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不敢
    第228章 不敢

    新仇旧帐,一并算了。

    阿禾平时的力气,就不是一般人能抵抗的。

    何况,她还有对林呈里憎恨的情绪。

    用力过大,逼得脸挤压的林呈里,嘴巴就被逼张开了。

    嘴张开,阿禾再一用力压下去,林呈里给吃了进去。

    再也装不下去,林呈里哇哇大叫起来。

    林满月没有说停手,阿禾就没有放开,还在对林呈里进行“急救”。

    奇怪的病,关键在急救。

    这是林呈里自己说得。

    不多救他几下,一命呜呼了怎么办。

    “放放放放放……”

    手字,因为脖子和脑后按着的两只手,怎么都喊不出来。

    差不多了,林满月就做了个手势,阿禾就松开了手。

    重获自由的林呈里,自己慢慢翻过身来躺着,口鼻都呼吸到了空气。

    那一脸的狗屎,画面太美,林满月看了一眼就没敢看了。

    “林先生你醒了吗?”

    阿禾还蹲在林呈里身边的,只要林呈里再说一句不好听的话,她就让他的脸再跟草地来一次亲密接触。

    林呈里顾不上说话,把嘴里恶心的东西吐出去,干呕声一声比一声大。

    太脏了。

    阿禾这才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

    她是用手压了,但是她身上和手上,一点都没沾到脏东西。

    不过,按着林呈里的头,还是要找个有水的地方洗手。

    咳成那样了,急救成功了。

    林满月问:“脸上那是什么啊?”

    阿禾答:“有点像泥巴呢,应该是不小心在地上沾到的。”

    泥巴,会是这个样子的吗?

    喘不过气来……不对,应该是不敢喘气的林呈里,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跑着去找水洗脸洗口。

    这个时间段的公园,人不多不少。

    但满脸狗屎的林呈里,还是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他人往哪跑,哪里就躲着他。

    废话,要是被他沾到了,很难洗掉的。

    一股劲的乱跑,吓坏了其他人。

    以为是出现了神经病,不然谁会吃狗屎呢?

    公园的管理方,才出人来把林呈里用棍棒给拦住。

    为什么不用手?

    因为有狗屎,脏啊。

    找来塑料水管,接在水龙头下,扭开龙头给林呈里冲冷水澡。

    不仅脸上有,衣服上也有。

    实在是,臭得不行。

    身上的脏东西冲掉了,林呈里双手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给冷的啊。

    上了年纪,一门心思只放在怎么睡女人身上,缺乏了锻炼,身体就变差了。

    林满月跟阿禾,慢悠悠地走过来。

    阿禾的手,早就在别处洗干净了。

    落汤鸡一样的林呈里,看着让林满月很舒爽。

    她就是不孝了,怎么样!

    林呈里能杀了她妈,她就是要报仇!

    丢脸丢到爪哇国去了的林呈里,她才不会管。

    应该由专门培养的继承人林真真来善后。

    被冷水淋懵了的林呈里,那些人问他问题,他都答不上来。

    好心的工作人员,拿了毛巾给他披上,考虑要不要报警。

    就在这个时候,林蕊蕊和林真真赶来了。

    这对姐妹,长相跟林呈里相似度很高,还没报出身份,看戏的人都知道是神经病的女儿来了。

    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出来,林呈里吃了一嘴的狗屎。

    拍下的照片,都通过手机,发到网上去了。

    公园不安全啊,以后不要一个人带孩子出来玩,碰到这样的神经病真倒霉。

    林蕊蕊听到后,离林呈里还有三米左右的距离,就没有再走过去了。

    林真真像是没有其他人的议论,毅然决然走过去,询问林呈里的情况。

    林蕊蕊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之外看戏的林满月。

    看见了,林满月没有躲避,与林蕊蕊对视。

    怕事的话,早就走了,还等着她们姐妹两来问责吗?

    从人群中走出去,林蕊蕊走到林满月身前。

    “他再怎么样都是你爸,你这样侮辱他,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林满月否认:“乱说什么呢,是他自己犯病倒地上,跟我无关。”

    “他没病!”

    “时不时晕眩,暂时失去意识,需要进行急救,醒来后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封不动的,把林呈里描述的病情,转述给林蕊蕊。

    一个字都不相信,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大姐!”

    林真真一个人扶不动林呈里。

    林蕊蕊暂时没跟林满月理论,担惊受怕隐藏不住。

    现在都开始对林呈里动手了,表面功夫都不顾了。

    下一个,是不是就该轮到她和真真了?

    刁蛮的林满月,折磨人的手段太多,都无法想像她会被怎么虐待。

    神经病的家人来了,围观的群众就散了。

    林真真和林蕊蕊,扶着林呈里走过来的时候,要从林满月身旁经过。

    冷水冲刷,身体冷,但脑袋已经慢慢清醒。

    不是救人,时故意往狗屎上压。

    一想起那个味道,林呈里就止不住犯恶心。

    推开林真真和林蕊蕊的搀扶,林呈里扬起手要扇向阿禾的脸。

    “贱人!”

    可惜,手在半空中,就被阿禾给握住了。

    用力往后一推,林呈里接连倒退了好几步。

    手臂有点被扭到了,林呈里又指使林真真和林蕊蕊:“你们两给我打!”

    阿禾,活动拳头,关节声很清脆。

    不敢。

    林真真要理论的,都被林蕊蕊给拉住了。

    对林呈里的感情淡了,但跟林真真的姐妹之情,永远都在。

    林蕊蕊不想妹妹,被林呈里波及到。

    “满月,这个贱人故意害我吃狗……”

    林呈里还是没能把屎字说出来。

    “一个臭保镖,还翻身做主人了吗!满月你把她交给我!”

    关到林家,像当初关胡晓芸一样,只要用铁链锁起来,身手再好都逃不掉,来解他的心头之恨!

    林满月手抬起来,触在鼻子之下。

    她是在嫌弃林呈里说话,臭。

    这个动作,刺激到了林呈里的自尊心。

    年轻时就是美男,到老了保养的很好,除了有点发福。

    林满月不咸不淡地说:“你是谁啊,我要把阿禾交给你?”

    “我是你爸爸,是你老子!”

    “是吗?”

    林满月的反问,把林呈里父女三,给反愣住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