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无法接受
    第288章 无法接受

    五年前,酒店,开房,女人……

    等等等等的字眼,都跟她没有关系。

    五年前,她根本就还不认识盛韩轩!

    盛韩轩轻笑了一声,没有再作答。

    这,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没有否认,就是承认。

    盛启泰听出了意思,也笑:“爸爸能理解你,男人嘛,是需要解决生理问题的。我看你现在还没找到她,要不爸爸来帮你找。放心,我不会跟奶奶和你妈说的,林满月那里,更会替你保密。”

    天下间,就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盛韩轩又轻笑了一声,盛启泰听不出来高兴还是不高兴。

    反正是笑,那就是同意了。

    可能韩轩这个人,在这方面,比较保守。

    说话回答,才扭扭捏捏的。

    好了,既然沟通好了,那这趟的目的就达成了。

    盛启泰慢悠悠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西装,笑着说:“找人,你出面的话目标太大。我的话,会安全许多。你是爸爸的儿子,爸爸不为你了还会去为了谁。”

    告白的宣言说完,盛启泰就喜滋滋地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坐在地上的林满月,一个转身,跪爬着,从办公桌后爬了出来。

    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双皮鞋,林满月仰头,盛韩轩站在了她身前。

    一个跪爬,一个站立,角度相差太大,她仰头的姿势,脖子的扭动幅度很大。

    盛韩轩蹲了下来,她的头就不需要那么仰了。

    猎人围守住猎物、紧盯着不放的眼神看着林满月。

    他一字一句地问:“你相不相信盛启泰说得那些话?”

    懵了的林满月,先点头,再摇头。

    相信,还是不相信?

    索性,林满月又一屁股蹲,坐了下去。

    坐着,要比跪趴着,要轻松些。

    乱,她很乱,无法用正常的思维来思考问题。

    脑袋里,就像一团化不开的浆糊,要炸。

    她好想,把刚刚清洗他手指伤口的酒精,倒进自己的脑子里,求以清醒。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相信盛启泰说得那些话吗?”

    盛韩轩直勾勾地看着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迎视他的目光,林满月先点头,又再摇头。

    这是,真给吓傻了。

    盛韩轩,也随着她坐下来。

    两人面对面,坐在地上。

    这样的状态,是想让她放松。

    林满月后背靠在办公桌上,她无神地望着他,望了有一分钟。

    才用,很小很小的声音问:“我该相信你吗?”

    不是去相信盛启泰,是相不相信他?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

    真的吗?

    林满月瘪了瘪嘴,悲恸的情绪从心底直冲喉咙,酸的发紧。

    她吸了一下鼻子,把头低了下去。

    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一滴滴的,滴下来滴在她的腿上。

    好难受。

    成年人,谁没个过去。

    算起来,她不是还有两个前男友吗?

    即使是真的,那也是盛韩轩的历史啊。

    她能怎么办,又没有时光机器,无法让时间倒流。

    道理是这样,但她就是难受。

    难受地想哭,已经哭了。

    无法接受,他跟别的女人,有过亲密关系。

    无法!

    这一刻,林满月才知道,她自己是多么的自私。

    一直说他的占有欲强。

    她这样的,才算是自私的占有欲。

    五年前发生的事情,那个时候,盛韩轩还不认识她,凭什么为了她守身如玉?

    啊啊啊啊啊啊啊!

    林满月在内心里咆哮,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

    盛韩轩马上起身,把她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

    拥着她,让她倒在他身上。

    西装外套在他的椅子背上放着,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

    她的眼泪沾湿他的衬衫,那一团紧贴着他的肌肤,可以看见那隐隐的肉。

    过了很久,林满月提出来,要回家。

    哭过之后,眼睛很不舒服。

    盛韩轩不放心,她坚持要回家。

    盛韩轩就把阿禾叫了进来,“直接送夫人回家,别的地方不能去。”

    还是不放心,盛韩轩送她,专属电梯再到车上。

    确定看着那辆车开走,盛韩轩转身才回办公室。

    回家后的林满月,没玩手机没看电视,就倒在了床上。

    昨晚,那么累。

    这一刻,她却睡不着。

    躺着的,都不用去做什么,还是睡不着。

    这不是空穴来风。

    五年,这个数字,也出现在了盛韩轩的打火机上。

    她问过他的那个旧打火机,他说是朋友送的。

    一用,就是五年。

    之后,她就没问,是男性朋友送还是女性朋友所送。

    自动划分了,男性朋友。

    如果,盛启泰说得是真的。

    是不是,打火机,就是五年前和盛韩轩开房的那个女人所送呢?

    因为太过珍贵,他就一直带在身边,没舍得扔。

    不能再想了,越想越像是真的。

    他说了,她可以相信他的。

    她应该相信他!

    相信他!

    不要乱想了!

    睡不着,家里有安眠药吗?

    从卧室里出来,阿禾安安静静地坐在客厅。

    “夫人,你要找什么?”

    “药……”林满月这才发现,她连药箱都一起拿去了盛韩轩办公室。

    走的时候,没带走,家里什么药都没有。

    “需要什么药,我出去买。”

    “不用了。”

    林满月寡淡地没有多余的情绪,又倒回了卧室。

    这一天,盛韩轩没有加班。

    还提前下班了。

    他回来了,阿禾就可以走了。

    直奔卧室,看到小东西躺在床上,他以为睡着了。

    昨晚,他怎么样的用力怎么样的时间,没有忘记。

    让她睡一会儿吧。

    睡着了好,醒着容易乱想。

    盛韩轩出来,给徐磊打电话,去酒店买些晚餐回家。

    小东西那个状态,做饭的话,都担心她会切到手指。

    去书房拿了ipad,到卧室,靠坐在床头处理邮件。

    动作很轻缓,没有打扰到她睡觉。

    如果,盛韩轩趴下去,就能看到林满月其实是睁着眼睛的。

    一个小时后,徐磊送来了晚餐。

    摆放好后,又麻溜地离开。

    盛韩轩这才,在楼梯处喊她:“小东西,吃饭了。”

    没有像往常一样,她欢快地飞奔出来。

    任何声响都没有,空荡荡的,他像生活在独居老人的山洞中一样。

    盛韩轩再次倒回卧室,已经坐起来的小东西,呆愣愣地看着他。

    她那小心翼翼害怕失去他的眼神,看得他的心一颤。

    他走过去,蹲在她身前,仰视着她。

    握着她的手,两人十指紧扣。

    “你内心里要是真相信盛启泰说得那些,那就等到盛启泰找到他认为的那个女人了,真假就见分晓了。”

    林满月机械地点头,除了这样,她还能做什么呢?

    张口的时候,她的喉咙发紧,出的声音就小。

    “如果真有那个人,你会选她,还是选我?”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