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小东西,让我静一静
    第320章 小东西,让我静一静

    胆子最小的宋姿,哪里见过这种场景。

    当年韩轩的爷爷去世,老太太都没有这么哭过,手一抹湿润的眼睛,就安排人准备后事了。

    嫁进盛家,这是第一次见到老太太这样。

    盛启泰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如果他嘴巴张开,可能都能看到心脏了。

    宋姿的眼中,看不到盛启泰,眼里只有老太太和盛韩轩。

    “没事。”

    盛韩轩说出这两个字,盛启泰又再次闭上了眼睛。

    而老太太,哭得更凶了。

    转身就抱着盛韩轩,就像小时候抱着孙儿那样的,爱怜。

    只是,她老了,孙儿长大了,身体身高差别太大,她拥抱的姿势很牵强。

    “轩儿轩儿轩儿轩儿轩儿……”

    老太太不停叫着他的小名,这一刻只有小名,才能慰籍着彼此。

    林满月吸了吸鼻子,本是淡然的她,在看到奶奶那么伤心那么难过,喉咙发紧鼻子酸酸眼睛湿润。

    是的,最辛苦的,是盛韩轩!

    风光的背后,谁又知道他遭受了多少罪?

    林满月又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哭出来。

    再多一个人哭,只会让宋姿怀疑。

    这就,浪费了盛韩轩的隐忍。

    “没事?真没事?”

    宋姿不是不相信韩轩,只是老太太的样子,不像是没事。

    老太太哭了一会儿,才哽咽着说:“我想起轩儿的爷爷了。”

    这样啊。

    宋姿才了然地点头,老爷子跟老太太感情很好,几十年如一日。

    想起来,才伤心。

    但是,盛启泰哭什么?

    宋姿疑惑地看向盛启泰。

    “我也想起韩轩的爷爷了了。”

    盛启泰双手护着眼睛,狠狠一擦,把泪痕擦干。

    盛韩轩把老太太的手,从他的腰间拿了出来。

    起身站起来,衣服都没有整理,银色西装上的泪渍也不在意。

    “小东西,我们回家。”

    “回家。”

    林满月心里一酸,挽着他的手,跟随着走了出去。

    老太太没有挽留,盛启泰更是不敢。

    宋姿有点怀疑,但因为韩轩对她越来越好,没有往深里想。

    还以为,老太太和盛启泰哭哭啼啼的,看着心里烦。

    韩轩一直是这样的,以前她哭的时候,韩轩也烦。

    几个袋子掉在地上,宋姿想起了,这些都是她跟杨太太她们打完牌后逛街买给韩轩的。

    下次吧,再送到韩轩那里去。

    从盛家出来,盛韩轩就处于安静的状态。

    林满月没有问没有说一句话。

    夜有月,路有车,车有人,这条路上,车轮撵过,都在为盛韩轩叫屈。

    回家后,盛韩轩就打开了家里形同虚设的酒柜,拿出一瓶酒出来。

    倒酒时,只拿了一个酒杯。

    林满月增一个,空的放在他的酒杯旁,他都没给倒。

    “你不能喝。”

    说着,他一仰手,半杯酒下肚。

    还不让她喝,至少说明了他不是全然失去了理智。

    被他一个人干掉了半瓶,而且还是白酒。

    见他没有要收住的架势,林满月不得不阻止了。

    “够了,不喝了。”

    她的手看似托着酒瓶,其实是拽着的。

    只要他有再倒着喝的动作,不用点力是倒不出来的。

    “叮”地一声,盛韩轩把酒杯放下。

    其实要砸向地的动作都做出来了,还是收住只是放下来。

    半瓶白的,干干的喝,没有任何下酒菜,也没有任何停顿。

    像极了一个从沙漠走出的人,看到绿洲水源,在不停地喝。

    结果是不同的,一个是救命一个是丢命。

    盛韩轩再喝下去,不丢命也伤身。

    酒瓶,最终也放下了。

    身上的酒气在发酵,他垂眸看着她,问:“小东西是不是觉得,我很窝囊?”

    “没有!”林满月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如果说盛大佬都窝囊了,那么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窝囊的。

    大佬是霸气的,不屑一顾的!

    “是吗?”

    “是的!你比所有的男人都像男人!”

    “我姐姐代替我死了,我却连跟她们的死有牵连的人,都动不了!”

    “不是的,你不是动不了,是顾及到奶奶!姐姐她们不会怪你的,你就不要自责了!”

    心疼的,林满月双手抱住他的腰,两人贴得很近很近。

    这个时候,就不管酒味不酒味了。

    只想着,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他。

    盛韩轩,没有把手拿起来抱着她。

    兀自说着:“活人比死人重要,见鬼的普遍认为!我的世界里,重要的人,即使是死了,都比那些活着的人重要!”

    林满月听懂了他的意思,去世的两个姐姐,要比盛启泰重要。

    可是奶奶……

    奶奶那么求那么做,也是没有错的。

    只是立场不同。

    世上安得双全法!

    为了盛家,盛韩轩就不得顺着他的心,去做事。

    所以,奶奶才会抱着他哭。

    委屈的不是奶奶,委屈的是他。

    “我发过誓,只要跟她们两的死有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誓言呢,没有兑现,我又怎么对得起她们两?”

    “姐姐不会怪你的。”

    “你不是她们,你怎么知道她们不会怪我!”

    林满月一怔,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

    酒气发酵到了极致,他身上甚至他们两人的周围,都是酒气。

    “我如此卑劣的活着,呵呵。”

    盛韩轩转身,就走。

    林满月怔忡,如此负面的他,如此憋屈。

    万能吗?不是。

    连想要做得事情,都有那么多牵绊。

    死人没有活人重要?

    不是的!

    她不这么认为!

    再追上去,打开书房的门。

    他人不在里面。

    追到卧室,洗手间里有水声。

    推开洗手间的门,他衣服都没脱,站在花洒下。

    细孔喷洒出来的水,一丝白烟都没有,冷水啊。

    林满月进去,把他从水下拉出来。

    又是喝酒又是冷水冲的,身体真的不要了吗?

    他不要,她要!

    “小东西,让我静一静。”

    甩开她的手,盛韩轩又要去淋冷水。

    “好啊,静一静,我也来!”

    林满月无所谓的,同样站在了冷水下。

    水从她的头上淋下来,打湿了脸打湿了衣服。

    水很大,眼睛都淋得快睁不开了。

    “要痛就一起痛!要病就一起病!我都要陪着我的男人!”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