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跟你有关,你以为我会顾及?
    第237章 跟你有关,你以为我会顾及?

    记者会现场是什么状况,林满月没打扰盛韩轩的工作,盛韩轩先打电话过来问了。

    她不说,阿禾还有那些保镖,也会说得。

    又给他增加负担,林满月心里过意不去。

    事情搞砸了,其中有一部分,是她粗心的原因。

    林满月在跟盛韩轩通完电话之后,心里很不舒服。

    上天入地,都要把那个保镖给找到!

    跟她玩心眼,无所谓。

    但是耽误盛大佬的工作,浪费盛大佬的人力就不行!

    直接怀疑对象是林真真和林呈里。

    保镖这么做,对他们最有利。

    还有就是盛莉华禾叶虹茜母女。

    积累的仇恨太多了,盛莉华很有可能来耽误她的事儿。

    只是,当晚保镖被找到,供出来是谁指使的,林满月不好想了!

    怎么会是他!

    还有,凭什么干涉她的私事!

    不需要林满月再去跟盛大佬告状,盛大佬自己知道了。

    下班,就带着她去了盛家。

    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奶奶他们都在餐桌上,见小两口来,急忙叫保姆去拿碗筷。

    “要回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叫人准备你们喜欢吃得菜。”

    奶奶的笑容维持不到两秒,就从小两口严肃的表情中,看出了不同寻常。

    以前回来,也是严肃板脸的。

    可是今天,连小美女都那么严肃,应该是出事了。

    宋姿问:“你们奶奶跟你们说话呢,怎么爱搭不理的呢?”

    “你。”

    盛韩轩指向喝汤的盛启泰,“跟我过来。”

    盛启泰抽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巴,站起来跟着盛韩轩走。

    心知肚明,是为了什么事。

    不知道情况的宋姿,拉住盛启泰,“你跟韩轩究竟怎么了?”

    “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别担心。”

    听着好恶心,还工作上呢。

    林满月要不是看在奶奶的面上,一进门就跟盛启泰吵了。

    来到盛启泰的书房,盛启泰坐在书桌后,盛韩轩和林满月坐在书桌前。

    整个空间内,都弥漫着盛韩轩的火气。

    很重。

    很浓。

    浓到不需要用刻薄的词语,彼此就形成了一堵推不掉的墙。

    盛启泰说:“别怪爸爸,爸爸也是为了这个家。”

    越听越恶心,比听到盛启泰安抚宋姿,更让林满月恶心。

    为了这个家,她妈的死因就可以不追究。

    还是那句话,凭什么?

    “你们两心平气和地听我把该说得话说完。”

    盛启泰双手交叉,“我插手是不对,但是那件事要是曝光,影响力极大。韩轩有个杀人犯的岳父,新闻报道会很难看。满月你是想要你爸爸臭名昭著,目的已经达成了不是吗?”

    安抚的眼神看向林满月,传达希望林满月理解的意思。

    才不会理解!

    林满月理解不了。

    她又不是宋姿,那么好骗。

    再说了,记者会之前,林呈里已经臭名昭著了。

    大老婆小老婆住在一起,在外面养小三小四。

    朋友间传出来,就是一个笑柄。

    胡晓芸的死多的是人议论,为了小情人,把续弦的老婆逼死了。

    有这些言论,林呈里还不是一点都不怕,活得有滋有味的。

    言论,改变不了林呈里的任何生活现状。

    只有触犯了法律,才能使林呈里,堕入地狱。

    盛韩轩眼皮一抬。

    “我就问你,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会影响到你……”

    “先不说影不影响得了,即便是影响了,我也承担了,要你来多管闲事?”

    盛韩轩说得每一个字,都是零下的温度,冷得盛启泰指尖聚冷。

    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态度。

    今天多了个林满月在,盛启泰觉得,特别不给他面子。

    “你以为你现在的位置,已经坐稳了吗?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私底下讨论你,说你恃才傲物吗?”

    “坐不稳又怎么样!我的女人要报仇,我就只能干眼看着,算什么男人!”

    盛启泰:“……”

    林满月内心里,那怒火,在听到盛韩轩说了这些话之后,去了一半。

    赵文清是她妈,盛韩轩是她老公啊。

    两个人,都是同样重要的。

    她没有为了赵文清的事情,对盛韩轩没有限度的索取。

    而是,盛韩轩,一直在不求回报的给予她。

    “你越来越义气用事,会毁了你的!”

    “谁敢毁我?谁有那个能耐毁得了我?”

    掷地有声,盛韩轩就是有这个自信。

    能够毁掉他的,只有他自己。

    父子之间的谈话,进入到了死胡同。

    要谢的话,始终是要挟。

    盛启泰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能力呢。

    盛世集团到了儿子的手上,业务拓展向全球,是升涨最快且是最稳的。

    真那么容易毁了自己,公司也不会发展的那么好。

    “我不管你听谁说得这件事,你再插手,就别怪我无情了。”

    盛韩轩握着林满月的手,牵着她站起来。

    最后的忠告。

    也是盛启泰是盛韩轩的老子,换别的人来对他做背后插刀的事情,非死即伤。

    “就不能饶了林呈里吗?反正都成为了过街老鼠了!”

    盛启泰也站了起来。

    站起来有什么用,躺下都没用!

    林满月说:“林呈里害死了我妈,尸骨未寒都算不上,直接把尸体给火化了。如果不为我妈报仇,我这一生将良心不安。”

    这么说了,盛启泰就不要再插手了。

    同样都是失去亲人的,如果当年沉船的绑匪没有死。盛启泰抓到他们了,大卸八块都是轻的。

    只是,盛启泰吃了秤砣铁了心,要管。

    “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这次饶过林呈里,就这一次。你们想怎么对付林呈里,都私下去做。”

    管太宽了吧。

    坏事做那么多的林呈里,还要给他管公开和私下吗?

    那么温柔的手段,何必又要付诸行动呢?

    直接化干戈为玉帛得了。

    “此事跟你无关。”

    盛韩轩牵着林满月,走了四步。

    “要是跟我有关呢?”

    盛启泰走到了书桌旁,满怀期待地等着他们两转身。

    “跟你有关,你以为我会顾及?”

    不会啊。

    要顾及,父子两也不会僵持那么多年。

    “等等。”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