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她很漂亮,不是吗?
    总是话里有话,藏着什么事情。

    项以轮又不傻,听不出来猫腻。

    项老爷子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过一段时间,是什么时候?

    要做什么?

    为什么就不会暴力对待了呢?

    项以轮心中的怀疑越来越浓。

    不仅是对自家亲爹的怀疑,还有对满月的怀疑。

    老头子在秘密做着什么事,是他回项家之后才察觉到的。

    满月也在秘密做着什么事,也在回项家才察觉。

    孤身一人,还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满月能做什么呢?

    老头子那么自私,要是真惹得老头不开心,项以轮真的担心,老头会直接把孩子从满月那里给抢走。

    思来想去,项以轮还是决定,晚上跟林满月见面说说。

    凌晨三点钟,项以轮脚步声很轻,之前约定好的暗号敲门法来敲门。

    等了一会儿,林满月来开门。

    灯都没开,就这么黑灯瞎火的。

    轻轻关上门,林满月倒回床上坐着。

    项以轮站在床边,也不是全然看不清楚,床上有人,还有那一小团,大致还是能够看到。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不想绕圈子,在项家说话,不安全。

    “怎么这么问?”林满月不像白天那么争锋相对。“你跟盛韩轩,是不是偷偷在进行着某个计划?你知道老头请了多少退伍军人来保护项家吗?盛韩轩闯是闯不进来的,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你外出时趁机逃走。时机我一直都在找,可不是现在。而且老头

    已经下命令了,只要盛韩轩敢再来项家,直接爆头,后果他来承担。”

    黑暗中,林满月勾起唇角冷笑。

    爆头?

    那老头真够可以的,把她软禁在这里,还想杀了大佬。

    这么**,怎么把全世界的人都杀光得了,留那老头一个人在世上,没人反对没人骂,多舒服。

    林满月说:“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了。”

    字面上是谢,项以轮可没听出来多少谢意,言不由衷。

    “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你且先等等。”

    “怎么等?等你拿枪把守卫们都干掉?那老头得了魔怔,为了把我留住,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他要是知晓了你要救我出去,到时候还会命人直接爆你的头都有可能。”

    这……说得是真可能。

    自私加上魔怔,留满月在项家,逼着她做项家人,基本上不听从任何人的意见,不考虑任何人的感受。

    包括,夫妻相濡以沫那么多年的项安娜,都改变不了老头的主意。

    项以轮又问:“你跟盛韩轩见面,说了什么,导致他放弃了寻找?”

    “哦,我就说为了孩子的人身安全,我先留在老头这边。等老头死了,就回去。那么大年纪了,总是会比我先死的。何况老头又偏激,脑子用得过度,大概也没多少时日了。”

    项以轮:“……”

    这样当着他的面诅咒老头,他都不好反驳。

    “别管我了吧,管好你自己先。要是让那老头发现梁川的存在,梁川估计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正说完,就听到屋外有脚步声。

    林满月的卧室,开门就是长走廊。

    现在项以轮出去,就直接被撞见。

    卧室里也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只要一找就能找到。

    白天还在暴力骂人,晚上这两三点的,是干嘛?

    林满月快速跳下床,解开了睡衣的上三颗扣子。

    她大声喊:“你别过来!”

    项以轮还没理清头绪,摸着黑的林满月,跑到了他跟前,抓这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腰上。

    同时,还揉乱头发,衣服也像被强行拉开。

    项以轮懂了,马上配合她,跟随她一起把她抵向墙面困着。

    门和灯打开的一瞬间,项以轮埋首在林满月的脖间。

    冲进来的老头,看到这一幕,立马关上了门,把跟随而来的保姆和保镖都挡在了门外。

    拐杖一下就朝着项以轮的后背砸去。

    早就料到了的项以轮,转身就抓住了拐杖的这一头,没让其打在他身上。

    从林满月身前离开,项老爷子就只看到林满月衣衫不整,差点被强了的样子。

    冷冷的林满月,一颗颗地扣上扣子,跑上床拉着被子把自己全部盖住,连头都一起盖住。

    项老爷子气得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了,拽着项以轮就往外走,怎么生出了这样一个禽兽!

    年纪大了,不是说拽走就拽走,还得项以轮配合。

    拽回了项以轮的卧室,老头把门一关,还反锁了。

    “那是你外甥女!外甥女!”

    在国内时,项以轮就对满月很关注,那个时候老头就误会了。

    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老头没有往那方面想。

    项以轮调整了心态,看着老头,“她很漂亮,不是吗?”

    老头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

    也是穿着睡衣去找的林满月,所以项以轮都不需要换衣服,直接上床准备睡。

    老头哪能轻易不追问,到床边掀开他的被子,“那是你外甥女!你姐姐的亲女儿,你少给我想那些有的没的!”

    “就是觉得她漂亮,又真没做什么,你这么紧张干嘛?”

    “我要是晚一点进去,你还没做什么?”

    “你就算晚一点进去,我真不会做什么,毕竟我姐姐的骨灰还埋在后院里。半夜做梦,姐姐估计都会来掐死我。”

    “你还知道!”

    项老爷子气得直喘粗气,这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没有想到过。

    “快去安慰一下你外孙女吧,不给她一点心理安慰,她明天不止骂你跟我,可能连我妈也会一起骂。”

    老头暂时先没管项以轮,他去敲林满月的房门。

    反锁了,不给开。

    项安娜被他们爷两的动机吵醒了,披着衣服出来,项老头子就什么都没说了。

    不让多余的人知道,藏着掖着。

    相信项以轮,也不会当着他妈说被他抓到了。

    第二天早晨,保姆去叫林满月出来吃饭,林满月没有躲着,出来直接到厨房,拿着刀就要来砍正在喝牛奶的项以轮。老头急忙叫保姆把林满月拉住,一点都不怀疑为什么会拿刀砍,就算拿枪要杀项以轮,都会是正常反应。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