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大佬真敢!
    第280章 大佬真敢!

    那张照片,林满月在想,要不要跟盛韩轩提?

    提了,照片可能就保不住了。

    容医生说了,照片没有备份,这一张容医生当宝贝似的保存了那么多年,太珍贵。

    盛韩轩小的时候,容医生担心盛韩轩自己来拿走。

    盛韩轩长大后,容医生担心盛韩轩派人来抢。

    总之,就是一直防着盛韩轩。

    真正太珍贵,反正她不递给别人看,就保存在家里。

    当做纪念品吧就。

    这么想,林满月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盛韩轩照片已经到她手上了。

    车上时,林满月转移话题,“奶奶跟你说什么呢?”

    “问叶虹茜她们去了哪里。”

    林满月看着他,眼珠都没转一下。

    叶虹茜母女去了哪里,她只知道是非洲。

    具体什么地方,她不知道。

    非洲那么宽广,沙漠荒芜那么多,有些地名太拗口,有可能说给她听她都不知道是哪儿。

    “奶奶说,她有生之年都不想再看到她们两,留在外面不要回来了。”

    呃……这真是奶奶会说出来的话。

    只有他们家的老人,才会有这样的心境。

    一进屋,林满月手上的包包,就被盛韩轩拿过去,放在了鞋柜上。

    咦?

    难道他有千里眼和顺风耳,已经知道照片到她手上了?

    林满月想保住照片,手还没碰到包包,就被他给抓住,一个用力她扑倒在了他怀中。

    他胸前没有肥肉,她是整个是脸撞上去的,鼻子撞得有点痛。

    “喜欢那张照片?”

    他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脖子后。

    掌上的肌肤,要比她脖子后的肌肤要粗糙,揉搓似的动了一下,引起她的一阵颤栗。

    是不是,她保留了他小时候没穿衣服的照片,他要掐死她灭口?

    呸呸呸!

    怎么可能!

    想太多!

    林满月脸对着他的胸口,也不退出来,“喜欢啊,那张的你,很可爱。”

    “既然喜欢,你还可以再看。”

    “嗯?”

    真被发现了?

    他也太厉害了吧!

    “等下,我给你看。”

    “哈?”

    盛韩轩没有再回答她,手往下抱住她的腿,把她整个人抱起来,回了卧室。

    说话算话的盛韩轩,真给她看了。

    之前呢,林满月也看过的,都是扫一眼啊或者是无意间瞄到。

    这样直接目的的看,她好羞涩啊!

    大佬真敢!

    什么都敢!

    反正他生日那天,车厘子盛宴,是花尽了她前二十几年的勇气了。

    被子被扔在了地上,什么都没盖,就这么躺下。

    感谢空调君,给了卧室一片温暖。

    没有任何遮掩,林满月本来是平躺着的,这一刻很想自己化身一匹马,马脸上的眼睛只能看前方,不能斜视和看后方。

    那眼睛啊,就是不受林满月的控制,要往旁边瞄。

    收都收不回来。

    瞄着瞄着,就不有自主的,向她靠近。

    帅哥,你的脸很好看,你的身体也好看。

    靠近之后,她就被揽入怀中。

    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睡吧。”

    睡!

    怎么睡!

    这么睡,他睡得着吗?

    那就睡吧。

    林满月闭着眼睛,在心里数羊。

    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疼痛,把林满月叫醒。

    眼睛睁开一条缝,能看到他的脸。

    转过头看床头柜上的钟,凌晨三点。

    “知不知道,我刚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这样了。”

    他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

    “说明了,跟你这样,是我的本能。”

    半夜被闹醒,捶了他一拳,闹过之后,继续睡。

    林满月后半夜,也做梦了。

    梦到,她长了针眼。

    醒来后,自己吓了一跳。

    尼玛,要不要有那种梦啊!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不能看的。

    再说了,又不是看得别人,看得自家男人。

    梦里针眼太真实,林满月出门时,戴了一副墨镜。

    如果在路上再长,墨镜还能遮挡一下。

    去到电台,进办公室了,林满月的墨镜都没有摘下来。

    跟任佳期分享了她差点被抢包的事情,任佳期一拍大腿:“难兄难弟,你终于也被抢了一次!”

    “什么叫做‘终于’,你一直盼望着这事儿是吗?”

    “看我这张嘴!”任佳期装模作样地打了她自己嘴一下,“竟然发生这种事情!满月你有没有事?千万不要受伤!让我看看,快让我来检查一下!”

    林满月打掉任佳期袭她胸的手,真闺密啊这是!

    敢不敢演得再夸张一点!

    气呼呼的,去录小故事了。

    生任佳期的气,林满月录完就走了,没等任佳期一起下班。

    反正她的时间是自由的,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都随她自己的意愿。

    只要,把该完成的量完成了,她就履行了合约里的重要内容。

    接到陆迪电话的时候,林满月在打火机店里,给盛韩轩买打火机。

    他自己那个,她觉得有点旧了。

    机身上有磨损,他用了很多年了。

    虽然不希望他多抽烟,送个打火机给他,换着用。

    刷卡的时候,陆迪来电话。

    “林满月,同学们都聚齐了,你也来吧。”

    “什么同学?”

    “小学同学啊。这么多年没见,大家都很想见你。”

    小学同学?

    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除了陆迪,她基本上都不记得谁是谁了。

    “我们在格林威治台球厅,你在哪儿,要不要我来接你?”

    陆迪太热情,林满月拒绝了他来接。

    想着,就去见个面,找个借口离开。

    格林威治台球厅很大,林满月进门,就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走进去的时候,打球的没打球的,全都看向林满月。

    牛仔长裙裙摆直到脚踝,从两腿之间开叉到膝盖,金属纽扣紧住了叉口,露出她细长的小腿。

    上身一件绛红色高腰外套,绛红绸面搭配手工刺绣,大胆的红大胆地穿。

    脚上一双高帮运动鞋,给她减龄不少。

    林满月的出现,让他们眼前一亮。

    小时候就是班里最漂亮的,长大后更是漂亮。

    “同桌过就是这么大方,陆迪生日送这么贵重的打火机。”

    同学中的一个女人说了,大家就看向林满月的手上,提着一个名牌打火机的袋子。

    生日?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