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吃里扒外的东西!
    第229章 吃里扒外的东西!

    不是吗?

    当然不是。

    他不配。

    林真真做和事佬:“二姐你别说这些伤心的话,爸爸他是气糊涂了。”

    “气糊涂,跟我有毛的关系。”

    林满月懒得理这一家子的奇葩,骄傲地转身,准备走人。

    “满月,你什么意思?”

    林呈里顾不了他浑身发冷,追上来。

    阿禾抬起脚就要踹,林真真和林蕊蕊及时把林呈里拽了回来。

    那一脚,没能踢到林呈里身上。

    只是,林满月前后反差太大,他有点懵了。

    不是爸爸?

    有毛的关系?

    这都是林满月对他们两关系的定义。

    亲自开车来接他,关心他的病,还陪她来散步的林满月,去哪里了?

    现在前面站着,一个冷血无情,连眼神都透露着寒意。

    “满月,你是中邪了吗?”

    已经要走了的林满月停下来。

    刚刚吃了那些东西,进入脑袋给吃傻了吧。

    林满月转身,林呈里又补充说:“还是你在盛家生活压力大,你得了精神分裂症?”

    只有这两个原因,是林呈里能够想到的。

    没有别的了。

    豪门生活,压力大,很多都需要看心理医生的。

    “你是自己掌嘴,还是我来帮你个小忙?”

    阿禾撸起了衣袖,手指活动伸展着,随时都能一掌把林呈里打得满地找牙。

    挨过掌嘴滋味的林蕊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口中有一颗牙都是被阿禾打掉的,后来去植牙植了一颗,吃饭咀嚼才方便。

    记住了这个死保镖的这些话,以后再报仇也来得及。

    林呈里眼巴巴地问:“满月,你到底怎么了?”

    “还没看出来,我不想装了呗。”

    “装?装什么?”

    “当然是,装跟你关系好啊。”

    这么直白,林呈里完全没有想到,林满月会这么说。

    之前一直就觉得,林满月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接受了他的主动献好。

    再聪明,还时要受他的摆布。

    原来如此!

    原来都是装得!

    不亏,他也是装得,大家彼此彼此。

    赵文清生的女儿,继承了赵文清所有的缺点。

    算计,陷害、小心眼等等,一样都没有落下。

    “你自己是傻逼,就以为别人都是傻逼,活在自我建造的幻想世界之中,你是不是每天都觉得生活挺美的?”

    不美吗?

    家庭事业,交给了有能力的女儿。

    有一个继承香火的小儿子,回家又有小儿子的生母给伺候着。

    在外,想找多少女人就找多少女人,想怎么睡她们就怎么睡。

    没人管得着。

    全市,有谁能比得上他林呈里,大老婆小老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没有把家给掀翻。

    这是他的能力!

    更美的是,二女儿攀上了一个大人物,能够带着他进入到上流社会。

    抽雪茄,坐游艇出海,这都是之前,没有享受过的。

    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你以为对你百依百顺的胡晓芸,她拿着你的钱,把胡家从一个穷的连饭都吃不起的胡家,帮成了一个小企业老板。胡家可没把你当成什么恩人,胡晓芸的葬礼,他们家都没来人。”

    提这个干什么?

    不过是龙夫与蛇的故事罢了。

    林满月过滤掉林呈里不愿意交谈的眼神,“你想把林蕊蕊嫁出去赚一笔钱,却不知道林蕊蕊私底下跟那个男人商量好了,她把公司机密和客户资料都交给那个男人,她再拿着钱远走高飞。”

    这么一说,林呈里和林真真都看向林蕊蕊。

    说得太具体了,不是大方向的猜测,太像真的了。

    林蕊蕊马上否认:“胡说!我才没有!”

    “胡晓芸自杀之前给我打得那个电话所用的手机,就是你林蕊蕊给她的。别否认,门是开不了,你是从楼上的窗户用线绑着吊下来的。怕被发现,收线的时候拉得过猛,有一长截卡在了窗户外,下面打着一个圈,那正是固定手机而打出来的。”

    林满月从包包里拿出一个自封口pe袋,里面就是一截线,那个圈也很明显。

    线,是盛韩轩带着保镖闯进林蕊蕊房间,抢手机时,一个保镖无意中发现的。

    要拿到,难不倒他们。

    “污蔑!”

    林蕊蕊大惊失色,喊出来的话,也没多少可信度。

    “这线,林呈里你不陌生吧。修宇第一次上林家门,他戴了一条手织围巾,我跟他吵架,他就用剪刀把围巾搅烂扔了,答应我再也不收同事的礼物。”

    因为是第一次上家门。

    不仅林满月记得,林呈里也记得。

    毛巾是灰色的,跟这线的颜色,一模一样。

    “你这是在栽赃陷害!”

    林蕊蕊一额头的汗,是不是栽赃陷害,她自己比谁都清楚。

    林满月把pe袋递给阿禾拿着,说:“你的安眠药,我拿着去问过专业的人。你吃掉的那点,根本不足以睡那么久。如果是你在我去之后,才服下安眠药,让我们错以为你早就服下了。百密一疏啊林蕊蕊,那是人命。胡晓芸生你养你,还不如养条狗。”

    林真真突得上前,抓着林蕊蕊的手问:“是真的吗?都是真的吗?”

    甩开林真真的手,林蕊蕊疯狂地否认:“不是我!是林满月害死了妈!你怎么听几句话,就相信她了呢?”

    林呈里一反手,扇了林蕊蕊一耳光。

    “吃里扒外的东西!”

    打不到阿禾,打林蕊蕊,是绰绰有余。

    胡晓芸怎么死的,林呈里不关心。

    关心的是,他公司的机密。

    “林满月你为什么要害我?”林蕊蕊捂着她的脸。

    已经恢复了体力的林呈里,一耳光是用了很大的力。

    “公园里不能随地大小便,不然我该叫你撒泼尿照照镜子,你有什么值得我花心思去陷害的?”

    “那你为什么现在要说出来!”

    林蕊蕊双眼发红,吼得声嘶力竭。

    算是,已经承认了,胡晓芸的死,是她一手策划的了。

    林满月摸了一下额前的刘海。

    有点长了,不夹发夹的话,总是喜欢掉下来。

    会痒痒的。

    下次该去剪剪了。

    她说:“因为啊,我想看你们,家破人亡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