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对不起。”主动抱向他。
    第207章 “对不起。”主动抱向他。

    这简直是!

    阿禾是什么样的身手,盛韩轩会不知道吗?

    一些男人都打不过阿禾的。

    带着电棒的修宇,电击电晕了她,肯定之前就电晕了阿禾。

    责任不在阿禾身上。

    盛韩轩已经走进去了。

    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弃掉阿禾。

    林满月站起来,追进了书房。

    “我们谁都不知道修宇会在路上拦截,发生追尾事件时,阿禾下车检查情况,被修宇钻空子了。”

    他已经坐了下来,揭开了笔记本。

    “阿禾她很好,你别弃她行吗?”

    “既然问了,那我就告诉你,阿禾她下车的时候,应该锁上车门。她没有这么做,才导致了那个男人钻空子。”

    林满月:“……”

    下车就锁门?

    明明车里,还有她在啊!

    “即便阿禾她锁了车门,修宇有电棒,还是会把阿禾电晕,抢了车钥匙再上车。”

    “按照你的说法,那个男人争抢车钥匙,必定会有肢体上的接触。在车里的你,注意到车后的情况就会有警惕心,打电话求救这些都不会错过,根本就不会承受那么多皮肉之苦。”

    “……”林满月再次被他说到无语。

    他的思路,的确前后逻辑是通的。

    “那要这样说,还是警察的错。警察要是把修宇看紧了,修宇也不会逃跑出来袭击阿禾,我更不会有皮肉之苦。”

    盛韩轩:“……”

    真心不是要跟他对着干,也不是故意唱反调。

    老虎都有打盹儿的时候。

    阿禾是个人,又不是变形金刚,可以刀枪不入。

    多好的阿禾啊!

    林满月舍不得。

    “我有事,你出去吧。”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副耳机戴上,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按着,从手指按动的频率上来看,他的确很忙。

    叫她出去,连目送她的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

    出去就出去!

    林满月回卧室,换了一套衣服,脖子系上丝巾,提着包包出去了。

    不是出卧室,是出了家门。

    盛韩轩不在家的时候,门口是有保镖守着的。

    只要他回家,保镖就走了。

    出小区,对的士有了一点抵触,她走了几百米,去了公交站台。

    阿禾是跟徐磊住在一起的。

    不是说同居,徐磊住在楼下,阿禾住在楼上。

    以前没去过阿禾的住处,没关系,她记得徐磊住在哪个小区的。

    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徐磊是住9楼,阿禾就是10楼。

    但是到了10楼,下一个问题又来了。

    一共有四户,阿禾住哪户?

    只能一家家试。

    1001,是一位老爷爷来开得门。

    阿禾已经没有亲人了,这显然不是。

    道歉说找错了,老爷爷把门关上之后,林满月才想起来,应该顺便问问老爷爷阿禾住哪一户?

    不然,她又要再按一户,弄错了又是乌龙。

    按下1002的门铃,门打开,徐磊站在门后。

    “夫人?”

    “咦?”林满月又抬头望了一眼门框之上,是10楼啊。

    难道她记错了?

    阿禾是住在11楼?

    “走错楼了。”

    林满月脚还没迈开,徐磊就先问:“夫人是来找阿禾的吗?”

    “你怎么知道?”

    “来这里,夫人不可能是来找我。”

    好聪明!

    林满月对徐磊竖起大拇指,又准备迈开腿,听到有人喊。

    “夫人!”

    好亲切的声音啊!

    这不正是阿禾吗!

    阿禾从徐磊身后走出来,情绪很激动。

    “你好些了吗?”

    “你好些了吗?”

    两人一起问出来的,连字都说得一样。

    “我很好,夫人是一个人出门的吗?等我一下,我换了鞋就送夫人回去。”

    林满月拉住她,“我是专门来看你的。”

    “夫人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徐磊立刻闪人。

    进屋,看到客厅的行李箱。

    林满月问:“这是你的家吗?”

    “嗯。”

    “行李箱是什么意思,要走?”

    “嗯。”

    “去哪?”

    “回老家。”

    “你老家不是没亲人了吗?”

    阿禾低了低头,“回老家,去做体育老师。”

    体育老师什么的……阿禾这样的身手,太大材小用了。

    林满月说:“我想你留下来。”

    阿禾虽然摇头了,可林满月发现了她的迟疑,也是不想走的。

    “不要担心韩轩那里,我会说服他的。”

    “还是不要了,总裁他很生气,你再去否定他的决定,他会更生气。”

    这个时候了,还在为盛韩轩考虑。

    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你只管留下来,不用去操心别的事情。”

    说着,林满月一下拉住了阿禾的手。

    手背上,深浅不一的青紫,还破皮了。

    “谁弄得?怎么弄得?”

    阿禾轻轻把手抽回来,不在意地说:“修宇被抓后,总裁吩咐让他以后的生活都不能自理,过程中我一拳下去正好他嘴巴张开,打碎了他的一排牙齿,手就刮伤了。”

    一拳打碎了一排牙齿!

    听着是有点血腥暴力,但打得是修宇,活该!

    林满月脸上多了一丝愠怒。

    “修宇该死!”

    渣男!

    还想要盛韩轩给他下跪!

    打死,活该!

    阿禾拗不过林满月的挽留,行李箱又放回了房间。

    说好了,不走了,林满月就要回家了。

    阿禾自然要送。

    回去依然是坐得公交。

    林满月开门进去的时候,坐在沙发上在打电话的盛韩轩,一下就站了起来。

    “不用去找了。”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三步并做两步走过来,伸手把她重重地揽入怀。

    靠进他的怀中,林满月立刻闻到了尼古丁的味道。

    不是之前他加班或是应酬回来的那种淡淡的,这次有点浓。

    抽烟了啊。

    “去哪里了!”

    盛韩轩双臂箍着她,手按着她的后背,似是要把她按进他的身体里去。

    这样的话,他就不用担心,她会被掳走了。

    后背的那只手,力气太大,靠在他怀中的林满月,呼吸开始有点困难。

    林满月艰难地从他怀中挣脱出来,仰视着他,被他那一闪而过的受伤眼神,被刺进心上。

    怎么忘记了,奶奶说了,他最近不对劲!

    怎么,还跟他置起气来了呢?

    “对不起。”林满月主动抱向他。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