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我没兴趣跟傻子打交道
    第232章 我没兴趣跟傻子打交道

    的确没有限制人身自由啊。

    还帮着林蕊蕊处理好了额头上的伤口。

    就是没送到医院去,检查下林蕊蕊有没有脑震荡什么的。

    不必要了。

    又不是贵客。

    林蕊蕊不是,也没打算走么。

    走?

    难道林蕊蕊不想走?

    走出去,被林呈里抓回去。

    小老板是要黄了,等待她最好的结果就是林满月把她打残,然后嫁给糟老头或是给有家暴娶不到老婆的男人续弦。

    反正,她后半辈子,都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如果,她没有作用,林满月也不会救下她的。

    林满月不是所说的做好人好事的人。

    林蕊蕊又主动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先吃饭吧,还贴心地给你们打包了饮料,我这人啊,最爱做好人好事了。”

    林满月示意,阿禾就把手上的袋子放在桌上。

    一看袋子上的logo,高级餐厅,价格不菲。

    但是这点小钱,对于盛韩轩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阿禾解开袋子,把打包的餐盒拿出来。

    林满月没有说着骗人,的确有两杯饮料。

    一整天没吃饭了,阿禾都开动了,林蕊蕊就不担心有毒,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吃相啊,不好看。

    林满月的计划,并不时几分钟就能完成的。

    先让林蕊蕊吃饱,别到时候上台,话还没说出来就先饿昏到了。

    吃完,阿禾收拾她的餐盒,全部都扔进了垃圾桶。

    而,林蕊蕊没有动静。

    在家里做大小姐做习惯了,还等着他们来伺候她吗?

    脏碗放再桌上,影响视觉。

    谁都没开头先说,里满月多看了林蕊蕊的脏碗几眼。

    强迫症吗?

    林蕊蕊心里吐槽,但还是规规矩矩把碗,扔进了垃圾桶。

    室内的空气,开窗户通风,饭菜味没那么浓了,阿禾才关上窗户。

    “你要我怎么做?”

    再一次,林蕊蕊先问。

    沉不住气的,至始至终都时林蕊蕊。

    林满月说:“必要的情况下藏拙是保身,一直装傻只会让你没有价值,我没兴趣跟傻子打交道。”

    装什么呢装!

    帮她止血,带她逃离林呈里的追赶,难道还是要跟她相见恨晚做好闺蜜的吗?

    林蕊蕊真不装傻了,还瞄了一眼没说话的盛韩轩。

    到底林满月做了什么,值得盛韩轩花这种时间来陪她做无聊的事情。

    林家的矛盾,在盛韩轩这种生意人眼中,根本不算什么的。

    “你要我对付林呈里?”

    很上道啊。

    以前要是林蕊蕊这么上道,好多麻烦都免了。

    “说得像你没对付过一样,如果不是我从中打岔,林呈里就会被你洗劫一空。”

    一下就点中林蕊蕊的要害,林满月也不兜圈子了。

    “把你知道的,所有林呈里安排杀害我妈的细节,都告诉我。”

    为的,就是赵文清的死因。

    林蕊蕊心里更清楚了。

    被林呈里差点打死时,吼出来的那句话,救了她。

    “银货两讫,我告诉你,你能给我什么?”

    “能给你婚姻自由,能让你下半辈子身体健全。”

    林蕊蕊:“……”

    连这些,她们两都想到一块儿了。

    只能说明,林满月跟她一样,那么了解林呈里。

    “我怎么相信你?”

    唧唧歪歪的,怎么那么啰嗦呢。

    林满月收起脸上的笑容,换上阴冷之颜,“你还有别的退路吗?”

    阴冷之颜,林满月跟盛韩轩并排坐着,真的太像了。

    林蕊蕊吞了吞口水。

    即便盛韩轩一直没说话,她也能感受到强大的气压。

    今天不答应,走不出这里的。

    “林呈里当年,以赵文清的亲人为诱饵,诱导赵文清开车去那地方……”

    “等等。”林满月不得不打断林蕊蕊的话。

    “我妈她是孤儿!”

    “孤儿,也是要先有爹妈,才会出生的好吗!”

    林满月:“……”

    说得好有道理,她找不到理由反驳了。

    “你已经找到你妈的司机了,也知道了。给司机送钱的那个人,是林辉专门去得一个陌生女人送得。”

    提到林辉,林蕊蕊的脸上闪过耻辱。

    那个小偷小摸的男人,间接害了她。

    当时林辉在林家作威作福,就是因为抓住了林呈里的把柄,林呈里不敢明着赶林辉走。

    要么都大富大贵,要么就一起承担。

    “哦我忘了说了,准备之前,林呈里故意还得你妈感冒,鼻子不通所以闻不到味道,车上的汽油味就忽视了。”

    林满月的手不自觉握成拳头。

    听着这些,她的心好痛。

    如果当天,她要是在国内,跟着她妈一起出门。

    车上的汽油味,她就闻得出来。

    早点下车的话,就不会出事了。

    没有如果,没有早知道!

    林蕊蕊有点胆却了,他们两都那么严肃。

    林满月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问:“你怎么知道的?”

    “林辉告诉我的。”林蕊蕊只要提到林辉,就受不住的耻辱。

    真相如果不是这样,林呈里就不会那么害怕。

    而且,林蕊蕊说得,跟盛韩轩获得的消息框架,明显符合。

    林满月捏了捏拳头,“我要你,把这些话,连贯组织好,当着记者的镜头说出来。”

    “什么意思?”林蕊蕊还是被这个大胆的说法给吓住了。

    当着镜头,不是要把林呈里的罪行,公之于众吗?

    背地里计划是一回事,公之于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父女之间撕逼,该会引起多么大的舆论效应。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把林呈里的禽兽行为,告诉给所有人。”

    林蕊蕊没有立刻回答。

    到时候会有什么影响,她没有能力控制,也许会被反噬。

    林满月有盛韩轩来做善后,她什么都没有。

    如果林呈里没有被扳倒,林满月也不会全心全意来帮她。

    不做赔本的生意,林蕊蕊迂回地说:“此事关键人物就是林辉,找不到林辉,我所说得那些话,都得不到证实。”

    林满月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冷笑,“你只要做证人就行了。”

    林蕊蕊追问:“你能找到林辉?难道你不知道他已经消失了吗?”

    “林辉那个人,一定会出现。”

    这么笃定,林蕊蕊不确定,到底林满月知道多少?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