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第321章 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冷水,是让冷静,也能够让人感冒。

    林满月也要淋,盛韩轩就关了水,拿着架子上的干毛巾把她整个人都包起来。

    自己的身体好,她的身体不见得会这么好。

    淋感冒了,更折磨他。

    两个人都包得像粽子,在酒气未散的洗手间内,特别的滑稽……

    林满月首先,“噗”地一声笑出来。

    “笑什么?”

    冷着脸的盛韩轩,很不赞同地看了她一眼。

    冷水澡,对女人身体不好,她不知道?

    何况,她这几天身体不方便,更加不能这么淋冷水。

    他催:“快擦干了躺床上去。”

    一起沐浴什么的,他今天没有那一份心情。

    “哦。”

    林满月瘪了瘪嘴,慢吞吞地擦身上的水。

    她都躺上床了,洗手间的门没有关,就能清楚地听见里面在干什么。

    刷牙。

    刷了一遍,两遍、三遍、四遍……

    以为他还要刷第五遍,她要下床去阻止时,他终于没刷了。

    从洗手间出来,身上的酒气还有,但不是那么浓了。

    刷牙,就是想去掉一些酒气的吧。

    可是大佬啊,喝酒是喝进了肚子里,气味是整个消化系统不只是口嘴啊。

    算了,大佬心情不好,她就不要跟他讲这些科学道理了。

    “要不要我去给你煮醒酒茶?”

    她往她睡的位置挪了挪,要把床上最大的空间留给他。

    “没醉。”

    他说得很快,嘴唇张开闭上的速度更快。

    那带有酒气的气味,就减少了从嘴里出去。

    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

    大半瓶白的,还是高度酒。

    他如海的酒量是不会东倒西歪,一点影响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没喝醉的他,怎么会在意那点酒气呢,全都撒在她身上了,要她跟着一起醉一起沉眠。

    “那上来睡吧,早睡早起,身体才会好。”

    林满月的手,在旁边空位上,拍了拍。

    邀请他,快点上床睡觉。

    盛韩轩冷着脸走到床边,先坐下。

    从背后的姿势,林满月可见他的后背挺得很直。

    就像一棵挺直的白杨树,不弯不折。

    只是大佬,现在是叫你睡觉,不是军训啊喂!

    酒还是喝得太急太猛,海量都承受不住。

    这样的一面,大佬从来没有过。

    上次喝醉回来,只是喜欢压在她身上,说些“你记性不好”的这些碎语。

    今天,太可爱了!

    家里发生那么多事情,那么多糟心的人,林满月此刻的心都不堵了。

    被他的笨拙又可爱的反应看得,心情愉悦。

    快乐是一天,悲伤也是一天,怎么样过生活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下。

    咳了一声,林满月吐字很清晰地说:“别坐着了,上来吧。”

    盛韩轩脱了拖鞋,双腿放上来,挺直地躺下。

    头挨着枕头之后,才拉着被子盖着他自己。

    被子下的林满月,一下就拱了上去,抱住他。

    “睡不睡得着?”

    她问的,因为看他两眼睁开的程度,应该是没有睡意的。

    “嗯?”

    “那要不,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好不?”

    “嗯。”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我不是和尚。”

    林满月:“……”

    她的意思是,循环往复,就像是复读机一样的催眠曲,要把他给念睡着了。

    睡着了,就不要去想那些为难他的事情了。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他的反应,超出了她的预期。

    “我有老婆,就是小东西你。”

    盛韩轩说着,身体转过来,望着她。

    好吧,之前还是猜测,在看到他的眼睛之后,林满月确定他有点醉了。

    清醒时候的他,眼神没有这么温柔。

    他平时不这样!

    从公司到家,身上的严厉已经去掉了很多,还是有底子在的。

    此刻的他,完全像一名未成年的男孩,眼里是询问真理的渴望。

    没有攻击性,只有靠近意。

    林满月倾身上去,把手从他腰间拿了下来。

    他失望都没来得及,她就一翻身,趴在了他身上。

    趴在他胸口,她问:“老婆,是做什么的?”

    “小东西,拿来爱的。”

    林满月咯咯笑,“还有呢?”

    “小东西,小东西,小东西……”

    他的手,扶着她的腰。

    “你不说,我来告诉你。老婆,是可以合法睡得。”

    林满月身体倾上,吻着他带有酒气的唇。

    要醉就一起醉。

    酒气好似也传到了她身上,做了平时她不敢做得事。

    懵懂少年轩,在开始时,是适应期。

    接受能力特别快,少年轩秒变成人轩,从被动到主动,控制了节奏。

    冷冻的冰川,在他们两人的热情之下,化成了暖水。

    哪里还有什么烦心事,哪里还有什么借酒浇愁。

    只有她,和他。

    爱,热,爱。

    第二天早晨,林满月听到他的起床声,眼睛没有睁,只是换了个睡姿。

    腿从被子里伸出来,露出一片美好的景色。

    有点头痛的盛韩轩,在看到她踢被子的样子,眉梢爬上笑意。

    被子理好,把她的腿盖住。

    洗簌准备穿衣,走的时候,盛韩轩在卧室门口驻足。

    转身,望向床。

    小东西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睡得像猪一样。

    昨晚发生了什么,他记得一大部分。

    不像她,喝醉,什么都会忘记。

    热情如火的她,喜欢在上。

    那么累,连眼睛都没睁开来,目送他上班。

    体谅她,一次。

    手腕上的手表,在一秒秒地进走,上班前的空余时间已然不多。

    盛韩轩还是倒了回去,亲了她的额头一下,才没有回头地离开。

    林满月醒来时,又是中午了。

    躺着没动,伸懒腰手都没有伸出被子,就缩在被子下象征性地动了动肩膀。

    记不住这是她多少次睡到中午才醒,次数太多太多了。

    没跟长辈生活在一起,就是好。

    如果有长辈在,这样经常睡懒觉,会被说的。

    这是盛大佬给她的生活。

    累了就睡,饿了就吃,难过就哭,高兴就笑,不需要勉强自己。

    不用,为了生活而去奔波劳累。

    天塌下来,还有他在顶着。

    林满月躺到肚子饿,才起身穿衣服。

    洗手间的盥洗台上,有盛韩轩使用过的痕迹。

    这是家啊。

    林满月在冰箱里,随便找东西做了点吃的,给阿禾打电话。

    昨夜星辰是昨夜,今日烈阳是今日。

    那件事,没完的。

    于闵敏和于文志母子,怎么可能让他们住着豪宅开车豪车过富裕的生活。

    盛启泰递给于闵敏的协议书以及合同,将是他们厄运的开始。

    “夫人,我们去哪?”

    阿禾很少见到这样的夫人,问都问得很小声。

    林满月露出一个冷笑。

    “去,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