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选你
    第289章 选你

    “选你,选你,选你。”

    盛韩轩说了三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他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准确明白的告诉了她,他的所想所要。

    林满月咬着唇,点了下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林满月慌乱的心,打了一小剂镇定液。

    跟着他一起出去,即使桌上的菜都是她喜欢的,她都没吃多少。

    心情实在是不好,那心酸心痛直感,侵袭全身。

    不用吃饭,她已经饱了。

    没有太累没有做体力活,这一天情绪的大起大落,林满月晚上还是倒头就睡。

    盛韩轩看在眼里,她的隐忍,和她对他的信任。

    一狠心,什么都没说。

    因为心事太多,心神不宁,林满月第二天去电台录小故事的时候,频频出错。

    这是自从开录之后,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工作状况不好,不止是浪费林满月一个人的时间,还有其他同事的。

    任佳期从阿禾口中,没问出林满月情绪不对劲的原因。

    阿禾不是隐瞒,她是真的不知道。

    正如盛启泰所说的,盛韩轩五年前的那一夜风流,只有他们两人……不对,还有林满月,三个人知道。

    其他的人,都还不知道。

    效率不够,林满月也没有强撑,她先休息一下稳定一下心神,等下再录。

    林满月坐在办公室,手揉着鼻梁,有气无力地说:“阿禾,去帮我买杯咖啡,不加糖。”

    等阿禾走了,任佳期才滑着椅子过来,小声问:“怎么了你?上次打火机那件事?”

    “不是,没睡好。”林满月手往上,揉着额头。

    头不痛,她就是烦。

    明明知道任佳期说得打火机是她新买的那个,她还是不由自主会想到盛韩轩用了几年那个。

    受不了!

    脑子里全是这些事情。

    “我去洗个脸。”

    林满月去了洗手间,肩膀塌着的,从背影都能看出来她不是很开心。

    平时的林满月,不是这样的。

    任佳期也没问出来什么,可能真的没睡好吧。

    水龙头冰冷的水,浇在脸上。

    一捧,两捧,还不够。

    手指骨节都给冷凉了,她才没有继续往脸上浇水。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眼睛无神又空洞,如果没有呼吸,她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不能自私的,对不对?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她还跟盛韩轩不认识呢。

    不能,她有过男朋友,他遇到她之前就是必须是光杆司令。

    这样,对他不公平。

    他都说了,会选她的,她还纠结什么呢?

    或者是,盛启泰为了挑拨他们两的关系,故意那么说故意那么做的呢?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盛韩轩是什么人,她了解,盛启泰也了解。

    无中生有的话,盛启泰也可能会被盛韩轩送去非洲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气息的。

    有啊。

    真的有那个女人……

    林满月包了一口气,嘴巴胀得很大,像是青蛙吐气一样,吐了一口出来。

    脸部恢复正常,林满月再洗了一遍手,走了出去。

    一脸的水,下巴还在往下滴,回到办公室。

    “卧槽,你是去洗澡了吗?”任佳期拿着纸巾盒滑椅子过来。

    林满月抽了几张,擦了脸扔进垃圾桶,给了任佳期一个安心的微笑。

    这一笑,笑得任佳期一顿。

    本来还以为是没睡好,这一下,任佳期确定林满月是遇到问题了。

    可是,林满月不肯说,她也不能强行撬开林满月的嘴吧。

    连盛启泰在外面有个儿子,那个儿子还比盛三少年纪要大,这种高级机密任佳期都知道了。

    那么,困扰林满月的,将是比这还要严重的难事。

    任佳期没有逼问她,心情那么不好了,再跟八卦狗仔追着问,还会更给她造成心理负担。

    阿禾买了咖啡来,不是她们经常光顾的那家店。

    林满月问:“加糖了吗?”

    “没有。”

    没加糖,苦一苦,让她醒醒神。

    林满月打开杯盖,大大的喝了一口。

    才吞了一点,味蕾整个爆炸了。

    “噗……”

    剩下没吞下的,林满月给喷了出来。

    “什么情况啊?”任佳期伸手要抓纸巾盒,才想起纸巾盒已经放在林满月那儿了。

    椅子滑过来,关心得看着头低着,背佝偻着的林满月。

    林满月偏头,脸都给胀红了,说:“好苦……”

    能有多苦啊?

    任佳期从她手上拿过咖啡,试着喝了一口。

    “噗……”

    任佳期喷了,还比林满月喷得更远。

    两个人,难兄难弟,把办公司的地板,用咖啡给洗了一遍。

    “太他妈苦了!阿禾你确定这不是新世纪的毒药?”

    任佳期狂扯着纸,先给林满月,再扯给自己擦嘴边。

    阿禾先给她们两人接了温水来,准备去找拖把来,又有几个同事做呕吐状。

    地上的咖啡越来越多,看来大家都尝试了什么叫做终极苦咖啡了。

    办公室的人,苦倒了一大片,舌头味蕾都吃不出味了。

    真的那么苦吗?

    阿禾想试一下,那一杯的咖啡,都给喷完了。

    她晚了,没有机会尝试那苦味。

    舌头稍微好受了一点,林满月就去录了。

    可能真是给苦醒了,不再频频出错,顺利地录了几个故事。

    下班,林满月跟任佳期邀着,去吃甜品。

    不行了,必须要弥补一下舌头。

    那苦的想哭,再不吃点甜的,太委屈舌头了。

    提拉米苏,焦糖布丁这些,她们三人桌上摆了太多。

    女生爱甜食,不稀奇。

    可一桌子那么多,有点吓人了。

    吃了甜食,可能是味蕾转变,林满月的心情也不是特别差了。

    总归,是要过下去的。

    不然怎么办,她去把那个女人杀了吗?

    盛韩轩对那个女人,也不是很看重的,她再不依不饶的就没意思了。

    希望盛启泰找到,又不希望找到。

    找到了,要看看那个女人会是何方神圣,竟然会打动对女人过敏的盛韩轩的心。

    不希望找到,嫉妒发狂,不允许别的女人来跟她抢夺盛韩轩。

    自我矛盾,无所适从。

    甜品还没有吃完,奶奶就打电话来,叫她回家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林满月到的时候,盛韩轩已经到了。

    他比她先到。

    沙发上还有玩手机的盛启泰,和欣赏美甲的宋姿。

    现在盛莉华和叶虹茜去了非洲,这样的相聚,相当于全家都在了。

    林满月走进去之时,挨着盛韩轩坐着的奶奶,往旁边挪了一下。

    不管发生什么事,奶奶都是让她还是坐在奶奶和盛韩轩两人中间。

    一坐下,奶奶就握住了她的手。

    温暖,温和,奶奶总是给她没有理由的支持。

    “我听说,你找到了一个曾经跟轩儿有过渊源的女人,在哪儿呢?”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