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栽赃嫁祸
    第302章 栽赃嫁祸

    不做校长,也不是义气用事。

    盛韩轩不知道是怎么查到了,他曾经办过不公平得事情,有间接害到过一些人。

    谁不会做错事?

    大不了不做校长了,反正他有积蓄,暂时不会被饿死。

    可是盛启泰又来催着他走,他又没做什么!

    “林呈里从精神病院逃出来,是你找人干得吧。韩轩已经查到了,你自己主动离开,比他用手段送你走,更好些。”

    于文志一下怒了,“你们家的人,真是为所欲为习惯了是吗?我是知道林呈里逃出来了,但却是在林呈里逃出来才知道。你儿子想赶我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种办法都会用上,卑鄙无耻!”

    本来于文志内心里就有气,有钱有势的人,做什么都那么理直气壮,想把你捏圆就不会把你搓扁。

    同人不同命,他比盛韩轩年纪还大一些,过得远远不及盛韩轩。

    盛家得长子长孙,应该是他!

    而盛韩轩,不过是运气好了些。

    上面那个亲姐姐去世了,盛韩轩就成了盛家得独生子。

    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不需要盛韩轩他自己去争取,盛家人都会拿着送到盛韩轩手上去。

    命运不同就算了,还要栽赃嫁祸。

    做过得事情也就承认了,没做过得事情,绝对不会承认。

    “那对于林呈里来说,根本不是治病的地方,而是监狱。林呈里自己受不了想办法逃了出来也有可能,反正不是我,我没有那个本事,可以从你儿子设立的重重关卡中,把林呈里救出来。”

    盛启泰还在劝,“林满月恨死了林呈里,韩轩他查到的线索是指向你的。并且线索得来源绝对是林呈里本人提供的,林呈里都把你抖了出来,韩轩不会不相信你是无辜的。”

    话虽如此,于文志还是听不进去。

    栽赃嫁祸,方法太多了。

    利用林呈里那个没有脑子又冲动得性格,随便买个证人就能做出来。

    以为他傻呢。

    “你儿子想一手遮天,他除非是派杀手来把我杀了,那样的话就能把我得尸体运出本市。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离开。”

    于文志决心已定,“还有,你回去转告你儿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做过得所有逾越界限得事情,总有被曝光得一天。好运气也有用完得那一天,叫他省着点用,没有了好运气,他连我都不如。”

    真是,听不进去劝,还放狠话!

    幸好不是韩轩本人听到这些,最不喜欢被威胁。

    盛启泰可以保证,韩轩听到这些,于文志这一辈子就完了。

    盛启泰怎么劝,于文志都不听。

    说去说来,两人吵了起来。

    不听劝的人,真烦!

    分别的时候,于文志很是笃定地说:“林呈里逃出来跟我无关,如果是我做得我就不得好死!相反,你儿子敢这么发誓吗?”

    于文志撂下狠话,凶狠狠地走了。

    盛启泰揉着额头,他真是神伤。

    只要离开这里,两边都不用再发愁。

    于文志母子不会被韩轩为难,韩轩也不会听到母子得消息就心烦。

    各过各的生活,没有刻意的去联系,就不会再见面。

    明明是为了于文志好,还不领情。

    从小看到大的韩轩也是,他的好意从来不领情。

    盛启泰的眼珠往上看,他很想看看,额头上是否刻着“失败”二字。

    看不见,就用手摸。

    没有刻字,额头上什么都没有。

    见了于文志没有任何收获,盛启泰又去了公司。

    不再是直闯韩轩的办公室,先让秘书通报一声。

    做好了等待得打算,没想到立刻让进了。

    “你不是二十四小时陪在我妈身边,恩爱夫妻不做了?”

    盛韩轩把笔帽盖上去,手指转着那支有点重量的钢笔。

    手指本来就长,钢笔转得很灵活,仿佛就是长在他手上,可以随他自由掌控。

    这些讽刺的话,对盛启泰没有刺激作用了。

    听多了,麻木了。

    “我知道林呈里逃出来又被你给抓回去了,你打算怎么做?”

    “呵。”盛韩轩冷笑,手指停下,那支钢笔也跟着停下。

    一头还搭在他手上,一头抵在文件纸上。

    盛韩轩说:“我怎么做,不需要你来关心。”

    “林呈里那个猪脑子,怎么可能会逃得出来呢,肯定有人帮他?查到是谁了吗?”

    “没查到。”

    “你怎么可能没查到,只是不愿意告诉给我而已。”

    “打探消息没打到,可以滚了。”

    “现在你跟我坐下来好好说句话都没耐心了?”

    “以前也没有。”

    盛启泰:“……”

    他就是来找虐的。

    幸好没有高血压心脏病这些,不然跟韩轩对话,随时有送急救的可能。

    盛启泰都走到办公室门口了,不甘心地转身问:“真没查到?”

    “滚。”

    盛韩轩快骂人了。

    消息是封闭的,不会泄露出去。

    知道是谁幕后指使的人,没几个,更不会泄露给盛启泰。

    坐不住得来打听,为了外面得那个便宜儿子。

    盛启泰讪讪的,离开了。

    再说下去,就要吵起来了。

    跟韩轩吵,那是找虐。

    不像于文志,会跟你列举大道理,对错分明得给你列出来。

    韩轩他,算了不说了,被虐也给虐习惯了。

    盛启泰从盛世集团出去之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给林真真打了电话约出来见面。

    再怎么样,都是于文志血缘关系得爸爸,林真真就来赴约了。

    不是公共场合,就在盛启泰的车里。

    再一次提出来,要林真真劝于文志离开这里。

    “我给你们一笔钱,保证你们去了别处,不会因为生活难题所困扰。”

    “盛伯伯,这样对文志不公平。他只是留在这里生活,没有打扰任何人,这点人权都不能有吗?”

    没有一个是省事的!都说不通!

    盛启泰很烦的,从车后拿了一瓶水,喝了一口。

    想起还有林真真在,他又拿过来一瓶,费劲地打开了瓶盖,把没有瓶盖得水递给林真真。

    “喝吧。”

    林真真看着这瓶水,清澈见底,没有马上喝下。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