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小东西你在乱想什么?
    第226章 小东西你在乱想什么?

    盛三岁。

    自己连衣服裤子都不会穿了哦。

    没事儿。

    她来吧。

    都她来。

    才穿上还没一分钟,就膨胀了。

    “怎么办?”

    她不是担心裤子的质量,挺好的,都时名牌。

    她时担心,他自己。

    盛韩轩说:“手办。”

    呃……

    好吧,手办就手办吧。

    这一晚,林满月的手,酸了。

    可是,第二天,盛韩轩却又带她去了个需要用到手的地方。

    打高尔夫啊。

    初次来,林满月挺好奇,但不像才进程的土包子到处看那种。

    邀请盛韩轩来打高尔夫的蔡总,对林满月很是热情。

    没有对外宣布过他们的关系,婚礼也没办,圈内的人都知道盛韩轩对林满月的在意。

    既然要拍盛韩轩的马屁,也不会忽视林满月。

    听说林满月不会打,马上叫人去安排教练。

    “等一下。”

    盛韩轩叫住去办事的人,“只要女教练。”

    “好的盛总。”

    办事人到一边,不影响蔡总和盛韩轩谈话,找来了个女教练。

    跃跃欲试的林满月,小声对盛韩轩说:“那我去了?”

    他们说得那些项目,她听不懂啊。

    一直听下去,她会打瞌睡的。

    盛韩轩点头,林满月才起身,去跟教练学。

    高尔夫,真是一门学问。

    就连挥杆,都有要求。

    打篮球,只要把篮球投进篮筐里,就算得分。

    哪还管你,用什么姿势去投啊。

    女教练,很细心,来纠正林满月的姿势动作。

    人家那么认真,林满月叶不好叫教练不要那么仔细,反正她也只是跟着来玩玩,不长期来打。

    正练着呢,一辆高尔夫球车,慢慢驶过来。

    林满月挥了一杆,嗯,球原封没动……

    高尔夫球车上,下来两个人。

    相比起来,壮硕一些的章东来,一个稍微身体单薄一些的男生。

    连球都碰不到的林满月,灰心地摇头。

    “有潜力的。”

    章东来笑着说:“看到你们的车了,早知道你们在,我该把米安叫来。”

    车很好认啊,劳斯莱斯。

    虽然本市不止那一辆劳斯莱斯,可车牌却是独一无二的。

    “哈哈,你真该把米安叫来。”

    林满月一扫学不成的阴霾,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米安那小妮子,拿手的是画画。做菜和运动,可算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要是有米安陪着,也许她就没有那么狼狈了。

    章东来听出了林满月的意思,微笑变成了哈哈大笑。

    “这是我弟弟。”

    章东来指着林满月介绍:“这是你嫂子的朋友,你叫林姐。”

    林满月这才礼貌地看向章东来的弟弟。

    有点面熟。

    脑海里过了一遍,林满月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差点用篮球打到她的那个男生吗?

    自告奋勇地要负责,好像是姓乔的吧。

    “林姐。”乔思威收起了在学校时的矜才使气,很乖顺。

    “你好。”

    林满月笑了一下,继续练习了。

    乔思威跟在章东来身后,去跟盛韩轩打招呼。

    走了两步,乔思威停下来,转身看向站在林满月身后的阿禾。

    早在高尔夫球车上,就认出了她们两。

    还以为她们是学妹,没想到……

    因为盛韩轩跟蔡总有正事要说,章东来怎么可能没眼力见呢。

    打完招呼,就带着弟弟离开了。

    再一次挥杆挥空了,林满月有点想把球杆给对折了。

    尼玛!

    认人是吗!

    同一杆,教练就能用得那么随意自如,她用着就像是小鸡抓住了毛笔,怎么用怎么不合适。

    盛韩轩看出来,小东西快暴走了。

    走过去,让女教练先去休息,他亲自来教。

    “你们在谈事呢,会不会浪费你们的时间?”

    林满月看了看等待的蔡总,蔡总回以一个安心的笑容。

    仿佛在说,没关系,你想怎么学就怎么学,他可以等到天荒地老。

    盛韩轩贴在她身后站这,手从她的双肩往下滑,握住了她的双手。

    “姿势要标准,你刚才一下下的那么粗蛮用力,别人还以为你在掷铁饼。”

    林满月:“……”

    她是打得不好,可也不像掷铁饼吧!

    要不要那么夸张啊喂!

    他的手往下,拍了拍她的大腿。

    “脚与肩同宽,腿不要太僵硬,膝盖要轻轻弯曲。”

    这样肢体接触般的教学,女教练并没有。

    “背,要朝着球的方向靠前,同时收臀部。”

    他的手往后,教着她的背动作,又往下,放在了他说得位置。

    真的有这个要求吗?

    还是他,在“因公徇私”啊?

    “小东西你在乱想什么?”

    盛韩轩贴在她耳后,温热地问她。

    没想什么!

    即使在想,都不要承认。

    反正,他又不可能跳进她的心里,去看她的想法。

    按照他说得,收臀。

    这么做了,盛韩轩才把手拿上来,握着她的手。

    “我们,把球杆从身侧上扬,扭动臀,让球杆头停在你头部后方。”

    林满月以一个扭捏的站姿,站在了他的怀中。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她自己也不知道。

    貌似,跟教练挥杆的时候,有点相近了。

    “最后,辉出去。”

    盛韩轩说着,球杆挥了出去。

    “叮”一声,球飞了出去。

    蔡总和女教练,一起鼓掌。

    林满月:“……”

    这有什么好鼓掌的啊,手把手地教,她还打不着球,就是智商有问题了。

    连着,盛韩轩教了她辉了好几杆。

    等她掌握了要领,盛韩轩才放她独自练习。

    女教练也没有过来,阿禾才小声说:“夫人,章先生的弟弟,上次去大学校园见过的。”

    “我知道,她还要对你负责……啊呸,是对你的手负责。”

    林满月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结束时,蔡总脸上的笑,洋溢的很。

    应该谈得不错。

    回家路上,盛韩轩说起了,林呈里那边的进展。

    快了。

    林呈里已经相信了盛韩轩派去的人。

    越老,越管不住自己了。

    都要给小情人买房子了,还有什么不可说得啊。

    当天晚上,林满月就收到了一份录音。

    对话,声音听着有酒气,应该是林呈里喝醉后而录。

    虽然不能用作直接的证据,先听听林呈里隐瞒的秘密,也好。

    “那个个个刻薄前妻,我杀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