿禾听到,林满月就下车,吩咐阿禾把车开进去。

    “我听到,明天你们留学生圈子,是不是要参加一个聚会?”

    你们留学生圈子……林满月无力:“我不算的,都没毕业。”

    秦双姝满含了希望地问:“满月你也带我去吧,我想去看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