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第316章 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没有听错,就是说得耽误时间救人。

    一向沉着冷静的于闵敏,都无法淡定下来。

    这样一个保身保利的盾牌,于闵敏怎么可能随便就当着林满月说起呢?

    当着谁来说,都不可能当着林满月说,因为发挥不了作用。

    隐藏的很好,不会再有任何人知道。

    这个盾牌,盛启泰就能充当他们的武神,一辈子保护他们。

    耳朵没有聋,于闵敏确定,林满月说了什么。

    当她想要阻止抢夺手机时,林满月也已经打完了。

    有阿禾在,任何妖魔鬼怪都别想靠近。

    用力地一打,于闵敏的手就被阿禾给打掉了。

    清脆的一声响,特别像耳光声。

    “你你你……”于闵敏都大舌头了:“胡说些什么!”

    “我没有胡说啊,这些都是你刚刚告诉我的,难道你忘记了?”林满月的反问,让于闵敏觉得莫名其妙。

    她说得是林呈里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不是于文志所为。

    并没有提盛家的那些隐秘事。

    一句都没有!

    关联性的话题,都算不上!

    “二姐,你听错了,于阿姨她没有说那些话。”

    林真真还是站在于闵敏这一边。

    当然了,不给未来的婆婆说话,难道为她这个仇人啊。

    林满月唇角一挑,像极了小太妹。

    “你们两是一伙的,串通好了来给我下套,口供自然是一致的。就算刚刚跟我说了那些把柄,盛启泰来了,你们再一口否认,多么美的陷害。”

    自以为的鸿门宴,还约在这个地方。

    呵呵呵呵,没点准备,林满月怎么会来。

    她可不是宋姿,任由耍着玩。

    “没有的二姐,我们约你出来,是想商议一下去留的问题。”林真真很坚持的还在解释。

    说得比唱得好听,林满月都不会听进心里去。

    这么牛逼,抓把柄抓一辈子,等盛启泰来了,当面解释啊。

    拒绝沟通,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的林满月,林真真解释不下去了。

    拳头打在棉花上,再大再多的力气,都会用光殆尽。

    因为说了那么惊悚的事情,盛启泰丢下一切,到了林满月给出的地址。

    进来的时候,都没要服务生开门。

    他怒气冲冲地进来,第一个仇视的眼神,睇向于闵敏。

    “不是我,我什么都没说!”

    于闵敏张嘴给自己解释。

    林真真顺口说:“真的没说,我们只是说了我爸爸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事。”

    双双都说了,林满月才嗤了一声,“早知道你们两要给我下套,我就不会答应来!”

    巧妙避开了为自己解释,只提到会见面的原因。

    这一招,都是跟林真真学的。

    看,她用得多好。

    盛启泰明显,不相信于闵敏的话。

    左右也就是一个把柄。

    只是关乎于盛家家庭和谐,又不是什么犯法违反社会的事情。

    “我真没有!”于闵敏这个时候词穷。

    为什么突然提到了救盛韩轩,她也不知道!

    来的太快,说得太突然,电话也打得突然,盛启泰来得突然,一切都那么突然,没有解决的办法。

    “爸爸,我想问,她们所说的都是真的吗?当年你为了于文志,放弃了韩轩和姐姐?”

    “没有,不是!”盛启泰急忙否认,“你不要相信她们说得那些,韩轩是我最重要的儿子,任何人都比不上。”

    “我没有说!林满月她是撒谎,她陷害我!”

    于闵敏从无措到生气,恶狠狠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剜林满月。

    “那你跟我说,林呈里从精神病院里逃跑出来,是爸爸叫人安排的,也不会承认了是吗?”

    “没有的事!”于闵敏否认的很快,“我们是说了林呈里逃跑,但我没说是盛启泰所为!”

    “没说没说,什么都没说,都是我一个人说得,行了吧。叫我来就是陪你们坐坐闲聊的,既然爸爸来了,我就走了。”

    林满月站起来就要走,盛启泰想要拉住她,有阿禾护着碰都碰不到。

    “满月你先别走!满月!”盛启泰吓到了。

    就这样出去,那些话让韩轩他们知道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走,只是装样子而已。

    就是为了让盛启泰着急,一着急就不能全面的思考问题,思维就有漏洞。

    林满月站定,回头看着盛启泰。

    委屈的眼神,她被于闵敏和林真真冤枉了呢。

    危险的光芒从盛启泰的眼中放射出来,盛启泰斜眼于闵敏,“我最讨厌被人算计!无知的蠢妇,你们两是想把我害死是不是!”

    认识盛启泰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笑面虎。

    这么危险的说话,于闵敏还是第一次见到。

    所谓的把柄,也都被林满月说出去了,不能再作为威胁的盾牌。

    “但你们知不知道,我死之前,你们会尸骨无存!”

    于闵敏害怕地吞了一下口水,“我们什么都没说,都是林满月自己说出来的。”

    解释吗?

    不了。

    林满月就静静地看着他们互怼,该说的都说了,盛启泰内心里已经相信是于闵敏说得。

    她再多解释,有可能就画蛇添足了。

    这种不费吹灰之力,就转移了矛盾,屡试不爽。

    上一次,就用在了林呈里身上。

    她说出了林家保险箱所藏的位置,亲口告诉给林蕊蕊,林蕊蕊再说给林呈里的时候,林呈里都不相信。

    心中住了鬼,再往他们心中放另外一个鬼,就晕了。

    “盛伯伯,我二姐她说谎,我可以作证于阿姨她没有说那些。只要我二姐想要查……”

    “你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要你来作什么证?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盛启泰不耐烦地打断林真真的话。

    碍于没有撕破脸皮时的和平状态,盛启泰还会有点礼貌。

    现在都把所有秘密说了出来,林真真那样的女人并不是能入他的眼的。

    如此粗暴,没有任何绅士风度,林满月看到了盛韩轩的影子。

    不不不,不能把盛韩轩跟盛启泰列为同等来比较。

    盛韩轩,比盛启泰好太多,不善伪装。

    盛启泰会这么骂人,伪装的面具被揭开,恼羞成怒而已。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