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颤,了一下
    第342章 颤,了一下

    含笑的老太太,转头看了一眼十几米外的那人。

    这边因为有烟花绽放,光线很足。

    那人,在背光看不清是谁。

    察觉到老太太看过去了,那人转身就走了。

    可能,就是个路人吧。

    老太太又看向那对在打kiss的情侣。

    年轻真好,幸福真好。

    到了老年,都不希望有什么糟心事,小辈们过得好,比什么都好。

    任佳期爸妈,看了女儿的甜蜜,才放下心来,跟老太太说话。

    盛家老太太都能来,虽然不是在家里要做客,也不能怠慢了。

    烟花还在放,祁行之跟任佳期的kiss已经完了,任佳期被祁行之搂在怀中,双双抬头看夜空的花海。

    这次的求婚,不能算是最具有创意的,也不能说没有新意。

    最重要的是,男女双方,肯定了彼此。

    作为朋友同事的大家,见证了他们两人的这个过程,很是开心。

    求婚成功,祁行之答应要请大家去喝酒。

    喝酒嘛,林满月就敬谢不敏了。

    “满月你不去?”任佳期那只刚戴了戒指的手,拉住了林满月。

    “我不能喝酒。”

    林满月婉拒,她酒品太差了。

    盛大佬在的话,她还可以小酌两口。

    盛大佬不在,她就不喝了,以免喝醉又发生认错人的情况。

    必须洁身自好。

    任佳期不放手:“喝酒只是一个统称,还有饮料果汁啊。我想你去,又不是那种杂乱的地方,都是自己人,祁行之他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这不是放不放心的问题。

    算了,还是去吧。

    “我给他打个电话,说一些吧。”

    林满月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时,才看到有几个未接来电。

    刚刚烟花太吵了,没有听见。

    只是这陌生号码,打了三四个,林满月没打算回过去。

    拨了盛韩轩的号,“我可能要晚点回去,你回去了吗?”

    盛韩轩说:“在我们家,拿一些东西。”

    我们家,指得是盛韩轩那套高级公寓。

    “你回去了啊,那你开下保险箱,把我妈照片拿出来给我吧。”

    “嗯,不要喝酒,早点回家。”

    “知道啦,我很听你的话。”

    通完电话,林满月转身,同事米安她们都期待得看着她。

    只见,林满月点了一下头,大家又都兴奋尖叫。

    可以一起浪,一起嗨皮了!

    林满月又看向老太太,老太太对着她挥了挥手,用口型说了拜拜。

    年轻人的世界,老太太不干涉的。

    感受到了气氛,有了美好的求婚结果,老太太要回家了。

    林满月这才,上车跟大家去为任佳期庆祝。

    车上,那个陌生号码又打来了。

    林满月接了:“喂?”

    “我跟秦双姝分手了,她从我家里搬了出去,从此以后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尼玛!

    这个时候接到这种电话,真是不爽。

    林满月准备挂断,那头的程序员又说:“上次在寿司店外,我不知真相才说了那些,我欠你一句对不起。还有任佳期,她应该把我拉入黑名单了,我打不通她的电话,麻烦你跟她转达一下我的歉意。”

    林满月挂了电话,然后果断的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再也打不进来。

    车里还坐着两个同事,林满月没有说什么,安静地把手机放回去。

    开车的阿禾,注意到她的表情,记在了心里。

    相聚庆祝,林满月坐了一会儿,喝了果汁,时间差不多了才告辞。

    任佳期没有再挽留了,人家是有家室的人,不能丢下老公一直不回家。

    今天这样的日子,接到那个程序员告知跟秦双姝分手的电话,林满月没有跟任佳期提起。

    扫兴,不要影响了任佳期美好的心情。

    任佳期送林满月出来,说悄悄话:“我问了祁行之为什么突然求婚,他实话告诉我,我姑姑骂我刺激到他了,怕我因为我姑姑这个介绍人,就不跟他好了,所以先下手为强,套住我。”

    “哈哈,一个机智的boy!”

    林满月还竖起了大拇指。

    不知道任亚珊是怎么想的,佳期是亲侄女,骂就能解恨?

    求婚现场,都没把介绍人请来,给作得。

    回家路上,林满月不是能灿烂地笑出来。

    今天任佳期被祁行之求婚了,秦双姝被男朋友分手了。

    而且,那个程序员的电话,搞得好像他们分手是因为她和任佳期。

    这真是,往你身上来麻烦。

    林满月还记得秦双姝的电话号码,只要没有换掉的话,还能联系上秦双姝。

    但是,林满月不想。

    这个结果,秦双姝必须自己承担。

    吃一堑长一智吧,以后不要再做小三了。

    回到家,老太太已经睡了,盛大佬不在一楼客厅,保姆说是在卧室。

    盛家的书房,是盛启泰的,盛韩轩要是有文件要看,基本上都在卧室。

    林满月走进卧室,靠着床头柜坐着的盛韩轩,从手中的文件夹中,抽出一张发黄的照片,放在床头柜上。

    呀!

    真拿过来了!

    林满月小跑过去,蹲在床头柜前,把照片放在眼前看。

    这张仅存的照片,算是留给林满月唯一的纪念了。

    拿出手机,把照片拍下来,保存好。

    相册里,有求婚现场的烟花照片,林满月就举高给他看。

    他问:“什么?”

    “祁行之给佳期放得烟花,整个江边都照亮了。”

    “你喜欢?”

    “还好,不是特别喜欢,就是那个气氛很欢乐。”

    盛韩轩把文件夹合起来,从床的另一边下来,放在了她的化妆台上。

    他再绕着床尾,走到她身后来,拉着她起身。

    林满月不明所以,还是随着他的拉力,站了起来。

    谁知,她才站起来,他就单膝跪地。

    四目相对,他很认真地说:“嫁给我。”

    不是疑问口气,就是肯定的口气。

    啊啊啊啊啊!

    他在干什么啊!

    都已经结婚了,还说这些干嘛!

    单膝跪地的他,说:“做我的太太,我给你我的全世界。”

    “好。”林满月点头答应。

    盛韩轩这才起身,把她的手拿到嘴边,亲了一下她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唇的温度,好似灼热了戒指,热度从手指传到心间。

    颤,了一下。

    没有鲜花没有烟花,他的求婚,她答应了。

    “你对婚礼,有什么要求?”

    “啊?”

    “我说过,最迟明年,我们得要孩子了。名正言顺地娶你,做我孩子的妈妈。”

    是的,他说过。

    林满月弯曲唇角:“我都听你的。”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