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真是够大胆的!
    穿了项以轮的衣服,只是为了避人耳目。

    避项老爷子的耳目,说是放她一个人回来,哪会那么容易。

    项以轮的手机绝对不是安全的,他们才会说那些什么遗产的话。

    口罩取下来,盛韩轩转过身来,把林满月抱入怀中。

    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分分秒秒,都想这样做。

    贴着她的耳朵,他说:“等下项以轮就会把隔壁的人支走,你不必担心。”

    日思夜想的,就想着他。

    如今,靠这么近,真是不敢想像。

    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双脚突然离地,她被他抱了起来。

    那么几个月没有见到,彼此之间还是有默契的,她紧紧贴着他,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不让自己掉下来。

    以为,只是抱着她过来坐着,好说说话。

    谁知,他并没有把她放下来,就这么抱着,在屋里走。

    从门后走到沙发前,从沙发再走到卧室门口,再在卧室里转了一圈。

    如此反复,来来回回。

    贴着他的耳朵,她说:“放我下来吧,我很重的。”

    他用行动告诉她,就是要抱着。

    同时,项以轮本人又到了酒店,把隔壁监视的那人给叫走了。

    盛韩轩的手机来了条信息,他把林满月放在床上,再拿出手机来看。

    项以轮发来的,酒店暂时没人来打扰了。

    手机放下,搂着她的腰,扶着她的腰让她躺下。

    躺在她身边,手从她的衣服底下伸进去,摸着她的肚子。

    这里,曾经孕育着一个小生命,他的儿子。

    他问:“怎么,还瘦了?”

    别的女人怀孕生孩子,多少都要胖一点。

    她,还比之前,瘦了。“当时我被秦双姝推下楼梯,我被带上船后模模糊糊醒来,听到那老头给谁打电话说是要消除记忆我的记忆,当时我自己都无法还击,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一激动反抗的话,受伤的只有我。所以,我就装失

    忆。”

    前因后果,其实盛韩轩并不是很想知道,他只需要她回来就行了。

    “你好香。”盛韩轩埋首在她脖子里,贪婪地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我不知道他把我关在哪里了,不给我手机,没有网络,连照顾我的保姆都是又聋又哑的。房间里,有无尽的保胎书籍和胎教硬碟,看几年都够用。可能怕我太无聊,还给了我几箱小说,和几十部电视剧。

    ”

    盛韩轩的头从脖子里,往下移了移,喃喃地说:“这里,大了。”

    喂!说正事呢!

    一晚上的时间,并不多!

    今晚骗过了那老头的眼线,明晚不想了,因为她儿子还在那老头手上。

    “那老头特别的自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是没有用的。因为我身体的原因,暂时不能做记忆消除手术,就等着我身体恢复了再去做。”

    “消除记忆?”盛韩轩猛得起身。

    这件事,项以轮没有跟他提过,因为项以轮自身也不知道。

    项安娜对于老头会不会真的交出外孙女,不是很确定。

    所以,项安娜就没说。

    免得,让项以轮在国内一起担心。

    如果到时候,真的发展到彼此之间要兵戎相见,项以轮就自己逃走,他们项家再来抵抗盛家。

    不过呢,项安娜是有一个最好的想法,只希望盛韩轩不会因为爱情而变疯狂,不会失去理智把家产赔进来来跟项家斗。

    有私心,才没说。

    “你别紧张。”

    林满月也起身,亲密地抱着他。

    “我不会让那老头消除我的记忆,这次我丢下儿子来跟你见面,就是来告诉你,配合我,演出戏。

    一摔脑袋,就失忆,盛韩轩是不相信的。

    明明那段视频中,她还说自己是韩轩。

    如果科学的办法消除记忆,盛韩轩没法不相信。

    “你就留在我身边,孩子我一定要回来!”

    “我不会!我真不会!我一定不会被消除记忆。孩子用强硬的方法是要不回来的,那老头自私到可怕。我有办法,可以带着儿子一起回来。”

    “不行!”

    遭遇一次就够了,盛韩轩才不会再让她进入虎穴!

    到了必要的条件,他会要了那老头的命。

    人都没了,自私也没有作用了。

    “我妈从小为什么会变成孤儿,还有我爸爸到底是谁,我都想知道。那老头害你我夫妻二人分离,只是把孩子找不来,我觉得不够,我还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她说了她的考虑和想法,盛韩轩根本没听进去,准备解下领带把她的手绑着,带回去。

    手触摸到了胸前,衣服是项以轮的,没有领带。

    烦躁的,把外套脱下来,扔在床上。

    他要去找个什么东西,把她绑回去。

    东西不能太硬,不能太冷,类似领带质地的最好。

    “你别走。”

    林满月看他走就慌,跳下床就来抱他。

    他没回头,“乖乖留在我身边。”

    “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他才两个月!”

    他又不说话了。

    去那老头那边,是有去无回。

    “相信我,我一定会带着孩子回来。那老头不遭受点罪,我真没法咽下这口气。”

    “可以,我派人去杀了他。”

    “不不不,我不想单纯是让他咽气挂掉,我要让他受罪,活受罪!”

    “可以……”

    “不,不是你的那种,我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盛韩轩转过身来,“你是说……”

    “对,你已经明白了,我希望你帮我。有你的帮忙,我才能完成报复计划。”

    林满月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义为善良温柔,她有仇必报!

    怀孕,不能在老公身边,一天天积累的思念,像一颗炸弹快把她给炸了。

    回来拿骨灰,都要把她的孩子扣押,狠绝!

    不仅如此,那老头还想消除她的记忆,意图她把老头当做亲人当做恩人。

    做梦吧!

    林满月手指从他身上衬衫下摆,钻进去,手指抚摸他的腹部,求着问:“好不好?”

    没有他的帮助,她无法达成的。

    对于项以轮,林满月不是百分百的信任。

    帮着见面,项以轮会答应。

    那老头毕竟是项以轮的亲爹,怕到时候项以轮反水,她就不用再回到大佬身边来了。

    “动用一下你的能力,打通一些关系,你我里应外合,那老头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好吗老公?好嘛好嘛好嘛~~”

    撒起了娇,加上在他身上做乱的芊芊玉手,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只为求得他的同意。

    真是够大胆的!

    不是第一天认识,这小东西从来都是这么大胆。

    盛韩轩自己解开了衬衫扣子让她的手好活动一些,想触摸,都给她来。

    他这个人,都是她的。没有说话,但这个动作,林满月知道,他同意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