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你下跪求我啊
    第203章 你下跪求我啊

    傻子才会站着再被电击。

    林满月立刻往后一跳,躲开了电棒的袭击。

    男女力气差别,跑开的林满月还是被修宇抓住了。

    乖乖小白兔已经不在,林满月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反抗。

    修宇单手压不住她,手上的电棒也被她抓挠踢的反抗给打掉在了地上。

    不用电棒就是了!

    双手困住乱动的她,抱着走到了餐桌前,按在椅子前坐下。

    直接坐在她身上,用胶布把她绑在椅子上。

    给她自由,是她自己要犯贱!

    那就绑住,先毁容割了舌头!

    绑的过程,由于林满月的反抗,不是很顺利地完成了。

    “喜欢叫是吧!我现在就割了你的舌头!”

    修宇自己绑出了一身汗,喘着气去厨房拿刀。

    还没走到厨房,先从大门方向传来了电钻的声音。

    门是反锁的,钥匙在他身上。

    林满月没有钥匙,出不去。

    楼层那么高,从窗户跳出去除非是摔成尸体,所以修宇就没有绑着她。

    这强行要进来的架势,绝对不是物业!

    不作他想,修宇就把他从林满月车上倒出来的那一大瓶汽油拿过来,从林满月的头上淋了下来。

    脸颊的打火机拿在手上,只要按一下,全身湿透的林满月就会变成燃烧中的火人。

    电钻钻开了门锁,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快步走了进来。

    看到是盛韩轩,修宇马上把打火机挨近了林满月。

    “站住,不要过来,不然我就烧死她!”

    一声威胁,盛韩轩停住。

    汽油味,已经弥漫在整间房内。

    浑身湿透的林满月,眼睛都睁不开。

    一烧燃,再快的消防队都赶不及来灭火的。

    “只要你放了她,你要逃去什么地方,我都无条件帮助你,警方那边我也会帮你隐瞒去向。”

    在逃的嫌疑犯,在得到只手遮天的大人物允诺帮忙逃亡的允诺,不是要高兴到哭?

    错。

    修宇不相信盛韩轩说得,一句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

    听到盛韩轩的声音,绑在椅子上的林满月,努力地睁开眼睛去看。

    是他!

    真的是他!

    他来了!

    他来救她了!

    就知道,他会来的。

    她骂林蕊蕊是猪,不断说到猪,还说是蠢笨如猪的女人。

    就是在告诉盛韩轩,她在秦双姝这里。

    不明说,就是防止被修宇听出来,又带着她躲到别处去。

    他听懂了她的求救,

    女人,猪。

    女,朱。

    姝。

    人人都知道她和秦双姝的好姐妹,当时秦双姝被房东赶出来,是她帮着租房子。

    即便秦双姝还住在这里,对于修宇来说,不过是电棒多用几下电晕而已。

    “你当我是白痴吗?我放开林满月了,不等于把我自己都交给了你吗?叫门外的警察都不要进来,不然我就让林满月变成火人!”

    盛韩轩举起了双手,还脚一踹,把门给踹关上。

    “没有警察,只有我一个人来得。”

    “骗鬼!你一个人会用电钻?”

    “保镖,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会闯进来。”

    那群保镖,修宇见识过。

    每一个都比他高比他壮。

    盛韩轩随时注意着修宇那只手,“你想走,只要放了她,我给你一辆车,你开去哪里都行。”

    “车不行,我要一架直升飞机!”

    “好。”

    盛韩轩一句拒绝的话都没说,马上拿出手机,吩咐去联系直升飞机。

    只要有了直升飞机,飞去一个地方后,再进行跳伞,谁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等警察找来的时候,他人已经去了别处。

    别人大半夜别说联系直升飞机,就连叫车都叫不到。

    但是盛韩轩不同,盛韩轩有那个能力。

    如果他提出来要一辆坦克,都会开来。

    “已经联系好了,你可以放开她了。”

    “等直升飞机来了,我就放。”

    “那你先稍微松开她一点,绑太紧了。”

    盛韩轩视线看向林满月的手臂,露出来的手腕可见的地方,胶布都把肉给绷白了。

    真是情种子。

    绑一下就心疼了。

    “把你身上所有的现金,卷成团,扔给我。”

    给钱,照做。

    钱夹里的钱不多,就几百。

    现在去取钱,目标就暴露了。

    “把你保镖身上的钱,也给来,就在门口要。敢耍花招,我被抓顶多就坐一辈子牢,但林满月就会烧毁容,你看着办。”

    满身都是汽油的林满月,眼睛能睁得稍微大一些了。

    盛韩轩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转身去门口拿钱了。

    按照修宇说得,没有要求外面的保镖去报警,只是取了钱。

    卷起来,金额还是达不到一大笔。

    离修宇向林蕊蕊提出来的十万,差距不止一点点。

    修宇说:“你的手表,取下来。”

    照做,手表取下。

    对了,林满月脖子上还有一条项链。

    修宇往林满月身后退了一步,空出来的那只手伸向林满月的脖子抓住了项链。

    预知到修宇要做什么,林满月晃头扭脖子不让。

    弯月的项链,自从盛韩轩送给她的那天,她就一直戴着。

    洗澡的时候,都没有取下来。

    不愿意给修宇拿走。

    紧张的盛韩轩,担心因为她的不配合,引起修宇的不满,打火机随时都能点燃。

    于是哄着林满月:“给他!都给他!你不要乱动!不要乱动!”

    林满月不动了,修宇用力扯了几下项链。

    质量太好,没能扯断。

    脖子被项链勒得上吊的紧致窒息感,林满月头往后仰。

    盛韩轩又说:“我不过去,你安心解项链扣。”

    修宇这才没扯,去解开了扣口。

    而林满月的脖子上,已经被勒出了几条勒痕。

    项链上的钻石肯定是真的,修宇满意地把项链放进口袋。

    对面的盛韩轩,百依百顺,都让修宇觉得不认识了。

    这样的盛韩轩,跟一条听主人说话的狗,除了走路四脚和两脚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区别了。

    想起之前在盛韩轩手上受到的那些侮辱,此刻不正好可以全部还回去吗?

    修宇一把抓住了林满月的头发。

    “放开她!”

    盛韩轩差点就冲了过来。

    修宇笑:“你下跪求我啊,也许我就大发善心放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