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警铃大作
    第309章 警铃大作

    来拜佛,就是求平安求保佑的。

    这打头阵的林满月,一来就血光之灾,怎么听下去?

    电视里,那些胡说八道的算命人,会被砸摊子。

    这个乱说话的,他没有摆摊,就是用布画了一个八卦图,布上放着几叠长方形的硬纸片,硬纸片上的字和图案,她们看不懂。

    把布掀了,就相当于把摊子掀了。

    任佳期手都伸去了,还是被林满月给拦住了。

    算命的,不慌不忙地说:“躲过这一劫了,就会否极泰来。”

    “还说!”任佳期暴躁地站起来,有要把这乌鸦嘴算命人揍一顿的架势。

    “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经历了某些挫折,才能更好的享受人生不是。”

    算命人没理任佳期,继续跟林满月说:“平时不要跟属马的人过多的接触,会加害于你。命里犯水,不要近水,。你命格那么好,经历那么一次,会否极泰来的。”

    “借你吉言。”林满月从包包里拿出钱,给了算命人的卦钱,拖着任佳期走了。

    再听下去,任佳期这个暴脾气,是真要打人的。

    虽然嘴上骂着那个算命人,走远之后,任佳期还碎碎念:“我不属马,米安也不是,阿禾你是?”

    阿禾说:“猪。”

    这前后接的,好像故意给阿禾下套似的。

    天地良心,任佳期怎么会跟阿禾玩文字游戏呢。

    阿禾又说:“我是猪。”

    林满月:“……”

    任佳期:“……”

    米安:“……”

    这么说自己是猪的,也是没谁了。

    阿禾终于听出了她自己的愚蠢话,补充说明:“我是属猪的。”

    这样就好很多嘛。

    干嘛要精简,多说一两个字,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们都不是属马的,都不会加害林满月。

    其实就算她们是真属马,也不会做那些事。

    只是那人说得神乎其神的,心安的要把她们自己避开而已。

    “忘掉!满月你给忘掉!那都不是真的!很可能是敌军派来的奸细!”任佳期洗脑一样,在林满月的耳边,不停重复这几句话。

    敌军派来的奸细,打仗吗?

    林满月就没有真把算命人说得那些话,当做人生准则去执行。

    灾难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她更相信,人定胜天!

    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她要自己掌控生活,而不是被生活给掌控了。

    担心会影响到林满月的心情,任佳期和米安,都决定不再在外面乱逛。

    早定下来的泡温泉,就去泡吧。

    至于那人说的,远离水。

    又不是出海,温泉水才到胸口的位置,站起来就不会淹着。

    早就安排好了,温泉的一处公共区域是留给她们四人的,不对其他人开放。

    同为女性,就不必再遮遮掩掩的了。

    包着浴巾进入到温泉里,然后在水中脱下浴巾,啥都没穿。

    本来就是泡啊,穿衣服了怎么泡。

    外人又没有,彼此关系那么熟了,看看也无所谓。

    温泉水表层,有白雾飘荡,像是在仙境一般。

    白雾缭绕之中,还是能看到对方身体的一部分。

    大家都是女人,都是一样的。

    只是,大小的区别而已。

    “满月你……”

    任佳期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满月立马双手护在胸前,不给看。

    太夸张了吧,任佳期翻白眼:“我只是想说水中的满月你真好看,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啊,我又没有要轻薄你。”

    要说奶奶和盛韩轩都是老司机,任佳期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不仅是老司机,还是资深老司机。

    这种情景之下,从任佳期口中,不会冒出来小清新的话。

    基本上,都是成人话题。

    林满月走到一边去,用毛巾在岸边搭着,她脸枕在毛巾上。

    背部对着任佳期她们,说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又没有正面。

    温泉的水,泡着真舒服啊。

    眼睛闭着,享受着温温热热的水。

    她们在说话,林满月假寐地听着。

    问到她头上了,她会答一句。

    没问到,就保持沉默。

    结伴去上厕所,问她她不想去。

    一会儿后,她们回来了。

    回来跟离去时,动静相差太大了。

    再次进入到水中后,可能她们也累了,都没说话。

    话最多的就是任佳期,能够憋着这么久没开口,也算不错的。

    倒是有人在水中走动的声音,在慢慢向她靠近。

    林满月猜,可能是任佳期。

    以为她睡着了,想过来吓唬她吗?

    小样,总是喜欢这些幼稚游戏。

    阿禾跟米安,都是个安份的人,泡温泉就泡,不会来小打小闹的。

    只有任佳期,有永远用不完的活力,和永远说不完的话。

    身后的任佳期,脚步很缓慢地在继续朝这边走来。

    不甘寂寞,总是做些小动作,来引起注意。

    即使过来,一起趴着,也没事啊。

    林满月认真听着,算着距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了她的身后。

    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她笑了:“听到了,我知道是你。”

    身后的脚步声一顿,像是被发现后的反应。

    林满月嘴边的笑意更浓,“我的耳朵可灵着呢,早就察觉到你过来了。”

    听见身后的任佳期,脚往前抬了一步,温泉水跟着她的前进,荡起一层打在了她的背上。

    水势很温柔,在她背后浪起一浅层的浪花。

    浪花再掉入水中,瞬间消失。

    闭眼的林满月,感觉到了任佳期就在身后了。

    “怎么,在我后面,要给我按摩?先说好,不付钱的啊。”

    说着,身后的人就贴了上来。

    身躯高大,不似和她差不多身高的任佳期。

    林满月心下起疑,头还没有抬起来,肩膀上就多了个麻麻酥酥的东西。

    不是任佳期,是一个男人!

    林满月第一个反应,就是脚往后面一踢,踢向男人的关键疼痛部位。

    无奈,对方早有防范,身子往旁边挪开,麻麻的手还抓住了她的腿。

    林满月心中警铃大作,抬起手往后方袭击而来。

    手又被后方的男人控制住,力气好大,她连动一下都不行。

    反击无效,林满月大声喊:“阿禾!”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