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你叫我起床的方式很特别
    第212章 你叫我起床的方式很特别

    会不会再吵起来?

    林满月正准备劝一下。

    谁知道,宋姿自己站了起来。

    揉了一下眼泪未干的眼睛,说:“好,我走了,你可别再加班了。”

    林满月:“……”

    每次都是这样!

    重重拿起,轻轻放下!

    架势搞得那么大,说服软就服软。

    脾气都没地方去发。

    盛韩轩有时候会有点急躁的情绪,都是被宋姿日积月累,给逼出来的。

    不需要盛韩轩再赶人,宋姿拿着那张纸片,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那啜泣的声音,感觉都还萦绕在办公室上空,就像是烦人的蚊子,叫个不停。

    人,的确是走了。

    这样的妈,儿子得有强大的心里,才不会被逼疯。

    下班,两人在外面用餐,林满月才说要去看t台秀。

    “好看?”

    盛韩轩虽然是问句,其实已经表达的意思,不好看。

    “没你好看,没你帅气,没你有气质,没你有威严。但是,我好奇想去感受一下。”

    说了那么多好话,盛韩轩就陪着她去了。

    比不上国外大牌或是顶尖设计师的排场,没有那么多的明星来带流量观看。

    所以记者不多,快门的声音,也少了一些。

    观众席上,人还是挺多的。

    每一个,都是时尚之气。

    不喜欢人多的场合,还是挨着坐,盛韩轩有点想转身走掉。

    林满月拉着他过去坐下,第一排。

    这样的位置,是留给有身份的人坐得。

    位置,是章东来安排的。

    当然了,盛韩轩自己安排,也会是第一排。

    关键是,他不会主动来看啊。

    今天的秀,全是男模。

    主题是牛仔系列。

    第一个男模出来的时候,林满月就握住了他的手,小声跟盛韩轩嘀咕。

    “这人虽然高,但是太瘦了,跟竹竿一样。”

    盛韩轩“嗯”了一声。

    第二个男模出来,所穿得是五分裤。

    林满月又说:“好重的毛!反正我不喜欢,我就喜欢你的腿,毛不多也不少。”

    盛韩轩不明所以,“嗯”了一声。

    第三个男模出来,破洞牛仔裤,从大腿破到脚踝,腿上一片凉爽。

    这样的牛仔裤,有什么意义啊?

    林满月说:“脖子太长了。你这样的就特别好,人高脖子适中。”

    盛韩轩这个时候是知道了,她要他一起来看t台秀的用意。

    尘封已久的热血,被她这个明显的举动,给牵引了出来,从心脏流向身体各处。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最后一个直到谢幕,无一没被林满月挑毛病。

    可谓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这么多男模,一两个有点不足,是正常。

    全部都不足,人家办秀做什么。

    坦白来说,这次的男模,其中有几位还经常出现在国际t台上的。

    林满月要那么“讨厌”说那些话,盛韩轩心里知道。

    看完秀的街上,万家灯火。

    降下车窗,风从车外争先恐后地吹进来。

    林满月披在肩后的头发,被这风吹得有点乱。

    盛韩轩把她脸颊边的黑发,别到耳后。

    他的手,犹如一根发烫的丘比特之箭,射进她的身体。

    “小东西,你很乖。”

    乖么?

    他说乖就乖吧。

    林满月轻声细语地说:“全世界的男人,都比不上你。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幸运。”

    说完,林满月的肩膀抖了一下。

    太肉麻了。

    这种话竟然是出自于她的口。

    “小东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他那深不可测的眼神中,倒映着她的脸。

    别的也看不到了,只能看到她一人。

    “我知道,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他手托着她小巧的下巴,倾身吻上她的唇。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抱住他。

    这是,自她出事之后,第一次亲吻。

    他的唇,不再那么冰凉了。

    有了温度,有了情感。

    开车的阿禾,目不斜视,只注意着路况。

    视线,连斜都没有斜一下,把她自己和后排给屏蔽了。

    回家路上,没有再说什么了。

    到家,下车、进电梯、出电梯,都是盛韩轩在前,在拉着她。

    平时两人基本上是同行的,他会放慢速度。

    今天的他,有点迫不及待。

    进门,开灯,动作利索不拖沓。

    才接受到光亮,视线之内就黑了,是他的头压了下来。

    “小东西,你说,你只要我?”

    “那当然啦~~”

    尾音不自觉拉长,连林满月自己都没有发觉。

    那娇嗔之音,听得盛韩轩,耳朵都软了。

    “现在,就要。”

    他的头还是压着她的。

    手,却在解领带。

    外套和衬衣扔粗鲁地扔在了地上。

    他的左手再和她的右手,用领带绑在了一起。

    空调还没有开,室内的温度,就高到林满月身体燥热。

    在他的注视下,她笨拙的左手,解开了上衣的扣子。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几乎是用跑的,牵着她回了卧室。

    灯没有开。

    门没有关。

    那让人听了,会面红耳赤的声音,传了出来。

    身心契合的一夜,美满又美好。

    第二天,林满月比他先醒。

    注意着他睡时的表情,终于终于,不再是眉头紧锁了。

    林满月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准备起床去洗簌。

    才站起半身,又被手腕上的力道给拉了回去,扑进他的怀中。

    忘记了,手腕还用领带绑着的。

    绑了一夜。

    身体撞下去,把他给撞醒了。

    头发吃进嘴里,林满月抬起头,“呸呸呸”地吐头发,

    她一缕缕湿润的头发,贴向他的脸上。

    呃……

    惯性动作抬起右手要抹开,没能抬动。

    又忘记是被绑着的了。

    “你叫我起床的方式很特别。”

    醒来特有的嘶哑声音,盛韩轩说出来,林满月心跟着颤了一下。

    “那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嗯。”

    他都答应了,她就躺着没动了。

    过了三秒,她感觉到了手腕上的领带,在松?

    再几秒,领带从她手腕脱离。

    他把领带解开了,说:“我也有,特别叫你起床的方式。”

    “啊?”

    林满月想说她已经醒了,被子就先盖了上来。

    他顺着被子爬了下去。

    天!

    不是吧!

    这是早上!

    林满月来不及拒绝,他就先……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