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不翼而飞
    第329章 不翼而飞

    气势如虹的于文志,在盛韩轩出现之后,瞬间就弱了。

    人是要比的,一比才知道,天生的气势就是天生的。

    阿禾是林满月的保镖,于文志心里有个数,争执几句都放心大胆地做。

    盛韩轩不同,胆小的人在他面前,话都说不清楚,玩气势来吓唬人什么的,效果只会反在自己身上。

    林满月看着于文志,露出一个鄙视的笑。

    当面笑,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于文志都不要脸到盛家门口了,就不要再给留面子了。

    阿禾面露凶相:“快滚吧!”

    “我要见盛启泰。”

    不见到盛启泰,就拿不到钱,欠下的钱就还不了。

    那群不守法纪的混混,没钱还,才不管你做了多少善事身份地位如何,他们只认钱!

    这给钱逼急了的样子,太无耻太无耻了。

    林满月像模像样地说:“不要挡在我们家门外,警告不听,我们就要报警了。”

    报警,只能吓到老实巴交的人。

    于文志,不属于老实人。

    报警这种威胁,吓不到他。

    警察来了,调查起来,损失更多的是盛家。

    他不过是个被学校开除的人,盛家可是家大业大,爆出他跟盛启泰的关系,看盛家还怎么稳定下去。

    的确就只是吓唬于文志的,这么点小事就报警,耽误警察叔叔。

    但是呢,于文志这样狗皮膏药守着,还以为怕了他似的。

    什么样的无赖什么样的亡徒没见过,于文志这样的人,不值一提。

    林满月拉了拉盛韩轩的衣袖,他们可以进去了。

    出来,又不是跟于文志沟通说好话的,是来看于文志惨状的。

    对啊,就是把快乐建立在于文志的痛苦之上。

    多么惨,被高利贷逼的走途无路,清高的表面工作都不做了。

    计划那么多,还跟林真真“强强联手”,小看他了啊。

    林满月跟盛韩轩走了,没再跟于文志说什么废话。

    也在他们两人走了没多远距离之时,阿禾也走了。

    叫人没人理,电话没人接。

    于文志唯一能做的就是,按门铃。

    只要屋里的人,能听得下去,他就按下去。

    直到盛启泰出来为止!

    盛家人不敢报警,不然私密事情就会被曝光,盛三少那个心态脆弱的妈,会疯掉。

    熬吧,看谁熬得过谁,门铃响只要能睡着!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

    于文志抱着死磕的决心,但是没了机会。

    一辆面包车停在了盛家门外。

    盛家门外,连一小块水泥地都显得那么高贵,突然停辆普通面包车,这应该不会是盛家的朋友亲戚。

    果真,从车上下来四个男人,凶神恶煞,不好招惹。

    “钱呢?钱!”

    人墙堵着,要跑掉的于文志没能跑成功。

    于文志只好说他跟盛启泰关系很深,只要见到盛启泰就能拿到钱。

    说得很认真,但是来收账的,没一个人相信。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你自己是谁,这家是什么样的富豪,是你能攀关系的?”

    “甭废话,揍一顿就老实了。”

    说着,于文志就被扭着拖上了面包车。

    车很快驶离盛家门口,因为于文志在车里挨揍,车行驶时车身在动。

    面包车的车灯直至看不见,阳台上的林满月,放下望远镜,倒回卧室关上落地窗。

    这都是于文志自找的。

    贪婪,不切实际。

    高利贷,不是可以随便碰的。

    抬眸,盛大佬正看着她。坦诚又坦率。

    他说:“虽然我没有具体指示该用什么方式办了于文志,结果如此,也是出于我的意思。这就是我,没有怜悯不会放任,只有痛打落水狗。”

    听着是说给他自己的,其实是解释给她听的。

    手段不温柔,是要把一个人推进地狱。

    女人,大多都是喜欢暖男的。

    这是,盛韩轩有次在酒桌上,听到别的老总提起的女人爱好。

    小东西,也是女人。

    抱住他,林满月软糯糯地说:“我知道的,你做得任何决定,我都无条件支持。”

    怎么会觉得他残忍呢。

    世上哪来那么多活菩萨,她不是,他亦不是。

    主动投怀送抱,盛韩轩心里没有在乌云遮蔽。

    他的小东西,是懂他的。

    那辆从盛家门口开走的面包车,停在了林家外。

    车门拉开,于文志被扔了出来,摔倒在地。

    面包车再次开走,于文志才从地上爬起来坐着,坐了一会儿才站起来走去林家。

    拳拳到肉的挨打,这辈子经历了这么两次,已经够了。

    于文志艰难地走到林家门口,掏钥匙开门。

    进屋的时候,林真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样子,是在等他。

    听到声响,林真真醒来。

    “你、被谁打了?”

    即使是有吓到,林真真说话还是那么温温柔柔的。

    于文志一个字都不想提起,只想进去休息。

    林真真询问伤势和去医院的那些话,被抛在脑后,直接回房去睡觉。

    等到于文志躺下来,林真真才试探性地问:“文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于文志秒答。

    “那盛启泰,有没有答应给你补亏损?”

    “可能盛韩轩管得严,盛启泰暂时拿不出来。”

    哦,那这样的话,还是有希望的。

    林真真的担忧少了一分,如今的状况,她没有多少钱,于文志还亏那么多,钱财的缺失才是导致人生异心的开始。

    “想想老天真是不公平,你明明就比盛韩轩大,年纪上他还要叫你一声哥哥。他享受着盛家接班人的待遇和福利,你却只能做一个普通的副校长。”

    用意,就是要激起于文志争夺家产的**。

    老天不公,就自己争取!

    至少,林家之前,林真真母女就把林满月母女给扳倒了。

    只要有心,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林真真问:“是林满月的那个保镖,打得你吗?”

    “不是!”于文志很没有耐心地嗷了一声,“别说话了。”

    套不出来话,林真真就没继续刮躁了。

    第二天起床,于文志已经不在了。

    林真真没有多想,准备收拾一下去找投资商。

    开衣柜换衣服时,衣柜里没有了于文志的衣服,她的眼珠一跳。

    再回到化妆柜前,打开抽屉,里面的两万块钱现金没有了。

    一块女士名表,也不翼而飞。

    林真真跑上跑下地找,没有找到于文志,他留在林家的东西都拿走了。

    电话打不通,联系不上于文志这个人。

    钱不见了,人也不见了,逃走了。

    为什么逃走呢?

    林真真在出门时,林家外停了一辆面包车,那些人说得那些话,她知道了于文志逃走的原因。

    “于文志说得,你是他的未婚妻,他还不了的债你来帮她还。”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