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专门偷男人的心
    第184章 专门偷男人的心

    “你怎么骂人呢!”

    谁知,林真真这么回吼一句,盖住了林满月的那一声咳嗽。

    “骂你是为了你好,骂醒你,你才知道林满月有多坏!”

    “你妈是怎么死的?你姐姐为什么现在不出来见人了?这些不都是林满月害得?你不报仇,对得起你妈的养育之恩吗?”

    哎哟,这些人还查了这么多。

    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可以的啊。

    任佳期要上前,被林满月拉住了。

    林真真要演戏,先演一会儿吧。

    人都来了,小小看一会儿。

    “我妈是自杀,至于我姐姐,如果不离婚也许就被修宇牵连坐牢了。这些都跟我二姐无关。”

    林真真这样得执著,和她给林满月发短信的态度,是一样的。

    “说你白痴你真是白痴,修宇坐牢,跟林满月也脱不了关系。”

    “怎么可能呢!修宇他是贪污受贿金额巨大,又不是我二姐叫他那么做得。”

    叶虹茜小团体:“……”

    说得好有道理,她们都无言以对了。

    任佳期耸肩,这个林真真,真得很像是林满月的小追随者。

    不管叶虹茜她们说什么,都坚守着林满月是对的。

    难道是她误会了林真真,其实林真真是个好的?

    不能够啊。

    死妈的深仇大恨,能说不计较就不计较了?

    要么就是纯洁如白纸,要么就是白莲花了,且看林满月怎么应对吧。

    “那我问你,林满月要跟你抢夺林家的家产,你就拱手让给她吗?”

    这话,是叶虹茜说得。

    不愧是小团体的头目,一问就是根本性的问题。

    妈已经死了,姐姐的名声臭了,这些都是无可挽回的。

    林家的家产,林真真必定会占很重的比例,会把快到手的钱拱手让人?

    “我二姐她亲生妈妈打下来的经济基础,所以都该是我二姐的。”

    叶虹茜:“……”

    这人,是圣母下凡吗?

    说这么多都说不通,叶虹茜也没有了好脾气。

    “你把林满月当宝,林满月她拿正眼看过你吗?醒醒吧,你再不起来反抗她,到时候你跟你姐姐都会被她赶出家门,睡大街!”

    这点,叶虹茜深有体会。

    赶人都赶得理所当然!

    你都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就被林满月给下套,留下把柄用作赶你走的理由。

    她和她妈,都被林满月赶走了。

    公司和家里,都不再有她们的一席之地。

    生活了二十几年的盛家,都比不上林满月才来几个月。

    “我来不是为了听你们的这些话,我是想告诉你,别再给我打电话约着出来见面了,我拒绝了你几次你不听,当面告诉你,你总归是会记得了吧。”

    温温和和的语气,如果是对立面的,会听了很火大。

    果然,叶虹茜那团人,火了。

    “我们叫你出来是看得起你,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

    “林满月看不起你,我们看得起你,你反倒帮着林满月说话!”

    “白痴就是白痴,人家愿意做一辈子的白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随你们骂吧,今天我算是把话说明白了。”

    可以现身了,林满月推着任佳期,从门口走了进去。

    转身欲走的林真真,看到了她们。

    “二姐!”

    惊喜的唤了一声,真正的惊喜。

    不过,对于叶虹茜她们来说,就是惊吓了。

    什么时候来得?

    偷听了多少?

    “偷偷摸摸的,小偷是你们的兼职吗?”

    怼上了。

    反正是不能和平相处了,还在甜蜜派对上抢了她们的光环,她们嘴上要过过干瘾。

    林满月一句话就接了过去:“是啊,我们是小偷,专门偷男人的心。”

    包括任佳期和米安,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林满月。

    这话,要是任佳期,她是没有底气的。

    米安也没有底气,本来性格都像个小孩子。

    对面的叶虹茜她们,也说不出来这种话。

    只有林满月,说出来,有说服力。

    本市最出名的黄金单身汉盛三少,都拜倒在了林满月的石榴裙下,她的偷心技术绝对是业界翘楚。

    再是林满月的长相,瞎子来用手摸她的脸,都会竖起大拇指说好看。

    美女勾男人的心,再正常不过。

    相信被盛韩轩教训了那么多次的叶虹茜,深有体会的。

    林满月这么一回怼,那小团体,没一个能接下一句的。

    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她们没法接啊。

    羽毛球馆不大,地板很光滑,设施也很新,应该是刚开馆不久。

    “二姐,你走吧,别跟她们这群人计较。”

    林真真是在劝林满月,在叶虹茜她们听起来,就是在贬低她们。

    “我们这群人怎么了?”

    “林真真你别以为给你留了点面子,你就以为我们好欺负了。”

    “我们这群人,自食其力,不是全部依附于男人活得那么没有尊严和低贱。”

    最后一句话,是叶虹茜说得。

    最具有攻击力的,永远是叶虹茜。

    其他的人,都是虾兵蟹将,不足为惧。

    “你不仅自食其力,倒贴也有一手,实在是佩服。”

    这话,是林满月接的。

    倒贴谁,不言而喻。

    嘴炮,林满月怕过谁!

    噢噢,还是有点怕盛韩轩的。

    除了盛韩轩,她谁都不怕!

    “林满月你是不是想死?”叶虹茜拿着羽毛球拍,气得往前走。

    看架势,是要过来打人啊。

    说话打嘴仗,没有阿禾的份。

    动手,那归阿禾上了。

    阿禾主动从后面走到前面来,把林满月护在身后。

    扭动着手腕和脚踝,等着叶虹茜走过来,就是一顿胖揍。

    看到阿禾,叶虹茜停了下来。

    手上的羽毛球拍,根本攻击不了阿禾。

    就是拿长刀,都没用。

    “太过份了,你还想打人吗?”

    林真真手指指向停下来的叶虹茜。

    “我打谁了?林真真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叶虹茜还把羽毛球拍,稍稍往身后藏了藏。

    “你要是敢对我二姐动手,我跟你拼命!”

    林真真手握成拳头,生气的样子,倒像是随时都要扑过去跟她们干一架。

    不知道是谁,扔起一个羽毛球,叶虹茜就一拍子打上去,羽毛球直击林真真的额头。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