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女侠!大姐!姑奶奶!奶奶!……
    第233章 女侠!大姐!姑奶奶!奶奶!……

    如果全部都知道,林满月完全可以自己去见记者。

    凭着盛韩轩的关系网,可以把记者会安排地妥妥当当的。

    外界又不是不知道,林呈里是林满月的爸爸。

    要她当着镜头来宣布林呈里的罪行,就是要她卷入风波中心吧。

    林满月这一招,用得太妙了。

    在不能暴露自己之前,林蕊蕊还在做着最后的坚持。

    “你确定你能找到林辉吗?他可是像老鼠一样,只会去人类不会知道的地方。”

    真是啰嗦。

    又不是用麻杆打狼,不需要两头怕。

    只要说出当天的真相,林呈里就跑不了。

    没了林呈里,林蕊蕊的安全,不就有保障了。

    林满月斜斜地看着:“要么就照着我说得做,要么你现在就滚出去。”

    林蕊蕊都在嘴边的话,给收了回去。

    滚出去,就会被林呈里抓住,她就没活路了。

    没有再反驳。

    盛韩轩先站起来,扣上西装扣子,要走。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件事。”

    林蕊蕊急忙忙的叫住他们。

    “可不可以,放过我妹妹,她去公司也是做林呈里的傀儡。”

    林满月扭了一下脖子,闭了眼睛又睁开,极其不耐烦。

    “不是来跟你商量谈条件的,懂?”

    “那能不能先告诉我,什么时候举办新闻发布会?”

    “等。”

    甩下一句话,林满月挽着盛韩轩,走了。

    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了。

    不救林蕊蕊,林蕊蕊早被林呈里给打死了。

    从酒店出来,林满月交代阿禾今晚先守着林蕊蕊,明天换个地方。

    再不是高档的酒店,这里也客流量不少的。

    以防万一。

    怎么样,都不能让林呈里找到林蕊蕊。

    兔子逼急了,都要咬人。

    何况,林呈里是毒蛇呢。

    当晚,林蕊蕊就想从陪同的阿禾套出秘密来。

    只是,阿禾的嘴,跟沾了胶水似的,怎么都撬不开。

    第二天转移地方后,阿禾跟林满月说了林蕊蕊的打探。

    就是因为不轻敌,才转移地方换着人守。

    林满月注意着林蕊蕊的那些反应。

    不过呢,那是正常的反应。

    要是林蕊蕊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就更不安份了。

    还有一个人证。

    林满月问:“林辉什么时候才能到?”

    “因为天气的原因,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

    这是阿禾能给出的,最准确的数了。

    两到三天,足够安排。

    林满月去电台录小故事的时候,就有一辆车跟着。

    比昨晚跟着他们的林真真,跟踪技术要高明一些。

    录完小故事,林满月去公司接盛韩轩下班。

    那辆车,还跟着在。

    山羊潘打来电话。

    “林小姐,有人出钱收买你们的行踪,大部分人都没接,还是有小部分人会去做。”

    林满月往车后看了一眼,笑着说:“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毒蛇急了,要开始喷毒液了吧。

    盛韩轩没往后看,“阿禾,找个安静的地方,解决掉。”

    报警,又能怎么样呢?

    口头上教育一下什么的。

    自己解决,快一点。

    阿禾把车开到了,稍微偏僻的工厂。

    人才下去,就从口袋里拿出了甩棍,一甩变长。

    来这个地方,跟踪者本来就有点疑惑。

    还以为,是要打野战。

    毕竟,林满月跟盛三少,在路上已经被交警抓过一次。

    要是没别的发现,有这样赚爆眼球的消息,也是不错的。

    当阿禾走过来之后,他们马上熄灭车灯,人还弯腰躲在车里。

    装作,这辆车里无人。

    骗不过阿禾,先礼貌地敲了两下车窗。

    车里的人,没开车灯也没给阿禾回应。

    好吧。

    礼貌的方式不要,那就来点粗鲁的。

    甩棍猛地一下抽在车窗上。

    比不上利器的撞击,这一下也够可以的。

    车里的人再也藏不住,一个臭娘们儿,单枪匹马的还敢动他们的车?

    爬起来,开车门下来,拳头还没抡到阿禾身上来,就被阿禾一脚踹过去。

    倒退后背撞在敞开的车门上,腹部跟背部的疼痛同时夹击。

    另外一个男人从副驾驶冲过来,阿禾直接跳上车盖,一甩棍打在他脸上。趁他摸脸之时,一脚踹向他的后背,冲击力导致他往前跑了好几步,再一个扑倒在地。

    暂时没管他们两个,阿禾在车里找到了相机,删除了所有照片。

    保险起见,还拿走了内存卡。

    两个男人已经站起来了,对于身手矫健的阿禾,他们两个人,还会怕?

    啧,有心要放他们一马,是他们自己不自量力。

    蹲下去系紧鞋带,两个男人来到她身前,一个拳头砸下来,一个脚踢,都没有说因为她是女人,而手下留情。

    抬起那条踹过来的腿,猛得往上像抬着一根树干一样撞向抡拳头的人。

    单脚的男人站不稳,跌向他的同伴。

    就在此时,阿禾摸向卫衣帽子边缘,抓住结头这边一下就把绳子扯了出来。

    那两个人要爬起来之时,阿禾手上的绳子围着他们两的脖子绕了一圈,用力往上一拉。

    绳子勒得这两个人快断气,阿禾才稍稍松了一点力。

    可以呼吸了,杀猪一样的喊声,一下下刺激着阿禾的耳膜。

    “女侠!大姐!姑奶奶!奶奶!”

    各种女性长辈的称呼他们喊了一遍,阿禾才松了一点力。

    居高临下地问他们:“以后还跟不跟拍了?”

    绳子困着脖子,两人又跌在一起,摇头都摇得艰难。

    “去与那些还想来跟踪拍摄的人说,想见血就来。”

    阿禾收了绳子,走回去。

    脖子上没有束缚,两个男人都不在地上躺,也不计较车窗是否被敲坏,屁滚尿流地爬上车,开着车先滚蛋。

    这是一个警告,绳子在脖子上肯定会有很深的印子。

    那些人看到了伤痕,还敢收林呈里的钱,来跟踪吗?

    有命赚那个钱,也没命花那个钱。

    回去的路上,林满月的手机响了,是林呈里打来的。

    “是不是你把林蕊蕊藏起来了?”

    “你派人跟踪我,查到了吗?”

    “要是林蕊蕊跟你说了什么,都是污蔑,你妈是胡晓芸害死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