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我的男人! 我的!
    第334章 我的男人! 我的!

    不想结婚,是因为好朋友的关系吗?

    难怪程序员会追出来。

    关乎于婚姻大事,既然遇到了,就多说两句,看能不能劝成是吧。

    不能!绝对不能!

    他们结婚不结婚,都跟她无关!

    林满月冷着脸说:“不要含沙射影地指代,我跟秦双姝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参杂谁谁谁。最关键的是,朋友间的忠诚,秦双姝没有做到!”

    忠诚,不止是上下级,还有夫妻亲人朋友。

    秦双姝的欺骗,林满月无法原谅。

    不等程序员再说什么,林满月拉着要骂人的任佳期走了。

    米安按停了电梯,一行五人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上,缓缓下降。

    火大的任佳期,真是没好想。

    “某些原因某些人”,不就是说得她吗?

    程序员会那样说,不是秦双姝说得,还能是谁说得!

    究竟是,她做了什么,要被判定为,从中挑拨的罪名?

    噢噢噢,她把秦双姝出轨秦茗这件事,告诉给了林满月,就成为了千古罪人。

    做第三者很光荣吗?

    秦茗是什么下场,不能做男人了!

    要不是忌惮林满月和盛三少,以为叶虹茜会放过秦双姝,还能安然无恙地待在本市吗?

    叶虹茜谁都说了,没有去跟程序员说起秦双姝的小三史,给了秦双姝最后一条活路。

    不是叶虹茜的大发慈悲,而是害怕林满月。

    即便关系破裂,都还被林满月的保护之下活着,秦双姝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要脸!”任佳期骂了一句。

    不答应跟程序员结婚,唯一的原因就是不怎么喜欢程序员,把自己的原因推到林满月身上,任佳期都好想骂别的脏话。

    没有说是谁,林满月都知道她是在骂秦双姝。

    的确,不要脸。

    林满月摸着任佳期的后背,帮着她顺气,不要动怒。

    任佳期问:“你就不生气?”

    “听到时有一点,气了之后,就没事了。”

    林满月转头看向梁川,“我都说了我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信不信了?”

    这还能炫耀……

    梁川耸耸肩,表示你开心就好。

    “我猜,秦双姝肯定当着她男朋友说了我的坏话,比如我抢了她最好的朋友什么的。我都没当着她男朋友说她做过小三呢,惹得我不耐烦了,我就把真相捅到她男朋友面前去!”

    “你不会的。”

    这话,是米安接的。

    虽然没跟秦双姝接触过,小三那件事,米安听说过。

    小三,总是不好。

    被发现了,还反过来责怪朋友,人品大打折扣。

    米安说:“我们呢向来不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只要不是深仇大恨,都会给对方留下一条退路。佳期,你是我们。”

    说得对,她们就是这样的。

    保留着,最后那一份善意。

    但是,要有谁想死硬着来,她们也不会放任的。

    电梯打开,五人从电梯里出来,来到了地下车库。

    “我看刚刚那个男人,一副弱者的自我摆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容我想想。”

    梁川做了一秒思考状,继续说:“我弱我有理,你强你活该。理着做什么,我们又不是慈善家。”

    一个“我们”两字,林满月听着舒服。

    对着梁川眨了一下右眼,“理解万岁,好姐妹。”

    “谁是姐妹,我是纯爷们儿!”

    梁川瞪了林满月一眼,晃着车钥匙要走向他车边,很认真地扫了她们四人一眼。

    “打破一下你们的误区,喜欢男人,不代表就是娘炮。我是纯爷们儿,同时喜欢男人。”

    宣告了“誓言”,梁川气哼哼地走了。

    性取向,不是林满月大嘴巴说出去的,是梁川他自己说得。

    因为任佳期和米安,给了他这两人很可靠的信息。

    名花有主的这群,他也是个有主的。

    任佳期把双手放在嘴边,充当喇叭:“你是纯爷们儿,比纯净水还纯,真的!”

    梁川停下,回头望向米安跟阿禾,像是要得到她们两人的确认。

    阿禾很配合:“纯的。”

    米安忙不迭地点头:“纯的纯的。”

    满意了,梁川开锁上车了。

    至于林满月,铁石心肠的女人,就不问她的想法了。

    遇到程序员,没有毁掉这次出门约起来。

    就当,是遇到了一只苍蝇了。

    林满月回到盛家,盛韩轩还没有回来。

    没有做空中飞人,这个城市飞向那个城市,这已经是盛韩轩极力安排的结果。

    以前,家都不着的,出差是家常便饭。

    老太太已经睡了,林满月就没去打扰,上楼了。

    睡前准备工作做完,才躺下没多久,盛韩轩就回来了。

    林满月立刻装睡。

    他一边走,还一边在讲电话。

    听着内容,是工作上的事。

    走到了床边,刻意把讲话的声音降低,估计以为她在睡觉吧。

    电话还没有讲完,盛韩轩单手解领带,单手解扣子,单手解皮带。

    身上的文明束缚,都抛下了。

    讲完,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他去开了衣柜。

    就在这个时候,林满月眼睛睁开一条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穿!

    双手准备从被子里拿出来捂着眼睛。

    自己给自己按住了。

    又不是未成年,他们是夫妻好不好!

    看一下,难道还会长针眼不成!

    要是,望远镜放在枕边的,就好了。

    喂!

    想什么呢!

    林满月把自己从那不可描述的想像场景中拉回来。

    淡定!

    冷静!

    衣柜前的盛韩轩,衣服找好了,转身把睡衣拿在身侧,就这么从床尾走过,进了洗手间,没有关洗手间的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面!

    背面,侧面,正面,一面都没落下!

    睁开的那条缝,闭不上了。

    伴随着水声,林满月的眼皮全睁开了。

    摸一摸鼻子下,没流鼻血。

    还不是特别那啥,不是没流鼻血么。

    两眼由斜视,到望着天花板,细细地听着洗手间的动静。

    水停了。

    林满月就把睁着的眼睛闭上,留了一条很细很细的缝。

    他人,从里面走出来。

    睡裤穿得整齐,衣袖挡着还有没有抓痕看不见,扣子却没扣。

    敞着,胸膛就露了出来。

    胸膛上,貌似有水没擦干啊。

    真好看!

    真帅!

    身材真棒!

    林满月不自觉地,吞了一口口水。

    我的男人!

    我的!

    “渴了,要喝水吗?”

    声音从头上传来。

    林满月一回神,盛韩轩在她上方俯视着她。

    “嗯。”林满月准备起身去喝水,就被他推了回去。

    “小东西有时候的记性,不太好。”

    说着,就亲吻上来。

    啊,喝水,是这个喝水啊!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