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做得那些,她心甘情愿
    第193章 做得那些,她心甘情愿

    认真的女人最美。

    同样的,认真的男人最帅。

    林满月捧着一本漫画书,看几眼漫画,视线飘到了盛韩轩身上。

    看几眼漫画,视线又飘到了盛韩轩身上。

    漫画,哪有他好看啊。

    他看书看得好认真哦。

    她看他看得好认真哦。

    所以,他把自己的视线从书上移向她。

    哎哟!

    偷看被发现了!

    林满月把漫画书提上去,遮住自己的脸。

    在心里数:1、2、3、4、5、6、7,应该没看她了吧?

    漫画书慢慢往下放,露出两只眼睛就停下。

    正好,对上他打探的目光。

    “好看吗?”他小声问。

    当然好看了。

    林满月点头,漫画书上方的眼睛眨了眨。

    “那你看,我不收费。”

    林满月:“……”

    还要收费!

    奸商啊!

    再坐了一会儿,盛韩轩就去选了两本书,连带着林满月选的那本漫画书,一起买下。

    再次从那家服装店路过,里面没有了熟悉的身影。

    他们都在书城坐了那么久,买衣服早走了。

    林满月对林家人,有点杯弓蛇影了。

    越是安静,越不正常。

    什么财产都是她妈挣下的,如果林真真是出于真心,当年交换出国留学资格的时候,为什么不避让呢?

    假。

    假话一大车。

    正当二人走上天桥的阶梯时,天桥上方走下来母女三人。

    妈妈站在中间,一左一右是长相相似度很高的双胞胎姐妹。

    短发的小姐妹,扎着苹果头,背着帆布包,很是靓丽。

    若无其事的,跟这母女三人,擦肩而过。

    林满月也没有偷偷去看盛韩轩会是什么表情之类的。

    太刻意了。

    要自然些。

    以前也有遇到双胞胎的经历,那时候也就是看看,没什么特别的感触。

    自从知道盛韩轩的两个姐姐去世之事,林满月就有点避讳了。

    车开锁,盛韩轩拉开了驾驶室车门,林满月按住了他的手。

    “我来开吧。”

    “好。”

    他没有推让,去了副驾驶。

    车技,林满月自然是没他的好,但也不差。

    驶上街道,她认真开着车,没有多话问他什么。

    “外公外婆的头发,是在那半年内,白的。”

    “啊?”

    林满月认真看着路况,也认真在听他说得话。

    “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她知道他说得什么。

    跟聪明人说话,有好也有不好。

    就是你想装傻,都装不过去。

    “怎么知道的?”

    林满月尽量把车开稳一些,速度是降了下来。

    是阿禾吗?

    不能够啊。

    阿禾答应了不说得。

    叶虹茜也不可能。

    盛莉华已经去找死过一次,叶虹茜不可能傻着去找死。

    奶奶?

    盛韩轩看着她的侧脸:“你问了奶奶之后,奶奶就告诉了我。”

    果然。

    没猜错。

    所以,外公外婆的白发,在经历了两个外孙去世,女儿精神不正常的打击下,就白了。

    上了年纪身体健硕,但头发白了。

    遭受打击,愁白了。

    林满月就把车靠在路边停下来。

    熄火,解开安全带。

    她说:“对不起。”

    原本是可以隐瞒的,也许可能会隐瞒一辈子。

    是她,主动去激起叶虹茜的好胜心。

    是她,引导着叶虹茜说起了当年的事故。

    她没有想到,会是那么惨烈,那么的残酷。

    “你现在,是不是也觉得,我害死了她们?”

    “没有!”

    林满月的头摇成了波浪鼓,“我没有这么觉得!从来就没有!”

    “你应该以为的,的确是我害死了她们。”

    “不是的!你别乱想,别责怪自己,那是意外!”

    看不得他这样把责任大包大揽地归结于他身上。

    那时候他那么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就经历了大人都承受不了的悲欢离合。

    他懂什么?

    他什么都不懂!

    太着急了,林满月的眼泪都被她的否认,给逼了出来。

    盛韩轩伸出手,拇指的指腹擦着她的眼泪。

    “那天,是我要出门,她们是陪我出去,在路上遭遇了绑匪。之后,为了救我把我藏起来,她们再次被抓走。”

    “不是的!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会发生那些事!”

    林满月扑进他怀中,圈着他的脖子抱紧他。

    想给他全世界的温暖,她的身体太单薄,能给的有限。

    没有再说话,林满月就往后退了退,两人面对面。

    脸颊上还有泪痕,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胡乱擦了一下脸,林满月就吻了上去。

    唇瓣相触之时,他有略微的迟疑,不似之前每次的坦然。

    不管!

    她就是要亲他!

    双手捧着他头的两侧,林满月继续亲,往深处去亲。

    感受到了她的执著,他手扶上她的腰,给予了回应。

    那腰间的手,就是鼓励。

    林满月眼角的泪又流了下来,顺着脸颊,钻进了两人相触的唇志间。

    滑的,苦的。

    车辆停靠地太久了,巡视路过的交警注意到这辆车的情况,下来敲车窗。

    敲两下,林满月没听到。

    敲无数下,林满月这才从盛韩轩的身上下来。

    从挡风玻璃看,是林满月在对盛韩轩来强的。

    擦了一下脸上的泪,降下车窗。

    交警看到副驾驶位置上的盛韩轩,要骂出来的话都到嘴边了,硬生生地给塞了回去。

    “这里不能停车,请马上开走。”

    林满月就没有心情去体会交警的“请”字了,系安全带,启动车。

    回家之后,还是林满月主动抱得他,主动亲得他,主动脱他的衣服。

    他在下,她在上。

    汗水代替了泪水,从她的额头、脖间流下来。

    那难耐的暧昧之声,传至他的耳朵,渗透进彼此的骨髓。

    不知疲倦。

    不知时间。

    从白天到黑夜,再到深夜。

    筋疲力尽,才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时,林满月一身酸痛。

    酸到她走路都要用手扶墙。

    昨天发生的那些情景,像电影情节倒放,一幕幕地在她脑海中回放。

    做得那些,她心甘情愿。

    还有,太饿了!

    晚饭都没有吃,肚子空空,手脚除了酸,就是虚得抬不起。

    吃点什么呢?

    从卧室出去,阿禾迎了上来。

    “快,给我弄点吃的,我快饿昏倒了。”林满月扶着阿禾,真的快倒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