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怼怼怼
    第314章 怼怼怼

    来大姨妈,才多大点事,就来不了了。

    副会长,没给名媛会里,带来任何好处。

    平时的聚会,也不来参加,在其位不谋其职。

    要不是看在身后有盛家的势力,任会长都会把林满月的副会长位置给拿走了。

    林满月开了个头,米安是与她共进退的。

    “我也来不了,那几天我未婚夫休假,我要陪着他。”

    闺密嘛,要一起。

    有了林满月和米安,怎么可能缺少任佳期。

    “我也来不了,我要加班。”

    前两个还勉勉强强算是个理由。

    最后这个,加班……

    任会长会不知道自己这个侄女的工作是什么吗?

    在电台里,随便做什么岗位都行,横着走都没人敢说,还加班!

    她们三人同时不来了,其实并不是特别大的事情。

    名媛会经常有人不来,比如说米安,以前也只是在会里挂个名字,很少见人影。

    可是,今天她们三人,全当着会长说不来,就是在挑战会长的权威。

    她们不是对会长不满,是对林真真不满。

    确切地说是,林满月跟林真真有仇,任佳期和米安,就跟随着林满月的行为,对林真真表达出敌意。

    任佳期还是任会长的亲侄女,就这么当面拒绝,也只有任佳期这个侄女做得出来。

    别人不知道,她们三人知道啊。

    虽然听不得那个算命人的说得,内心里,还是怕的。

    没有林满月在派对,她们两也high不起来。

    “二姐,你是生我的气吗?”林真真把责任都揽在她自己的肩上,给会长留了足够多的面子。

    她们不来,不是因为不听从会长的安排,是不喜欢她林真真。

    林家那点破事,哪有人没听说过。

    林蕊蕊举报林呈里杀害了赵文清,而赵文清可是林满月的亲妈!

    后面因为证据不足和林呈里精神出了问题而释放。

    释放之后,林呈里又被林蕊蕊送进了全封闭式的精神病院。

    林真真这个女儿,想见一面林呈里,都是不允许的。

    谁有那个能力,可以有这种权限?

    林蕊蕊绝对没有!

    那就是林满月,背后的盛三少了。

    同父异母的姐妹在同一个房间,林满月还是那么高傲,林真真还是那么温柔拿林满月当亲姐。

    看戏看戏,现实版的豪门恩怨,比电视剧好看多了。

    林家不算豪门,盛家算啊。

    林真真又喊:“二姐。”

    林满月没有回答她。

    只要回答,不就已经承认了,她就是林真真的二姐。

    那后面说得话,都硬不起来。

    林真真没有得到答复,就为难地跟会长说:“我不参加了,让我二姐参加吧。”

    这般贴心懂事,小妹让二姐,真是感动的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多好啊,林真真几句话就把她自己置于受害者的位置,再把林满月放置在加害者的位置。

    她们不来参加,可是一句都没往林真真身上套过。

    相反,林真真句句不离林满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林满月关系有多好呢!

    任佳期听不下去了,张嘴就要跟林真真怼起来。

    任会长一回头,警告的眼光瞪着任佳期。

    人家姐妹之间的家事,不需要外人来掺和。

    这话,任会长已经跟任佳期说过很多遍了。

    眼神,就是这个意思。

    任佳期像是胀气的皮球,鼓着脸,没有把怼人的话说出来。

    脸再次转过来,只看着米安和林满月。

    任会长管得住任佳期,管不住米安。

    “上赶着做好人,顺便把满月绑在坏人的绞刑架上,林真真小姐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论温柔,米安才是真正的温柔。

    平时任佳期说成人笑话时,米安都是听得一脸通红,从来没有狂笑拍桌等等。

    还有,米安也没跟谁吵大声那种,就是普通平音儿的说话。

    就刚刚,挤兑林真真的话,听着音儿很温柔,词语却是不温柔的。

    叫全了林真真小姐,不止是林小姐三个字,因为林满月也姓林,也是林小姐。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二姐因为我,而与大家都生疏了。”

    “那你明知道满月她不是你二姐,你左一口二姐又一口二姐的,膈应满月来衬托你的伟大吗?”

    卧槽!

    任佳期都想站起来给米安鼓掌了。

    好样的啊!

    能说会道!

    林真真这朵白莲花,是该被说说了!

    “停!”

    任会长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才找出一个词,不会得罪米安的。

    闭嘴和住口,都带有强制性的色彩。

    丰澜国际的米总,宠女儿是宠出名的,任会长不会轻易得罪。

    还有那个章东来,连自己的爸爸都敢下手,不好惹。

    “都有事,那就下次再参加。”

    任会长对着林满月她们说完,又转过来对林真真说:“你不用退出,不用想那么多,满月她们不是因为你。”

    说给鬼听呢,就是因为林真真。

    不要再让任会长下不了台,毕竟还是一会之长。

    既然都说得那么清楚,那林满月她们就没有必要再坐下去。

    豪华游船,安排的再好,她们都不去了,还听个什么鬼。

    走得时候,面子上要礼貌,都跟任会长告别了。

    特别是任佳期告别的时候,任会长又斜了她好几眼。

    把从林满月和米安那里受的气,都斜眼发在了任佳期身上。

    无所谓。

    任佳期皮厚,心又宽,不会因为被姑姑斜了几眼,就要死要活的。

    开门出去,阿禾等在外面的。

    那个守门的,也还在。

    不过就是商议游船,还弄个守门的,排场做起来很虚啊。

    往外走,米安好奇问:“林真真是属马的吗?我感觉她总是给满月挖坑跳。这次又是游船,有水诶!”

    任佳期接话:“哪里是感觉,就是实际的挖坑。心凌你还记得吗?上次我们第十八桌客人打折的那个。”

    “记得啊,叶虹茜的好朋友。”

    “对,有次林真真跟心凌吵架,就像你说得,明明是林真真在吵,那些人都觉得是满月的不对,眼神都在谴责满月。”

    听她们两说这些,林满月心里暖暖的。

    又有点哭笑不得。

    林满月说:“你们还真信那个算命的什么犯水啊,别太当真了。那人摊子前那么冷清,就是算不准才没人去。”

    不吉祥的话,就不要一直提。

    提多了,就可能成真了。

    任佳期和米安就没说了,反正在心里记着的呢。

    各自回家,林满月到家的时候,盛韩轩还没有回来。

    她先洗了个澡,出来煮牛奶的时候,盛韩轩回来了。

    从他换鞋的背影,林满月看出来,他心情不好。

    周身,都是怒意。

    林满月把火关了,走出去问:“是不是a市那边,有结果了?”

    “我跟姐姐出事那天,盛启泰他去了a市……”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