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既当又立
    被盛韩轩这么看,盛启泰有点虚。

    之前嘛,是因为自身的把柄在儿子手上,盛启泰就隐忍再隐忍。

    如今,盛世集团没有总裁坐镇,可以说是一团糟。

    再隐忍还是忍不下去,不能让一个女人,把他的儿子给毁了!

    “你这么聪明全都知道,还叫什么盛启泰,直接改名叫盛知道好了。”

    说完,盛韩轩决绝地离开。

    听似夸奖,实则是讽刺的话,让盛启泰的气势一下偃旗息鼓。

    盛知道,呵呵……

    盛韩轩乘坐的飞机飞上天空,在香港的某栋住房内,项老爷子支走保姆,独自上楼。

    “娇娇,看看外公给你带什么来了?”

    坐在沙发上无聊的她,无聊地转过头,看着楼梯口:“我不是娇娇,我叫韩轩。”

    听习惯了的项老爷子,献宝一样把一个笼子提过去,里面是一只白兔子,毛绒绒的好可爱!

    “你上次说想要兔子,外公就给你带来了。不过你不能碰,喂养兔子还是得让保姆来。”

    她瞥了一眼那小动物,不是很感兴趣。

    “我说我想吃兔头,没说要养小动物,带走带走。”

    “你现在怀着孕,吃太辣了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

    “有说要吃吗?摆在眼前看,望梅止渴不行啊?老头你到底是不是我外公?你照镜子的时候,没觉得自己长得很像人贩子吗?”

    习惯了被怀疑的项老爷子,没有被这种怀疑而惹生气。

    温声细语地说:“娇娇你喜欢看,我等下就叫人把这兔子杀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残忍?这么可爱的小动物,杀它你下得了手吗?老头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项老爷子好脾气地说:“不是你说要看麻辣兔头?”“我说要看做好的麻辣兔头,不是要看怎么杀兔怎么做兔头。如果我说我想吃牛排,你是不是还要牵头牛来,叫人来当着我的面杀牛?你这是有严重的老年痴呆前兆,遗嘱都立好了吗?没有继承人的话,我

    就勉为其难地继承一下你的财产吧。”

    说着,轻轻抚摸着肚子,“孩子,你妈妈很快会继承一大笔遗产。真会投胎,还没出生就注定要做富二代了。”

    项老爷子:“……”

    这真是痛并快乐着,笑中带泪。

    苦涩的笑,酸涩的泪。

    项老爷子拿出手机,点开视频,“你看看这人。”

    “谁啊?”

    “一个坏女人。”

    她疑惑地看着手机视频,那个女人嘴巴张着,要说不说的,只能发出一个音。

    “怎么回事啊这人?”

    项老爷子把手机收回去,“你看到她的下场就行了,其他的,等你生孩子了再说。”

    “为什么要等生孩子?搞笑了,说是对我好,不让我出门不能有手机,连保姆都找得是又聋又哑的。你这老头既当又立的。”

    “什么是既当又立?”

    项老爷子几十年的国外生活,早就习惯说英语,回国只能够流利的沟通说话,深层次的意思不是特别地懂。

    她说:“你没听过,可以用你的手机上网查。”

    项老爷子当然没查。

    她又说:“这附近你不会连信号都屏蔽了吧?算了算了,不叫你查了,你跟我说说视频里的那人怎么了?”

    “说谎陷害,所以舌头被剪了。”

    她听后,原来所以地点头,“你剪得?多大仇?这人有骂过你是人贩子是吗?”项老爷子哭笑不得,“娇娇,你别再怀疑你外公了,我把你妈妈弄丢不会再把你弄丢。现在你身体虚弱,孩子是勉强保住了。好好在这里保胎,等你生了孩子,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外公让你一切从新开始

    。”

    “说了好多遍,我不叫娇娇,我叫韩轩!为什么我妈要给我取个男人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啊!”

    项老爷子宠溺地笑,名字无所谓,只是个代号而已。

    人都忘了,记名字也没用了。

    “对了,你说我有个舅舅,怎么他不来见我?外公不亲、舅舅不爱,说得就是我啊。”

    话音一落,还配合擦泪的动作,看得项老爷子直乐呵。

    “外公喜欢你还来不及,至于你舅舅,等你生完孩子,他就来见你了。”

    楼下有什么声音响了,项老爷子一惊,就从她身前站了起来。

    “外公有事先走了,你得听医生的话,知道吗?”

    项老爷子提着兔笼子才转身,她就说:“等等。”

    “舍不得外公走?”

    “想多了你,我是要你把兔子留下,我跟它命运相同,都是被关在一个地方。不如在一起,生活惺惺相惜一下下。”

    时间不等人,项老爷子放下兔子,就拄着拐杖急匆匆走了。

    车开出去,都是飞速。

    开车的人说:“假扮您的那个人被识破了,我们现在就去机场。”

    后座的项老爷子,生气地拐杖在车里拄了一下。

    那个盛韩轩真是够缠人的!

    自己不来追,就派人来!

    派来的还不是草包,没一个好对付的。

    项老爷子想起了外孙女说得那个词,便问开车的人:“那个,我问你,既当又立是什么意思?”

    “既当又立?”

    “究竟是什么意思?”

    开车的人,为难地禁口。

    绝对不是好词!

    项老爷子催:“说吧,不会怪你。”

    “可能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的缩写……”

    项老爷子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被自己的亲外孙女这么骂,还乐呵乐呵地听!

    开车人哪敢多问,看老爷子的脸色就知道了。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项老爷子在内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

    外孙女是撞着头失忆了,才那么骂他。

    要是没失忆,根本就不会平静地留在那栋房子里,以她的个性早就计划着要逃跑了。

    前一两次挨骂,和提到“韩轩”二字,项老爷子都有怀疑过。

    观察了几天,很安静地在房子里养胎,项老爷子才安心。

    曾经还不知道她是外孙女时,也接触过几次,没见这么会拐着弯骂人的。

    项老爷子问:“老教授的研究进展怎么样?”

    “顺利。”顺利就好。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