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掌嘴
    第282章 掌嘴

    大姨妈晚了。

    林满月用任佳期送的验孕棒试了一下,没有怀上。

    庆幸的情绪,一闪而过。

    没怀,真好。

    她和盛韩轩的二人世界都还没有过够呢。

    生韩轩都说了,明年。

    这一年,要珍惜一下相处的时间。

    但是呢,生活总不会让你如愿的。

    你想过不被糟心事打扰的生活,就是有糟心事来打扰你。

    于闵敏母子两,最近没有动静,奇了怪了。

    于文志的校长都没法做了,一家人还没有从本市搬离出去,不做点反击吗?

    蛰伏,是为了出山时闹出更大的动静。

    于闵敏那个女人,心机太重,要勾引男人,宋姿真的比不上。

    预防针,还是要继续打啊。

    到时候,宋姿真出了什么事,还不是盛韩轩的责任。

    一想到那几个人,林满月就头大。

    她头大,就要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那个别人,就是林呈里无疑了。

    不知道这一次,林呈里装病装得了多久。

    她进去的时候,要看下时间。

    要去精神病院,林满月先问盛韩轩的意见。

    盛韩轩没有反对,林满月就带着阿禾去了。

    精神病院这次非常配合林满月,保证了她去,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安全问题。

    当林满月走进林呈里的房间,看到林呈里被绑在床上,门还没关上,林满月就笑了出来。

    简直不要太惨。

    上次的塑料椅子,质量太差,一下就毁坏了。

    这次给林满月换了木椅子,只要不是拳王级别的,一下都不会坏。

    林满月坐下来,嘴边擒着笑意:“绑那么紧,痛不痛啊?”

    林呈里望着天花板,唇动一下停一下的,像极了精神病患者。

    对于林满月的话,置若罔闻。

    房间本来就小,林满月一往前倾身,就能挨到床边。

    小手指触了一下绑林呈里所用的绳子,挺粗。

    以林呈里的力气,一定挣脱不了。

    林满月又坐回去,“你知道,林辉为什么会出现做证人吗?”

    制造车祸杀死赵文清这一案,关键人物这一就是林辉。

    没有林辉,案子只能进死胡同。

    林呈里没有反应,上次之后,练就了他的忍耐心。

    “开了你的保险箱,拿走了你的东西,你天涯海角地找他就是找不到。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一找就找到了?”

    林呈里没有反应。

    “因为啊,从一开始,林辉就是我藏着的啊。我藏着他,想找他,自然是很轻松的。”

    藏着林辉,那么保险箱被盗,林满月就推脱不了责任了。

    “对啊,林蕊蕊已经告诉你了,你保险箱的位置是我说出来的。是你自己不相信林蕊蕊说得,还打她。你不知道,当时我看到你们起内讧,高兴的想唱歌。”

    床上的林呈里,眼神闪了一下。

    这种刺激性的消息,自认为天资聪颖的林呈里,是致命的打击。

    钱啊!

    保险箱里的都是钱!

    金条和首饰,是他在赵文清身边忍辱负重那么多年,才得到的。

    即便不是全部,被林辉那个狗东西拿走,林呈里也是心痛的。

    “还记得你做得迎接汪尚媛的宴会吗?那玩具里的纸条,是我跟汪尚媛一起换的。再往前,汪尚媛会被曝光出来,也是我的帮忙。我给了你一次喜当爹的机会,你要不要感谢一下我?”

    床上的林呈里,眼神闪得更快了。

    他那只盯着天花板的眼珠,没有了定力。

    环环相扣,没有1就没有2,想不到吧。

    眼神闪算什么,不能当着装病的原因。

    林满月再接再厉:“你以为林真真的男朋友,能够跟我硬碰硬是吗?你住在这里消息太闭塞了,我好心转告你,于文志的校长名额被刷下来了。以后能做什么,都不知道呢。”

    林呈里的眼神闪得太频繁,掩饰不住,只好闭上眼睛。

    “这辈子,你都出不去了。”

    林满月指着她脚下,“这里,是你留在世界上最后的行动范围。等你一死,尸体就从这里运出去,烧成骨灰。”

    “毒妇!”

    终于终于,林呈里回骂了一句。

    “哦,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毒妇!”

    声音更大,吼得逼仄的房间内,所处的每个角落都能听到。

    林满月回头,交代阿禾:“给律师打电话,就说林呈里的病情好转了,案情可以继续开始调查了。”

    “毒妇毒妇毒妇毒妇毒妇毒妇毒妇毒妇……”

    林呈里没有规律地喊起来,虽然眼睛没有睁开,也是装着精神不正常时候的时候说话的状态。

    看看,苟延残喘求生存的怂样!

    林满月勾起右嘴唇微微向上一翘,给出一个冷笑。

    痛快。

    践踏林呈里的自尊,她就是这么高兴!

    “哦,原来还是精神不正常啊,那得再住一段时间再观察一下情况了。”

    林满月悠然地站起来,没再看床上念着骂着的林呈里。

    不可能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给林呈里。

    一点点来。

    慢慢来。

    一刀切开,哪有慢慢切开痛呢?

    锋利的刀子一刀切,痛感就是那一瞬间。

    钝刀慢慢磨,才是更要命。

    起身到门后,林呈里骂骂吼吼之中加了个“贱人”。

    林满月听力就是好,就是听出来了。

    借着装病骂人,她也无法忍。

    “阿禾掌嘴,不要让人看出来。”

    阿禾上前,都不用按着林呈里,有绳子束缚着。

    收了力道,一巴掌打在林呈里嘴上。

    声音响的很清脆,没有流血。

    阿禾再一巴掌扇上去,再是一巴掌。

    三个耳光,打得林呈里的嘴都麻了,始终没有出血。

    阿禾又从口袋里,拿出一盒消肿的药和一副医用手套。

    给林呈里嘴上擦了药,这么及时应该不会肿起来。

    痛,还是很痛的。

    林呈里的眼里都能放出火光了,阿禾警告地看了他一眼,他不敢再骂了。

    “好好养伤,下次我再来看你。”

    林满月特地交代院方,暂时不要管林呈里,两个小时后再去。

    两个小时,应该也够消肿了。

    不手软,下次林呈里再骂人,就不是掌嘴那么简单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