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开始算账了
    第227章 开始算账了

    “她活着的时候,我就像狗一样,被她指使这指使那的。稍有一件事没做好,就是一顿骂,搞得像我欠她的一样。”

    听录音,听得林满月火大。

    赵文清女士,是火爆性格而已。

    不是神经病,无缘无故就骂人。

    小的时候,林满月也曾经不喜欢她妈赵文清的。

    太严格,要求太高,挨骂是常事。

    单就因为吃泡泡糖,林满月不知道挨过多少次骂。

    说是吃泡泡糖,像小太妹。

    哪里像了?

    当时,她没有人权,全都要听赵文清的。

    即便是要求严,训斥几句,也不能杀人啊。

    夫妻过不下去,离婚啊。

    离婚的话,就拿不到前妻的财产了是吧。

    林呈里空有一副外表,又有私生女私生子要养,没赚钱的本事,所以就害死前妻夺得财产。

    “一个搞地摊生意做起来的家庭,要送女儿去学音乐,简直是浪费钱。艺术家不是随便一点钱,就能砸出一个艺术家。女儿就是赔钱货,最终还是要嫁去别人家的,她不听,大把大把的钱寄给她女儿。”

    放屁!

    哪有大把大把的钱!

    学费是很高。

    生活费方面,林满月绝对不是像富二代那样挥霍无度的。

    “杀了她,一了百了。她的女儿,我原本也没想留的,但是攀上了副市长的儿子……”

    林满月按了暂停,她听不下去了,把手机还给盛韩轩。

    没想留她。

    的确啊。

    有一次把她反锁在房间里,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就差点饿死了。

    为了避免被冠上杀人的罪名,林呈里一家几口出去旅游了。

    如果她饿死在家里,只能说明,是她自己不懂得照顾自己。

    林呈里对外的说辞,林满月都猜得到。

    “我那个女儿啊,被伺候惯了。父母不在家,她连自己的饭都懒得做,所以就饿死了。”

    呵呵,多么完美的借口。

    盛韩轩把手机放下。

    他之前已经听过一遍了,醉后的林呈里承认杀害前妻,花钱办置的那些事,已经从继承前妻遗产中还了回来。

    所以可以说是,用前妻赚的钱,杀了前妻。

    “啊!”林满月喊了一声。

    一拳打在沙发上。

    气愤!

    一家子的禽兽!

    盛韩轩握着她的手,她就不能再捶沙发了。

    “要指控林呈里杀人罪名,这样一份证明是不行的。常言说得酒后吐真言,不会被法律认可。”

    林满月当然知道。

    就是林呈里承认了杀人,证据都不指向他,他都不会被法律制裁。

    多好啊,参与其中的胡晓芸,已经死了。

    死无对证。

    有司机的证词也没用,胡晓芸这个替死鬼,做定了。

    盛韩轩说:“不要急,就算没有直接的证据,林呈里一家,我都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嗯,我不急。”

    林满月吸气吐气,让自己放轻松。

    林家又要有喜事了,林蕊蕊要嫁给小老板了。

    这次比较低调,没有再敲锣打鼓地到处炫耀。

    林呈里不是打电话,就时发信息来告诉林满月。

    大姐又要出嫁了,她这个妹妹,要表示一点什么。

    表示什么呢?

    让大姐的爸爸,去蹲监狱好吗?

    不错啊!

    多么有创意的新婚礼物!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林满月第二天,就给林呈里回了个信息,说可以出来见个面。

    别的不管,先把林呈里侵犯阿禾的账,给算清楚!

    林呈里马上回了个电话来。

    “满月啊,你现在已经出门了吗?”

    “没。”

    “我在朋友这里,你来接我。记得啊,开那辆劳斯莱斯。”

    没准备答应的林满月,听到这个要求,却答应了。

    朋友那里,真以为她不知道吗?

    坐车去了林呈里说得那个小区,按照林呈里说得,车一直开到了楼下。

    等了十几分钟,林呈里才下来。

    下来,还没有立刻就坐进来,在车边有意无意地往楼上看,摸摸头发整理衣服什么的,拖延时间。

    林满月也不催,随便他耽误。

    楼上的,能看到这一辆豪车了,林呈里才坐进来。

    开车的阿禾,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如果不是夫人还有重要的事,阿禾一定把林呈里打得满地找牙!

    “走吧,阿禾。”林呈里的目光,贪婪地落在,阿禾的唇上。

    那次的人工呼吸,太够味了。

    能再多来几次,就好了。

    平常,凶得跟母夜叉似的,林呈里才不敢惹。

    等下要是有机会,他再装一次假死,让阿禾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那种情况,阿禾也不知道他醒了,随便地占便宜。

    就算察觉出他的舌头,他也不会承认。

    他晕了,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阿禾乱想的。

    一个保镖而已,怎么能入他的眼呢是吧。

    他的女婿可是保镖的老板,彼此是不同阶层的。

    除非是,保镖故意陷害,想勾引他。

    阿禾忽视林呈里那贪婪的目光,不分心,认真地开车。

    车开到了一个公园,林满月说下去散步。

    不是高级餐厅,也不是高级私人会所,就这公园?

    林满月都下车走了,林呈里只得跟上。

    等停车的阿禾时,林满月就玩着手机,林呈里说什么,她都没搭理。

    阿禾人过来,林满月才开始往前走。

    “你的病,好些了吗?”

    林呈里摸着胸口,柔弱地说:“吃了药,有时候还是会时不时晕眩,暂时失去意识,需要进行急救,醒来后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么。

    什么病这么神奇,闻所未闻。

    大概,是林呈里发明的病吧。

    林满月停下来,装出来一个蹙眉的表情。

    “唉满月你别担心,这不是遗传病。就是我年轻的时候,为了家庭事业打拼,留下的疾病。发病了,得到急救就不会有事。”

    林呈里摸着胸口,眼睛一闭,就趴倒在了草地上。

    林满月看了一眼阿禾,你开始吧。

    阿禾蹲下,护着林呈里的身体要翻过来。

    只是没翻好,林呈里的脸,一下就被她压在了狗屎上。

    最近公园遛狗的人特别多,草地上最多狗屎了。

    阿禾又挪动着林呈里的头,再次按在了另外一坨狗屎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