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
    盛怒中的林满月,一个保姆都没能拉住,她挥舞着手中的刀,一刀砍在了椅背上。

    那位置,正好是刚刚项老头坐得。

    如果不是站起来叫保姆拉林满月,此时一刀肯定砍中的是他。

    好险!

    老头又叫了两个保姆过来,三个保姆一起,才把林满月手中的刀给抢走。

    餐桌旁的项以轮,一杯牛奶已经喝完了。

    幸好今天项安娜去公司去得早,要是看到林满月拿刀砍人,老头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平时也就是拐着弯骂骂人,当长辈的,听了也就过了,不会真在意。

    拿刀伤人,性质就严重了。

    项以轮笑着说:“就算是养宠物都有出门遛弯的时间,你外孙女都被你给关傻了,老头你罪过可大了。”

    禽兽不如的东西,还笑得出来!

    没有他的犯错,满月她会拿刀砍人吗?

    太禽兽了!

    屋里还有孩子呢!

    项老头骂:“你给我滚出去!”

    “老头你这就不对了,明明是你限制了满月的人身自由……”

    “闭嘴人渣!我不是满月,我是韩轩!你们一家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林满月很快就接话,被保姆抱着的,她还想去踹说话的项以轮。

    “老头你把一个正常的女人,都给逼得不正常了。”

    丢下这句,项以轮起身走了。

    林满月要追,去藏刀的保姆倒回来,又是三个保姆一起拉住了林满月。

    这都是些什么事!

    回国去做投资,完全不见起色。

    不是因为没有把握住

    被气得头疼的老头,很想也把项以轮送去也做记忆消除。

    想了想,还是不行。

    安娜是坚持不了多久了,项氏红河集团还得交给项以轮。

    没了记忆,就是一张白纸,再慢慢的培养,怕是来不及。

    项以轮开着跑车出去了,连着引擎声都让老头听着头疼。

    又要砍又要踹的林满月,不需要保姆再拉着了,去了餐桌前坐下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娃就没粮。

    吃饱了,孩子才有奶喝。

    保姆在看到老头做了上菜的手势,才退回到厨房,给林满月端各种各样的补汤。

    “娇……”

    “别跟我说话!”

    林满月吃自己的,老头一开口,她是真的会倒胃口。

    老头呢,则是以为她生项以轮的气。

    的确该生气!

    夜晚进外甥女的房间,做那些事,就该打!

    依着她的脾气,这次没砍到,还会有下次。

    老头就项以轮这么一个儿子,他喜欢满月,也喜欢项以轮,并不希望舅舅和外甥互相残杀。

    “娇……”

    “闭嘴!”林满月把汤勺朝老头扔去。

    圆勺,直击老头的额头。

    咚的一下,还挺响。

    保姆们都不敢作声,林满月没事一样,继续喝自己的汤。

    已经警告了,不要说话,偏偏要说,还不是自找的!

    暴力倾向,也不止一次用小东西打老头了。

    之前那么多次都没有跟她计较,昨晚她差点被项以轮欺负,他还是不会跟她计较。

    “你来这里几天了,要不要出去走走?”

    喝着汤的林满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用手铐铐着我拿着游街是吗?”

    “……”老头还是温和地笑:“知道你委屈了,你舅舅回来我会打他一顿的。我叫人带你出去玩一天,孩子我在家帮你看着。”

    林满月在心里冷笑,怕她不回来,又拿孩子要挟。

    这老头怎么不去死啊!

    “行吧,我要坐豪车,逛最贵的商店,买最贵的衣服,戴最贵的珠宝,嫖最帅气的男人!”

    前面的,都能满足。

    听到最后一句话,老头的脸色有点不怎么好看。

    嫖最帅气的男人……

    他得跟教授提一下,除了暴力倾向,花心还能不能治治?

    出门不带孩子,说是方便些,也说得过去。

    可对于做妈的来说,就算孩子有千斤重,要带着,都可以化身大力水手的。

    先给宝贝喂饱,再哄着他入睡,再挤一些出来存放着,在她回来之前宝贝醒来了还能喝。

    出门,两辆车护送,加上她所乘坐的那一辆,就是三辆。

    前不行,后不行,想要逃走,只能飞天钻地。

    她的宝贝还在项家,也是不可能会逃的。

    到了市区,林满月要下车自己步行,身后跟了四个保镖。

    如若这个时候,她戴个墨镜,那就像大姐大了。

    最贵的商店,最贵的衣服,没有最只有更。

    在名牌店试裙子的时候,她背后的拉链拉不上,就叫着服务生进试衣间帮忙一起拉。

    拉链拉好,裙子在身,林满月出来照镜子。

    还不错,腰啊臀啊这些都还不错。

    因为刚生看孩子,胸围有变大。

    买买买!

    她只要喜欢,点了头,跟随的保镖就去刷卡了。

    逛首饰店时,林满月十指上戴满了戒指,活像一个暴发户。

    售货员一脸灿烂,她还是没买那十枚戒指,买了一款钻石项链。

    衣服首饰买了,男人呢?

    林满月很风尘地一撩头发,问保镖:“这里哪家店的鸭是最帅的?或是牛郎店?”

    众保镖:“……”

    “不说,还是不知道?”

    众保镖:“……”

    “不说,那我就问下别人咯,长着嘴不是只用来吃饭的。”

    林满月正准备拦住一个路人,还没拦呢,前面那几个路人就被保镖给隔开了。

    “出来这么久,小小少爷可能已经醒了,不如……”

    “你是他妈还是我是他妈?他要睡多久,我没你清楚?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玩个够本怎么能行?”

    几个保镖都没作声了,要玩就玩吧。

    因为现在是白天,某些店还没有开门,所以找鸭找牛郎什么的,就没进行了。

    林满月带着战利品,回了项家。

    不需要再跟老头说怎么玩的,这些保镖自然会跟老头说。

    逛街也逛累了,林满月就回房休息了。

    等到项以轮深夜回来,承诺了要揍他一顿的老头也已经睡了。

    是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全是林满月跟项以轮演出来的。

    可时林满月还是对老头的敷衍处理,很是反感。三天后,老头要林满月一起出门见老朋友,林满月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帝国老公无限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