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不恨真不恨,实话是讨厌
    第317章 不恨真不恨,实话是讨厌

    骂声无情,就差用手指着了。

    孕妇林真真,眼睛一眨,泪水就流了出来。

    跟演员演哭戏一样,导演喊action,就对着镜头哭泣,不带ng的。

    好样的!

    眼泪是女人的武器,会让心爱的男人心疼。

    只是,这里没有林真真心爱的男人,只有憎恶的男人。

    还有,憎恶的女人。

    林满月就憎恶,别说流泪,就是流血,她都不带同情的。

    盛启泰哪里有心情去观察林满月的表情,他脑海在高速转动。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求得一个最完美的办法。

    怎么办怎么办?

    林满月不是个容易欺骗的人,于闵敏都说了那么多,只要再一细查,总能查到蛛丝马迹的。

    为今之计,只有对林满月示好,才能暂缓一下。

    示好有很多种办法,夸奖林满月,这并不能引起直接的满意。

    面前就有一个很好的小白鼠,林满月那么讨厌林真真,他把枪口对着林真真不就行了。

    “玩心机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你这样无貌无德的女人,一味装弱的女人,真以为我看不清你的真面目了?”

    林真真哭着摇头,“盛伯伯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我是没有二……”

    “快住嘴吧,满月才不是你二姐,每次都要把称呼加在里面,生怕没人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你们关系差成什么样子,又需要外人来说吗?玩心机的女人,最终都会被心机玩!”

    林满月都快笑出来了,她完全明白盛启泰为何把林真真贬低的一无是处。

    听着很爽呢,无妨无妨。

    还有,盛启泰真的太聪明了。

    幸好她没有多话,也没有多用手段,才没被盛启泰发觉。

    连番的骂,林真真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不相信那些话是盛启泰会说的。

    那个被请进车里,还热心关照的给水喝的盛启泰,一去不复返了。

    现如今,只有满身戾气的盛启泰。

    谁惹谁倒霉。

    “盛启泰,你骂够了没有!”

    于闵敏护着林真真。

    肚子里有孩子呢。

    一直哭不利于胎教。

    林满月忍住又忍住,才没有笑出来。

    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闭嘴,争当出气桶。

    秘密曝光,没有了威胁的作用,盛启泰还会把于闵敏当做上大人来哄着?

    男人的心都是狠的,抓到盛启泰偷吃,都是年轻的女人,从来没有见到过于闵敏跟盛启泰去开房。

    能够把于文志当做活靶子,簇放到盛韩轩面前,为的就是赶于文志走。

    还求,盛启泰能对于文志母子有多少爱意?

    “于闵敏,我们之间的确是有过一段情。分开之后,你转身就嫁人,真以为我盛启泰不挑食,对你还有感情?”

    林满月抿了抿唇,看看,这就是盛启泰。

    无情无义,没有作用就扔掉。

    再怎么样都是初恋。

    初恋比甘蔗都要甜,可能盛启泰扳了一根蛀虫了酸不拉几的甘蔗吧。

    不挑食什么的,伤人啊。

    于闵敏拔高了声音:“我嫁人怎么了!你不是转身就娶了那个姓宋的!、咔咔……”

    后面的声音,是脖子被掐住,发出的呻吟声。

    盛启泰掐着于闵敏的脖子,从于闵敏逐渐变红的脸来看,盛启泰用得力气不小。

    于闵敏挣脱不了,林真真去帮忙,还是无法把盛启泰的手从于闵敏的脖子上拿掉。

    就在于闵敏快窒息之时,盛启泰松了手。

    于闵敏摔倒在地,所有的书香气息和端庄高贵,顷刻间消失。

    只有,苟延残喘,大口呼气大口出气的求生者。

    一不小心,就会走上黄泉路。

    “我的太太,是你能随便讨论的?当年我会选择我太太而抛弃你,现在也不会受你的蛊惑!”

    然后,盛启泰蹲了下去,从口袋里拿出手帕。

    拿开于闵敏护着脖子的手,擦试他刚刚掐过的地方。

    动作并不轻柔,不是爱怜。

    差不多的情景,盛韩轩也做过。

    那个股东的手指,断了之后,盛韩轩也擦了手指之处。

    “盛伯伯你……”林真真怕盛启泰又伤人,还没护着于闵敏,就被骂退后了。

    “闭嘴!我叫你说话了吗!”

    盛启泰的声音,高过了之前起高腔的于闵敏。

    愤怒的声音,在屋间回荡。

    “也好。说出来了也好,我以后就不用再受你们的威胁,逼着我去做那些事了!”

    盛启泰豪放地笑了一声,转身如沐春风地对林满月说:“我们走吧,她们心机太重,你以后不要再轻信她们出来见面了。”

    林满月:“……”

    服了!

    真服了!

    给跪了!

    所谓的力挽狂澜,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主动的做法,在盛启泰的狡辩之后,就变成了被逼无奈。

    做得那些事,都是于闵敏逼他的,他有苦衷!

    高!

    实在是高!

    太聪明了!

    脑袋稍微普通一点的,绝对被盛启泰给绕进去了。

    离开,盛启泰没有坐他的车。

    而是,在阿禾开锁之后,就坐上了副驾驶。

    赶下去?

    那么积极上车,怎么可能轻易就下车。

    林满月预计,要么盛启泰对她跟阿禾选择灭口,要么就是安抚。

    同一辆车上,灭口的话,全部一命呜呼,盛启泰没那么舍得舍弃自己的。

    那么就是安抚了。

    什么谎话没听过,就算盛启泰把话说出花来,都打动不了她的。

    车匀速在路上行驶。

    盛启泰先叹了一口气,再叹了一口气。

    林满月明知故问问:“爸爸你为什么叹气?”

    “满月,你恨爸爸吗?”

    “不恨。”

    真不恨。

    实话,她是讨厌盛启泰。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盛韩轩不是君子,也没有装过君子,就是个有喜有悲有仇必报的人。

    小心眼,都小的那么真实。

    这是盛启泰身上,找不出来的优点。

    “不恨,那你能帮爸爸保守这个秘密吗?”

    林满月认真地对视盛启泰的目光:“你觉得可能吗?”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遮掩,很累的。

    盛启泰说:“家和才能万事兴,爸爸也是被逼无奈。”

    “那怎么办呢?我已经给韩轩发信息说了。”

    盛启泰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倒在靠背上,没了知觉。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