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圆圈是他, 弯月是她。
    第180章 圆圈是他, 弯月是她。

    这一声,叶虹茜是真被吓了一跳。

    不是心虚,是盛韩轩的声音有点大。

    任佳期他们也过来了,林满月瞬间有了支撑的力量。

    优越感的叶虹茜,成为了弱者。

    林满月不管来了谁,只在盛韩轩的怀中哭着,哭声听着任佳期的心都要碎了。

    再有过不去的坎,林满月心情不好,都不会是这个样子。

    “叶虹茜你他妈还敢动手了!”

    任佳期说着,就要为林满月报仇上去撕打,被祁律师给拦住了。

    有盛韩轩在,任何人都欺负不了林满月的。

    所以在盛韩轩没有说怎么办之前,他们先不要越俎代庖。

    “我没有!”

    被冤枉的叶虹茜,脸上还火辣辣地疼呢!

    只是,因为她的妆太浓,粉底打得太厚,看不出来。

    “是林满月打我,被打的是我!”

    还有阿禾在几米之外,也是在盛韩轩过来之后,才靠近。

    如果叶虹茜真对林满月动手了,在他们来之前,阿禾就出手了。

    “表哥你就一点都不顾及兄妹情分吗?林满月打了我,你都不说林满月一句?”

    叶虹茜说着话,也有点哽咽。

    陪着自己长大的表哥,怎么就对一个外姓的女人这么关心呢?

    以前,是她做错了,接受惩罚。

    可是今天,可是现在,是林满月无缘无故打她。

    表哥没有教训林满月,没有安慰她,还吼她!

    看来这是家事了,章东来就把想关心林满月的米安带走了。

    祁律师也把快暴走的任佳期给劝走。

    有盛韩轩在,他们这群人,不要来打岔。

    “表哥你心中为什么只有林满月一个人,我是你亲表妹,你总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惩罚我,我真的很伤心。”

    叶虹茜说着,就哭了出来。

    盛韩轩冷冷地所:“收起你的这些攀比之心,你不来招惹她,她没有时间来招惹你。”

    这话,说地一点正理都没有。

    明明是林满月叫她过来的,如果林满月不叫,她根本就不会过来。

    更不可能,挨一巴掌了。

    巴掌打过去是不可能了,还反倒承担了挑事的责任。

    这委屈受得不明不白,叶虹茜想再为她自己辩解。

    “不要再在背地里搞小动作,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就等着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表哥怎么越说越过份!

    她什么都没做,该说教的是林满月!

    盛韩轩怀中的林满月,还在吸着鼻子,没有了哭声。

    情绪发泄的哭,没有再出声儿,不代表就不难过了。

    林满月的心情,就像是朝阳中盛开的向日葵,淋得支离破碎。

    眼泪全部擦在他的衬衫上,眼睛能睁开了,看得清了,才从他的怀中退出来。

    “回去吧,我不想留这里了。”

    因为烟熏妆的原因,哭过之后,脸上的妆很难看。

    哪里还管好不好看,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这一刻的逃避,林满月承认她胆怯了。

    她比盛韩轩还要胆怯。

    不要当着盛韩轩的面,提起两个姐姐,对他来说是一种伤害。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如果再犯,你那对外自持的盛家人身份将会不被承认。”

    不再看哭得很伤心的叶虹茜,盛韩轩扶着林满月,走了。

    就在阿禾准备转身跟过去之时,叶虹茜抓住了阿禾的衣服。

    “你明明看到林满月打了我,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阿禾把衣服从叶虹茜的手中拽出来,什么都没说,走了。

    叶虹茜还想抓,阿禾回头目光如冰地看了一眼她。

    这是警告。

    再有拦截地行为,就别怪出手不客气了。

    之前几次被阿禾摔打,叶虹茜没再伸手拦,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说错了吗?

    没有!

    错的都是林满月!

    表姐地死,的确是表哥造成地。

    盛家人,从来都没有责怪过表哥,怎么从林满月地嘴里说出来,还要怪起她妈来了呢?

    威胁到她地生命安全,她妈能去报警吗?

    名媛会的甜蜜派对还在继续,林满月她们三人的殊荣由任佳期和米安领着。

    林满月的提前离开,任佳期也坐不下去了。

    但是为了给姑姑留面子,还坚守着。

    有点担心林满月的情况,看着叶虹茜哭着回来,任佳期稍稍松了半口气。

    应该,盛韩轩给林满月报仇了。

    好不容易挨到派对结束,任佳期在开车回去地路上,给林满月打了个电话。

    关机。

    不想被打扰。

    那她就不打扰了。

    手机不是林满月关得,是盛韩轩地关得。

    两人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

    林满月没有说话,盛韩轩也没有逼她。

    平安夜,过得一点都不平安。

    快到十二点了,林满月起床,去洗了早就准备好的苹果。

    红红的,大大的,脆脆的。

    靠着床头而坐,一人一个在吃。

    “为什么哭?”他问。

    眼睛都肿了的林满月,心里一紧。

    “叶虹茜她骂我。”

    这个理由,林满月自己都不信。

    叶虹茜骂她,她每次都会骂回去。

    如果她们两人对骂,一定有人哭,那个人必定是叶虹茜。

    盛韩轩没有再问了,两人吃完地苹果核,他拿着扔去了厨房地垃圾桶。

    卧室的垃圾桶,不会丢这些会长蚊子的垃圾。

    这一晚,林满月睡得不是很好。

    没有做什么梦,反正就是没睡好,模模糊糊的。

    就是他起床,她都没有反应。

    等她醒来,伸了个懒腰,手碰到了一个软软地东西。

    抬头眯着眼睛一看,床头上挂着一只袜子。

    男士袜子。

    黑色的。

    还是她买得。

    买给盛韩轩的。

    爬起来,把袜子拿下来,袜尖处有东西吊着,里面有一个东西。

    手伸进去,摸到是冰冷地触感。

    有链子,有挂饰,是一条项链。

    摸没有摸出来,放在手心拿出来看。

    一弯钻石弯月,被一个圈包围在内。

    触摸弯月,弯月还能转动。

    盛就是满,她是月。

    圆圈,是他。

    弯月,是她。

    她能在他的世界里,自由活动,不受约束。

    不是圣诞老人送的。

    是盛韩轩送的。

    林满月把项链捧在胸口,眼睛一闭,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流出来。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